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1

现代校园AU
31岁的经济系明教授和20岁的建筑系学生明诚的故事。
 

 
1

 

“伪装者——中共间谍史话”明诚打开选课网页。
 
“地点:教一苑105,时间:周三下午5-6节,考核方式:考勤10%,平时成绩10%,期末论文80%。”点击确定。
 
学校的校选课可谓五花八门无所不包任君挑选,读金庸的,读《金瓶梅》的,品酒品茶教手工,二次元暴漫,古今中外,各国风物……明诚懒得慢慢去翻几百页的课程信息,反正他兴趣挺广泛的。
 
校选课意在拓展学生的兴趣和视野,分数并不计入评奖评优时用的正式成绩,但必须要求修满12分。
 

对床梁仲春探出脑袋:“你真不要一起?”
 
“我可没有你那么多时间,以及花花心思。”明诚合上电脑,向后仰在椅子上。
 
风流倜傥的梁仲春选的,恋爱心理学。用他的话说,方便撩妹。
 
“这不是上课吗,怎么就没有时间了。”
 
“你那门课不在教二6楼吗?”明诚撑个懒腰,“你猜我为啥选这个?一楼,多省时间,省得我吭哧吭哧从校外赶回来还爬6楼。平时成绩占比低,偶尔旷矿课,分数也不会太难看。此外……教一不是阶梯教室,坐在后排做其它的不容易被发现嘿嘿。”

 
梁仲春是知道的,明诚忙,基本上忙得脚不沾地。寝室其他仨老爷们在寝室漏夜开黑,方便面摞出垃圾桶的时候,明诚基本没时间参与。也是,和他们仨银行卡里源源不断的数字不同,明诚是个孤儿,从大一起就没人养没人管了。
 
梁种春正色:“谁都不服,我真服你,兄弟!”说罢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包山楂片,“来,多补补,改天哥给你介绍个妹纸,艺院啦啦队的,那叫一个正。让恋爱的甜蜜来抚慰你空虚的心灵。”
 
“你大爷,你才空虚……,这山楂跟你袜子放了多少天了?”明诚把山楂扔回去,踢鞋上床。好容易偷得浮生半日闲。得好好睡个午觉。
 
 

 
当明诚骑着自行车从打工的餐厅风驰电掣赶到教一105的时候,还差两分钟上课。没办法,中午十二点到两点是餐厅最忙的时候,而课是两点半的。
 
向四周一看。嗬,梁仲春不来可惜了,选这课的这么多妹子。
 
伪装者——中共间谍史话,对这感兴趣的居然还是女生比较多呢,明诚正疑惑。
 
“同学们大家好,我叫明楼……”讲台上传来声音。
 
明诚抬头一看,明白了。
 
现在哪找这么英俊周正的教授去。
 
讲台上的人高个子,金丝边眼镜,白衬衫没配领带,解一颗扣子,腰倒是系着条老干部皮带。板板正正,儒雅从容,稀有物种。
 
明诚打开手机浏览任课人信息:明楼,31岁,经济学院经济系,教授,XX—XX年留学法国,研究方向……
 
经济系的教授开近代史方面的全校选修课,兴趣还挺广。这么巧还跟我同姓呢。
 
不计入正式成绩的选修课,明诚一向是利用起来做其他的,坐最后一排。没办法,课余时间被打工和家教给占了绝大半。课业作业,画不完的设计图,加上部门的事。这种课不利用起来,时间简直再也榨不出来了。
 
这节课明诚刚好没带电脑和画册。把气喘匀了,汗擦了。明诚往后把椅背后一靠,真TM累啊。明诚开始听课,顺便听旁边两位女同学小声嬉闹着说起明教授的八卦来。
 
 
“家境优越,不是一般的优越……听说有自家的家族企业……”
 
“经院最年轻的教授,刚评上的……大多数老师三十刚出头都还到不了教授这一级吧”
 
“结婚没有?……听说没有吧。……女朋友,女朋友绝对有的吧,你居然会觉得这么帅气多金有才华的男人会是单身?言情小说看多了吧……”
 
“怎么不能单身了,虽然……我觉得追他的女生可以从这里排到北门去吧……那你还选这个课干嘛……为了真理和知识?切!”
 
“伪装者,中共间谍啥的,你感兴趣呀?……光看颜值就够了……”
 
两位女同学手肘你拐我我拐你,小声地笑作一团。
 
明诚揉了揉中午跑堂跑僵了的小腿,觉得这两位是真闲。

 

评论(12)

热度(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