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2


2

明诚之后去上校选课,都惯例坐在最后一排,提前把电脑或者作业册带着。两点从餐厅下班,衣帽间换好衣服,简单收拾一下,就骑着自行车飞快赶回来。

他刚好把气喘匀的时候,明教授就拎着文件包从从容容地走进教室了。
 
明教授讲课也是从从容容的,声音不大,沉沉的刚好布满这间教室。这课的上座率和玩手机率出奇地跟明诚上过的其他课都不一样。可惜啦。这样的声音只能当我的部分背景音了。如果不抽时间把事情做了,事情都没完没了了。
 
明诚要做事,要过得跟正常的同学一样,就必须不停地做事。
 

这是第七周的课了。校青年中心的一个活动,明诚负责部分策划,今晚之前必须发给负责人朱徽茵统筹。明诚心安理得地打开电脑,开始低调地敲键盘。
 
“这个问题,我想请一位同学来谈一谈……”明楼从文件包里拿出名册。
 
“明……诚。”
 
这会子明诚正在查某项预算,校园网慢得不行。明诚盯着那个顺时针的小圈发呆。呆了三秒才意识到被叫到的是自己。赶紧站起来,去浏览投影白板上面的一大段字。
 
“你就是明诚吗?”明楼的声音越过前排,稳稳当当地传过来,看着明诚。明诚一紧张,啪一声盖上电脑,声音很响。

这下丢大发了。
 
 
还没等明诚回答,明楼开口:“明诚同学觉得我的课比较无聊吗?”

明诚直直地站着无言以对,停了一下,明楼说:“找个机会我们交流一下。”他脸上没什么愠色,说话依然缓缓和和:“先坐下吧”
 
明诚惭愧地坐了,没再打开电脑。即使不是阶梯教室,电脑放在桌子上也是显眼的,只是其他不少老师一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他是说找个机会,反正不是下课?明诚又低调地打开手机继续查。
 
 
果然当明诚查好需要的东西写在纸上时,下课铃已经响过了。教室里剩三三两两同学。明教授收拾起文件包,已经走出教室了。
 
但愿他下节课已经忘记我长啥样了,下节课换个位置坐!明诚打开电脑,把数据录入,再过一遍之后之后发给朱徽音。这会子去食堂,刚好错开高峰期,赶上最后几份红烧肉。
 
 
 
明诚打工的餐厅离学校不远。在市区的商业中心,一家精致的杭帮菜馆。建筑学院在本校老校区,骑车快的话近20分钟到。
 
明诚站在柜台旁边,正用擦拭布擦着酒杯,无意中往右前方一瞟。“我去,明楼!”

明教授换了常服,上身穿一件深灰色的T恤。头发也不像在课堂上那样一丝不苟,散了几缕搭在额头。他对面坐了一位中年女士,一位中学生模样的少年。明楼没结婚,看样子像是姐弟三个。
 
课堂上的明楼板板正正,灯光下的他柔和许多。和对面两位谈话,偶尔露出笑意,嘴角弯出两个半圆的弧度来。
 
正值用餐高峰期,大师傅一将菜从操作间端出来。经理阿香姐催促:“阿诚,先别擦杯子了,过来端菜。看看外间排号的人!”明诚正了正帽子,再往下拉一点,尽量不往明楼那桌附近靠。
 

直到十一点了,客人们陆陆续续散去。,明诚才去休息室揉揉小腿,回来准备打扫卫生。周六晚上基本上所有餐厅最忙的时候。打扫卫生也是够呛的。
 
 
“最近如何?你们老师好久没和大姐通电话了。”明楼和明台坐在一边说话,等着旁边的大姐和阿香谈餐厅的事情。

明楼的A大和明台的中学都在附近。明氏就在这里开了一家餐厅。
 
是明镜的主意。她三十一岁的弟弟明楼,对外是一表人才人中龙凤,实际上却连自己生活都照顾不好。正餐常对付,胃不好,偶尔还犯头疼。明镜勒令他必须经常过来吃,还把她的得力助手阿香调过来负责。不论什么时候过来,工作间都给开小灶。
 

十一点半。明镜和阿香的工作终于谈完。明楼帮姐姐拎起包,明台要去方便,书包也甩到了他手里。
 
“在电梯那等我哈,我去上个厕所。”
 
 
等人的间隙。明楼突然看到对面楼下肯德基出现一个身影。
 
明楼抬腕看了看表,他居然这么晚还没回去吗?
 

实际上刚才明楼就看到他了。穿着餐厅的工作服,瘦瘦高高,帽檐下狡黠的圆眼睛,手脚特别麻利。不就是在他的校选课上老坐最后一排同一个位置,不是在低头写写画画,就是在用电脑敲键盘的那个学生?
 
明楼看到他在窗口买了一袋食品,等待的间隙抚着后颈往后抻脖子,又捶了捶肩背。他很疲惫。
 
 
“十一点打扫卫生吗?都是谁在负责?”明楼问阿香。
 
“正式员工轮流,周五周六最忙的两天兼职员工会加入打扫。”
 
 
明楼再去看,看见他把打包盒往把手上一搭,蹬上车快快地往学校方向去了。





评论(22)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