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3



3

大概你不太想见到一个人的时候就会经常遇到他。比如最近。

明诚正盼着明教授赶紧忘了他长啥样,并顺带忘记“找个机会交流一下”的时候。明楼又来了。

看来这家饭菜比较合明楼的口味。不过这次显然是佳人有约。

两座区。明楼对面坐了一位年轻姑娘。各种意义上的美女,对着明楼笑得特明艳动人。

明诚边擦杯子边想起那两位女同学的八卦,所谓追他的人能从这排到北门去。

嗯,至少也得是对面这样的颜值才能约上饭。不过明教授怎么怎么看都是淡淡的。给对方倒茶水,表情也跟对着课堂下的花痴女同学似的,没什么不同。

“切!”明诚摇摇头,感叹自己工作时间出了两分钟小差,“跟我有个半毛钱关系。”

“师哥,今天这么突然过来,耽误你午休了。改天再去学校找你玩。”汪曼春站在路边目送车里的人。

明楼挥挥手,打方向盘,赶回去上课。

车开得快,明楼突然注意路边闪过一个自行车影。他降下速,自行车很快就赶了上来。

果然是他。明同学书包搭在后架,骑着车两只脚蹬得飞快。

“午休时间也工作了。他缺钱吗?”明楼余光望着路边飞快蹬车的两条瘦长的腿。

等明楼回公寓拿上电脑走进教室的时候,明诚刚好从后门进来,坐了个跟上次不一样的位置。

带电脑开小差确实是不应该的,浪费了,对于明楼的课来说,明诚不得不承认。

谁叫他真的一点多余的时间都没有呢?不用列什么schedule,因为课余时间被占了绝大半。明诚手里永远堆着做不完的事。课程设计一忙起来,更得通宵。

很多时候,明诚总是不停地赶。赤条条没什么依靠的人,要生活得跟大多数普通同学一样,就必须不停地赶。课业,部门,课程分数,实习,以及不停地打工,兼职。大概得像个永动机吧,因为你一停下来的时候,就没人给你提供能量了。

桂姨卖掉房子回乡下老家,大慨再也不会回来了。九岁之前明诚是个孤儿,在孤儿院住着,有人来有人往,没一个跟他有关系。如今二十了,还是。

“看看人家明教授这优雅从容的人生呀……”明诚用拿出草稿册,命令自己停止这无用的矫情。

“我他妈还得先养活我自己。”

明诚在一个学长的工作室兼职,最近需要跟进一个活动的宣传推广。对于主题设计,这两天明诚一直没什么灵感。

“不带电脑,我头脑风暴还不行吗?”明诚提起笔,一只手支着下巴,在明教授沉沉的声音里开始找起灵感来。


大概今天是要多看看明同学了。

下课铃一响。坐在后排上课一直咬着一只铅笔出神的明同学就先一步从后门出了教室。

明楼在图书馆预约了本书。出了教室发现明诚正走在他前面,一个方向,并进了公共画室。

从服务台的方向看去,明楼刚好能看到他。他摆好画架,也不坐。微弓着腰,开始画起画来。

明楼拿到书后先不着急回去,干脆往服务台左边阅览区一坐。他好奇地想看看他什么时候走,这个连轴转的小孩。

路过的女生们老侧目过来,据说经院院草教授明楼来图书馆了!

明楼一向习惯性当这些目光不存在,淡淡定定坐着。倒是嫌面前路过的人挡到他,以及画室里的人了。拿在手里的一本书也没翻几页。

天光渐渐暗下来,六点过的时候,画室里专注的亘古姿势终于撑了撑腰,站起身来开始收拾了。明楼抬起手腕看表。就这样看了两个小时,不知道是看书还是看人。

看他出了馆往食堂方向去了。手里同时操持着三个研究课题,拿没时间当理由不去相亲的明教授站起身来,没觉得自己浪费时间。

明楼平时住学校的职工宿舍,很方便也还算清静。只有楼下不远处学校球场的声音,偶尔打球的学生多了,会有一点比较闹的声音传来。

晚七点,明镜的电话准时打过来。

“你们聊得怎么样呀?人家今天特意来找你。”

“就在咱家餐厅吃了饭,聊的是学校和在国外的事。”

“我是问你觉得人家汪小姐怎么样”

“很漂亮。”

“明楼呀……” 明镜的声音在电话里无可奈何。“不要老是眼高于顶,三十好几的人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眼看明镜又要开始她的成家教育,明楼及时止住长姐的话。 “大姐,我今天不是去了吗。”

“那好,人家汪小姐再约你,你不去我可要生气了。你们在学校的时候不是都好过一段时间?怎么你就……”

明楼妥协。“大姐,我,尽量。”

……

搪塞完自家大姐,明楼长呼一口气,端了杯咖啡往到阳台上来。

他有点觉得看错了。

楼下不远排球场那个一身蓝运动衫的,明诚?

他绑了条发带,露出额头。

跑着传垫,小旋风似的跳起扣球。排球快速地在对方界内落地之后弹出了界外。他笑起来,用手背去抹额边的汗,熟练亲昵地和身边的队友击了个掌。

好吧……今天一天明楼看到好多明诚。

忙碌的明诚,疲惫的明诚,骑着自行车飞快赶路的明诚,上课咬着铅笔开小差的明诚,图书馆画画的专注的明诚,以及现在,这个明诚。



评论(14)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