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4



4

自从认识郭骑云之后,明诚打球的水平明显见长。
 
郭骑云,憨厚踏实的北方大高个,本院体特生。和明诚打了几次篮球赛之后成了好朋友。代表学院参加比赛时体特生向来是指哪打哪,又拉着明诚进了排球队。

明诚向来兴趣广泛。今晚刚好有空,就被郭骑云拉来排球场了。
 
以前来倒没什么感觉,今天的明诚偶尔望望场后那排林立的教工楼,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不知道明楼住在哪一栋……在家里的时候,明楼会是个什么样子……
 
明诚被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好奇激了一下,拍拍脑袋迅速荡清了乱七八糟的想法。

“跟我有半毛钱关系!最近明楼倒是出现得频繁……”

 

熄灯之后明诚又就着台灯熬夜补了仨小时设计,因为这周六好不容易的空闲又没了。
 
周六在学校大礼堂,朱徽茵参与负责的一个晚会活动,赞助是市中心一家名气不小的品牌服饰。晚会压轴节目是对方品牌的时装秀。缺模特。
 
“真的找不到人了!”朱徽茵软磨硬泡非要明诚过去帮忙,还要明诚再找一个女伴。
 
明诚最后只好答应。“我这都多少个周六没休息了……忙碌命……”


明镜和明台是少有时间来A大的。

这周,一向说风就是雨的小少爷突然嚷嚷着非要大姐陪她来学校找大哥玩。说是老师开始动员班上同学考虑未来的学校目标了,念叨着想跟程伯伯家的锦云考同一个学校。
 
明镜听他一口一个锦云妹妹,小孩子的情绪,也懒得多管他。
 

明镜和明台来A大,先是在明楼的宿舍。明镜再次打量明楼的这个小公寓,冷火清烟、格局窄窄的三室一厅,实在是有些郁闷。
 
沙发茶几一个书橱已经占了不小的位置,随处还对着些散书,厨房基本上没用。除了明镜偶尔让家政过来打扫,明楼大概只能保证这个地方能睡个觉。
 
明楼对家姐的叹息就装作没听见。做完手头一点工作。给明镜围上披巾,带长姐和小弟逛校园。

 

明台举着手机蹦跶在前面,明楼挽着明镜。教学区、操场、标志建筑走了一圈,还在学校食堂吃了饭。夜色刚好笼上来。

秋天的风还是有点凉了,学校百年礼堂里的音乐声喧闹声不断地传来。
 
“要不要去看看?学生们的活动……”
 

 
各色的灯光,精致的舞美,主持女孩甜美的声音,俊男靓女,欢呼哨声尖叫此起彼伏……年轻人们荷尔蒙的狂欢。

遇到这种场面,明台一向很兴奋,匀速给大哥大姐找好了位置,坐下之后手捧成喇叭状跟着观众们对着舞台喊“哦吼”。

主持女孩一段甜美的中场词之后,宣布最后一个节目:时装秀。

模特们都是男神女神级的本校学生,一时间口哨声欢呼声再次淹没三个人的耳朵。
 

 
明诚实在不习惯抹这么厚的发胶以及这么厚的粉……先是单人场,双人场次之后又挽着身边的季雪儿,一本正经走台步。
 
季雪儿就是上次梁仲春说要给明诚介绍的艺院啦啦队妹子。这次明诚请人家来搭档走秀,倒是真的认识了。
 
不过这么厚的发胶和这么厚的粉显然没能遮住明同学的光芒。舞台不够宽,红毯直铺到千人观众区的中间区域,女孩们的手机闪光灯闪得明诚差点走错。
 

 
灯光和音乐都有点不真实,这样的灯光和这样的音乐下的明诚,更显得不真实。

让明楼意外。
 
明诚,又看到他了!很意外,可是他在瞩目的灯光下是意料之外,更似乎是理所当然。

明楼觉得最近看到这小孩儿的次数有些密集。但每次见的,似乎都是不一样的他。

现在的他,是聚光灯下优雅的骑士和王子……

不是深夜在肯德基窗口买吃的疲惫身影,也不是排球场上的小旋风……从离明楼不远的地方踩着节奏走过去。

 

秀尾的集体亮相,模特们往台上一站,不大的舞台熠熠生光。站在左前方的明诚,挽着女伴,右手微微屈着,笔直直站着……实在……
 
音乐节奏狂躁,灯光扑朔迷离……
 
明楼不得不承认,灯光下似乎只有这个明诚,他身边的其它,是黯然失色的。
 

 
“大哥,那个姐姐……也没曼春姐漂亮啊,你一直盯着人家看……”
 
明台被明镜狠拍了一下肩膀:“跟大哥说话……没大没小。”
 
谢场音乐已经响起,舞台上的王子退到幕布后面去了。
 
“哦……”明台只好翻了一个白眼。
 
明楼倒是没说什么,平静地搀姐姐起身,跟着人潮一起出了礼堂。

再回明楼的宿舍。明台往明楼卧室一躺,玩手机去了。明楼给明镜削苹果。
 
姐弟俩难得的面对面的谈话。
 
“曼春……你们读书的时候,怎么就分开了?”
 
“就出国读书,我去的法国,她不是去的美国……”
 
“出国怎么可能成为分开的理由呢……人家时不时还来看你,她的心思谁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明楼手上没歇着,没什么表情。“现在,只能是亲友。”
 
“唉。家世背景,我知道知道你也不在乎这些,但人家汪小姐聪明通透,有人家的气度,也对你好……你看看你住的这个地方,没有一点烟火气……”
 
明镜情绪还是很激动:“你到底好好吃饭没有?课题可以慢慢做……你……怎么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明楼把苹果递给明镜,握住姐姐的手。
 
“大姐,现在不是很好嘛……”
 

 
该来的,都会慢慢来的。

秋天了。爽朗的干净的季节,一些东西正在慢慢地发生变化。

评论(19)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