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6


6

离得并不算远。
 
明楼从车库开车出来,加了两次速。十一点半下班的话,或许还会在肯德基窗口买吃的吗?希望他还在那里。

明诚又累又渴,急急喝了一大口冰橙汁之后才感到扎实的透心凉,这可是大冷天!还得顶风骑车回去。
 
明诚把羽绒服拉链拉到脖子,呵了呵手,正要去推车。背着对面商业城的巨屏白光以及各色的霓虹灯,迎面径直走来个高大身影。居然是明楼!
 
明教授走路永远这么气定神闲,黑色齐膝的呢子大衣,灰格子围巾下半段稳稳地扎进衣服里,带着手套。不远处还停着车。
 

风刮得大,气温应该快接近零度了。明诚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
 
他鼓起一口气,“嗯明……明教授,您也买吃的……”
 
“我不买吃的……”明楼渐渐越走越近。“明诚……”
 
明诚有点不明所以,想起“找个机会交流一下”的课堂旧事来,挤出一个疲惫的笑容。“您不必客气,叫我阿诚就好。”
 
“阿诚……你,着急回去吗?……”还没等明诚反映过来,“可以陪我去吃东西吗?”
 
“啊?”明诚手里的东西差点没拿稳。
 
“这么晚了……您还吃宵夜……”
 
“去吗?”明楼偏头示意一下车。
 
两人离得不过一米,明楼个子高,身高差大概是半个头,能看到对方眼睛里的灯影。
 
明楼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用一个温和的表情等着回答。
 
 

明诚没搞清楚状况,什么意思,大冷天的,明教授。
 
明诚握着还没来得及吃的汉堡。在呆了三秒钟之后,心下一横:去……就去,我还怕你了。不过这句显然没敢说出来让明教授听见。
 
明诚把背包往右肩一挎,垂眼看着明楼一步一步稳稳妥妥的鞋后跟,乖乖跟着明楼上了车。

车里暖气足,明诚有点不适应。规规矩矩抱着手里的汉堡和橙汁。斜眼就看到明楼开车的右胳膊。明楼不说话,他也不方便转过头去聊天。
 
车开的很快。明诚没注意往哪。俩人从地下停车场乘电梯上了三楼的时候,透过玻璃才发现下面不远处就是人声鼎沸的大广场。这里是广场旁边一排的高级休闲宫其中一家。完全不同于外面的沸反盈天,极安静典雅。

明楼带着明诚往大厅服务台走,回过头问:“你想吃什么?”
 
明诚一缩脖子,小声:“那个……不是您要吃东西?”
 
“那,很晚了,不宜吃太多,天冷也不好吃冷食……热食可能有一些粥和小面,介意吗?”
 
明诚当然不介意,最后的结果是,明教授专门开车去找人来这富丽堂皇的地方陪他吃的是……两碗海鲜面。
 
明楼让服务台做好后送过去,便带着明诚到二楼。豁出去的明同学只好紧跟着明教授。

兴奋的小少爷正趴在窗边倒数。明镜起身,看着明楼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比明台大几岁的年轻孩子。
 
明楼开口,“大姐,这是明诚,是我的……学生。”
 
明楼又转过身:“这是我家里的姐姐和小弟。”然后伸手把明诚右肩上的背包拿下来,放在沙发上。“我们在这里等一下,面才能送过来。”
 
明镜有些讶异这个姓。“明诚?”明楼是去找他。
 
“您叫我阿诚就好……”明诚直直站着,拿了背包右肩有点空空的缺乏安全感。
 
明台从窗子边跑过来:“大哥,你是去找学生啊……”
 
明镜:“明台,叫阿诚哥……”
 
明台朝明诚挨过来,挤眉弄眼地,连问了一串问题。“阿诚哥,你也姓明呀……我大哥就是去找你呀……你真是我大哥的学生呀?他找你什么事呀。”
 
明镜一拍明台肩膀,“又没大没小的……”
 
明诚笑笑:“和明教授是偶然遇到,在那边的商业城……”
 
明镜奇怪,明楼说去找个人,显然不是偶然遇到。

一声巨大的烟火声响起,火花把光线柔和的一间雅室映得通明,广场的人群沸腾起来,零点到了。
 
“哦吼”,明台兴奋起来,举起他的手机趴到落地窗上去了。
 
广场上的人潮都举着手机,烟火迸炸的声音不绝于耳,火光忽明忽暗地照在大家的脸上。
 
“大哥,你帮我拍照……”明台举着手机递给明楼,要明楼俯下身帮他拍烟花合照。明诚看着讲台上板板正正一本正经的明教授在小弟的指挥下,宠溺似的地完成他的要求。一旁的明镜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俩。
 
明楼向明诚:“本来我和大姐也不赶这个热闹,就是陪他来。”
 
明诚也不知道如何接话。
 
“明天还要上课,偏偏非闹着要来。下次不能让他这么胡闹了,中学生过了十二点还不睡觉。”明镜想了想,又转过来对明楼说:“明台……最近提程伯伯家的锦云妹妹,不知道提了多少次……你说他是?”
 
明楼温和地笑笑:“小孩子家知道什么,多一个异性朋友不是什么坏事,明台聪明,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都是些小事情,大姐就让他念叨去吧。”

室内的氛围让明诚想起自己上中学的时候来,其实不也就是两三年前,不过不管是中学甚至是小学,明诚从来就没像明台这样过,有一种无法无天的无忧无虑。
 
满天的火光映照下,明诚想。有家人真好,尤其是,有明楼,这样的大哥。
 
 

考虑污染问题,烟火表演只有八分钟,期间明诚的手机提示音响了几次,是梁仲春和季雪儿分别发来的微信图片,点开界面,季雪儿还多发了一张自拍。
 
烟火一熄,明镜赶紧挥手:“明台还不快回去睡觉,明天不想起床读书啦?”向明楼和明诚交代了几句之后拽着小少爷回去休息了。“作孽……下次不能让你这么晚出来了。”
 
走到门边的明台还转过身来留了个鬼脸,“阿诚哥,下次我去A大不找我大哥了,你带我玩……”
 
明楼嘱咐:“大姐开车小心。”
 
 

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
 
明楼向左边的小桌示意,“坐吧”
 
“哦。”
 
 
两碗还冒着热气的面从服务员端盘里放在了小桌上。明楼示意明诚可以开动了。
 
明诚早就很饿,不好意思吃,汉堡和橙汁刚才被他扔进外间大厅的垃圾桶里了。现在也不跟明楼客气,埋头开始认真对付面前的海鲜面。只留一个头顶旋给明楼。
 
氛围安静,仿佛刚才震天响的烟花声根本没发生过似的。

明楼问话,“阿诚是建筑系的……”
 
“嗯,是。”
 
“大二了?”
 
“嗯,是的”
 
“阿诚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明诚顿了顿,头抬了一下,又低头专心对付碗里的虾壳,手里和嘴上都没停下来。
 
“我……是个孤儿,没有家人……”
 
明楼看着对面茂密的头发间圆圆的旋,稍微迟滞了一下,没想到是这个回答。明诚,确实是自己一个人。
 
明诚又抬起头:“有养母,前年回老家去了,也就……没家了。”
 
“哦,我家里,还有长姐和小弟。”明楼这句话像是在自我介绍。“就是刚才……我大姐明镜,和我的弟弟明台,此外我也没有其他家人。”
 
“明董事长很年轻。”
 
明诚没什么情绪波动,一碗面已经见底。他索性抬起碗“呼呼”两口把汤也喝了。然后看着对面的明教授才刚刚挑了几根而已。

小桌面积不大,面对面坐着离得挺近,明诚不好盯着明楼看,把目光往窗外广场放去。
 
十几分钟,广场上人群已经散去不少。按计划梁仲春他们该往KTV通宵Party去了。而他居然和明楼在这面对面坐着吃东西!明诚想想也觉得奇妙。
 
 

不一会儿,明楼端起茶漱口,问:“要回去了吗?明天还要早起吧?”
 
“嗯?那个……您吃好了?”明诚回过神来。不是陪你……吃宵夜吗,怎么也都没吃几根……
 
明楼不置可否,站起身来,等明诚也站起来,把围巾一摘,走两步过来围在明诚的脖子上。
 
“走吧,我们回去了。”
 
明诚突然被明楼的气息环绕,僵硬在原地敢都不敢动。到底是……什么意思……

明楼的车往学校开。脖子上带着热源的围巾让明诚有一种微微痒的触感。都不说话……车里只能听到空调极轻微的“呼呼”声。明楼怎么不说话,很安静很奇怪的氛围。
 
明诚觉得应该说点什么,“嗯……明教授,谢谢您,今天很巧……还刚好是我的生日呢。”
 
“我知道。”
 
“嗯啊?您怎么知道……”
 
“学生信息册。如果没有登记错的话。”
 
“21了……”
 
“这是很好的年纪……”
 
“那您……您的年纪呢?”明诚问完在心底白了自己一眼,怎么这么不会说话。
 
“我……虚长你10岁。”
 
明诚在心里悄悄吐了吐舌头。
 
新年的第一天,这是31岁的明楼。
 
 

车开到的是明楼住的教职工楼前。周围已经是黑漆漆的了,几米远一个的路灯架,灯光在冷风里显得尤其柔和。明楼把车锁上。“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不不……我自己回去就好。您快上去休息吧。”风比较大,站在楼下是很冷的。明诚朝明楼挥挥手。
 
明诚刚要走,明楼喊他。

“明诚,生日快乐……”
 
“抱歉我,没准备礼物……信息册上,我以为……”
 
明诚笑了。“嗨,您太客气了……谢谢请我吃东西,要不然我回宿舍就只有一个人呢。室友他们全出去玩去了。”
 

明楼再次朝明诚走过来,帮明诚把围巾掖好。能看到对方眼睛里的灯影,耳朵里传来冷风中明楼的呼吸,明诚再次被吓得不敢动弹。
 
等明楼的手离开,明诚把背包背好,“谢谢您,我……得回宿舍去了。”

明楼点点头,目送他。直到瘦长长的影子消失在前面的拐角。
 
 

气温零下了,路灯昏黄。

新年午夜的冷风还是刮得嗖嗖的。
 
北京时间凌晨一点半。
 
真是个奇妙的夜晚。
 



评论(15)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