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9

本章又名:明教授才不是撩完就走。


9

天冷,嗖嗖的风中没几个人在球场。郭骑云从宿舍出来,瑟缩着半截脖子,把篮球夹在胳肢窝,双手还舍不得离开温暖的裤兜。“大冷天的你说你打啥球……就只有咱俩。”
 
明诚似乎憋着一股闷劲,话也不说。对抗起来血红着眼,跟谁惹了他一样。1V1把大块头郭骑云冲撞得连连后退。最后累了的郭骑云干脆退到场边,继续瑟缩着脖子,把手拢在袖筒里,津津有味地看明诚一个人满场运球投篮。
 
明诚发泄怒气似的,频频三分线外大力远投,把篮板砸得“哐啷啷”直响。看得郭骑云连连摇头,“这小子莫不是失恋了?也没听说他跟哪个妹子在恋爱啊,到底……”
 
球场快熄灯时郭骑云去超市买了两瓶水。明诚浑身脏兮兮全是土,满头大汗,接过水来“咕隆隆”一口气灌下去大半,还是没说多余的。郭骑云也不好问是不是失恋啥的,把球接过来夹在胳肢窝。两个人就这样回宿舍去了。
 
投球太过用力,导致右胳膊现在酸得非常不舒服的明诚,洗完澡躺在床上,两眼一闭想努力入睡。想早点把关于“明楼和明诚”这点子事给翻篇。明天还有一个重要的寒假社会实践的面试。这社会实践是学校组织的,寒假里一只欧洲的学生队伍会来校交流,然后联合去西南开展社会实践。
 
朱徽茵之前就邀明诚一起报名,不过这次招募的学生还要通过学校的遴选。明诚其实对社会实践类的活动一直都比较感兴趣,加上最近郁闷,那就去吧,西南。把明楼这档子事给忘了,多装点别的吧!
 
睡觉!
 
 

明楼下午的时候有点诧异,和一丢丢的失落。他不过俯身写了十来个签名,打发完热情的学生们,时间也不长。抬起头来往后看的时候,座位上已经没人了。走得这么急又是赶着去做什么事吗?今天本来是想找他谈一谈的。其实明楼明教授本人还以为他会走上来,跟大家一样,让在笔记本上签个名什么的,或者把他的围巾还给他,所以他今天都没戴其他围巾来……
 
上周,年末的最后一天,竟真的是明诚的生日。马上二十一岁的小孩在他生日这一天工作到十一点,在接近零下的温度里准备骑车回去。明楼想起明台生日铺张的排场,是难以言说的对比。但,他没从明诚身上看出什么异样来。明诚对自己的境遇,超乎寻常的平静、自然。他不抱怨,也不低沉,好像认定他的生活本就应该如此。跟他去广场,呼噜噜把一碗热面吃得见底,平静地抬起头说“没家”,在车里无意中提起“真巧,刚好是生日”。一直很平静的他却被被明楼给他寄围巾的动作吓得僵硬。
 
明楼讶异,也很高兴,在这个冬天遇到一头强悍的小狮子,用他浑身的武器凶猛地和世界对抗。
 
其实这周明楼一直忙得连轴转,在忙碌中遗憾没早点补上给他的生日礼物。上周三的课,偏巧曼春过来,下课之后明诚走得急匆匆,来不及叫住他,跑也似的从后门出去了,应该是又有很多的事等着忙。之后明楼给研究生们开会,讨论课题,准备材料,明镜叫回家吃饭都抽不出空来。课题讨论的事刚忙完,就马上飞京城赶赴一个学术会议。
 
会议为期三天。明楼刚从机场赶回来,回到家里就遇上明镜身体不舒服。明楼对姐姐的感情是难以言说的。他经常觉得自己亏欠长姐无法弥补。
 
明家父母都去世得早。母亲在姐弟俩很小时就因病去世,明父,商海中转战沉浮,却在壮年就撒手人寰。留下二十几岁的明镜和少年明楼。青春年华的明镜义无反顾接过父亲身后的明氏。给弟弟明楼搭建了继续追求理想的舒适空间,自己却只身一人直到现在。
 
明镜以女子的身份辗转商场,气度手段从来不让须眉。很多时候流露的女子的脆弱却只有家里人能看见。
 
是一个重要的应酬,在本市的地标建筑也是最高的大厦。头脸人物众多,其中就有汪曼春的叔父,不得不去的场合。明镜临时身体不舒服,强撑着起身要去。被明楼劝在家里休息,刚下飞机的明楼没来得及休息,匆忙整装收拾,代姐姐去赴会。
 
这样的场合明镜走得多了,明楼却是少来。衣香丽影觥筹交错你来我往,汪曼春也在场。明楼一直深深明白这样的场合下明镜的艰辛。酒会持续到半夜,明楼本不擅酒量,喝得几乎半醉。被司机接回来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从家里直接去学校上课。
 
所以这一周的情况是,明楼继31号那天给人家系了条围巾之后,就忙得脚不沾地直到现在了。
 

 
明诚依然还是坐在最后一排,明楼上着课也装作不经意去瞄瞄他。不像话,最后一节课还是不专心,还在画他的建筑作业。
 
从酒会回来明楼就一直不舒服,难受,厌烦。直到看到他,他想去亲近坐在最后一排的小狮子。想亲近他,摸摸他,这样的想法让上着课思想悄悄开小差的明教授很是轻快。课总结得飞快,PPT翻得流利,词语讲得特别溜,明教授自己没觉出来。
 
早上出门的时候明镜交代他戴围巾保暖,明楼摆摆手说戴时间长了嫌热,不回头就开着车走了。嗯,他原本想的是今天小狮子会来还围巾。
 
可惜等他打发完学生们的时候,最后一排已经空空如也了。明楼这才想起来,没他的联系方式,微信或者电话。明楼继续带师妹去食堂,在想他交期末论文的时候不是有邮箱?这样子离期末论文截止日期还有两周。晚上,端着一杯咖啡来阳台上吹冷风的明楼突然想起来,电话,阿香有。
 
对,明诚,是要去找他。

 

评论(14)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