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10

亲爱的两位。
很多年前,谢谢你们奋战和付出。
今天是和平的盛世,节日快乐。
 
本章又名:让明教授也醋一下。
 
 

10

明诚的右胳膊很是酸了几天,那天连着两个多小时泄愤砸篮板的结果。明楼半厚的灰格子围巾叠起来放进了衣柜里。明诚同学强迫自己收起这几天旁逸斜出的心思,开始回归自己的生活正轨。
 
除了偶尔和寝室三位打打游戏,其余时间基本天天蹲图书馆,画图背书做总结写论文,事情一大堆。比如毛概吧,这种让人比较无聊又不得不修的课程,明诚也觉得烦。不过,明诚需要奖学金。所以把整本书所有可能考点都背下来,明诚同学是需要并且能做到的,对明诚来说,这种课多是要拿满绩。
 
明诚对着自己列在纸上的提纲,耐起心来再一次背得直到舌头打结。
 
微信提示音响,明诚打开界面,是季雪儿发了个大大的表情,邀明诚下周去体育馆看演唱会。
 
“我真的超级喜欢的歌手哎,要不要一起去?”又是一个夸张的表情。明诚刚刚想问有没有邀请梁仲春。对方电话打了过来。明诚起身到图书馆外间露台接电话。季雪尔生性活泼开朗,电话里声音雀跃,极力邀请明诚一起去听演唱会,说自己刚好有朋友送的两张票。明诚也不好问为什么不邀请梁仲春或者其他人。
 
自从上次跨年夜给明诚发了各种烟火的图片和以及一张自拍之后,季雪儿对明诚很是热情。不过明诚确实真的抽不出什么空来,考试周每个学院的考试也安排不一样。明诚只好婉拒。
 
两个人说半天。季雪儿挂了电话之后,明诚还是觉得这事怪怪的,仔细想想要怎么跟梁仲春他们说这个事。
 
 
刚刚回到座位还没坐实,手机再次振动,又一个电话打进来。明诚看是一个陌生号码,不过归属地是本市。明诚再次站起身来往露台走,边按下接听键。
 
“喂?”
 
“……明诚?”
 
听起来有点失真的声音,明诚暂时辨别不出是谁来。
 
“我是明楼……”
 
这俩字让明诚一下子心脏充血心跳猛升。
 
“那个……明,明教授。”
 
“阿诚你,明天有空吗?”
 
“明天,那个……有,有吧。”明诚还没来得及仔细想明教授是怎么知道自己号码的。
 
“那晚上,有空吗?”
 
“晚上,您找我有事?”明诚努力平静心跳。
 
“嗯,有事。”
 
“……”
 
“晚上七点,来经院四楼咖啡厅找我,行吗?”
 
“嗯……行,您找我什么事呢?”
 
“我们到时候说。”
 
……
 
没想明白明教授是怎么知道自己电话的,挂完电话的明诚在露台的冷风中觉得自己脸莫名其妙有点烫。
 
回去背毛概,背两句脑海里就跳出明楼来。明楼能找他是什么事,又是,陪他去吃东西?上次在广场的事,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跟明楼的家人认识了。姐姐,和弟弟,和明楼。不大寻常的组合,但是让他羡慕。
 
明诚摇摇头,强打起精神继续和各种社会主义方针路线作斗争。
 
 
复习和“等待”中的第二天似乎来得特别快。下午的时候明诚出门,把明教授的围巾叠起来装在袋子里,提着袋子出门。准备蹲一个下午图书馆,然后在食堂吃完晚饭就直接去咖啡厅。天冷得实在可以,明诚决定还是把明教授的围巾还回去。顺便,明诚觉得明楼戴围巾也好看。明诚记起以前听谁说的,头大的人戴围巾比较好看,至少比例协调嘛……
 
四点多的时候,明诚手机提示音响了一阵。是季雪儿,又给明诚发微信,叫明诚一起去北门外吃火锅,各种食材的图片鲜澄澄地一直发过来。北门外的小吃一条街,A大学生经常去的几家火锅店都挨在一起。明诚不好拒绝。最近考试周低沉,食堂天天吃得枯腻……那,就去吧。
 
明诚发了一个OK,和季雪儿五点约在北门见。约完明诚才发过去问几个人。
 
“就咱俩呀”。
 
“好吧……那一会儿见。”明诚看看时间,两个小时,吃个火锅来得及。
 
 
冬天里热气腾腾的火锅店学生比平常几乎多了一倍,加上是饭点。两个人不得不排了一会儿队。落座之后明诚无奈地看着对面季雪儿又是拍照又是发朋友圈,然后两人这才开始吃。
 
季雪儿跟明诚同级,和梁仲春在学校的一个活动中认识的。手眼通天的梁公子顺便把对方寝室以及啦啦队的队友都认识了。两个人没什么别的聊的,就边吃边聊上次跨年两个寝室出去联谊的事情,不过上次明诚没去。
 
“我发给你的那张照片,你有保存吗?”吃着吃着的季雪儿问明诚。
 
“嗯?我需要保存吗?”明诚抬头。
 
“没有呀,那我再给你发一张。”
 
季雪儿一边端着饮料,一只手翻着手机给明诚的微信发了好几张自己的照片。明诚也不好说什么,拿她没办法,就随便她发去。
 
火锅店里氛围很适合大快朵颐,两个人没注意时间。
 
 
等两个人吃得很撑,从火锅店出来整条街的灯都已经亮起来了。一路慢悠悠往北门走的时候,明诚这才惊了一跳。拿出手机一看,七点过七分了。明诚刚准备把手机揣回兜里准备跑去经济楼,明楼的电话打过来。
 
“喂,明教授……那个”

“阿诚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北门,马上过去找您。”
 
“不着急,我来找你。”

……
 
“什么事吗?”季雪儿问明诚。
 
“我一门课的老师找我有点事。”
 
 
明楼从四楼电梯下来,往北门走去。
 
华灯初上,刮着一点风。明楼远远地看见明诚果然在北门的方向。不过他身边,还有个女孩子。女孩子雀跃着走在前面几步,明诚手里还提着对方的包。
 
“哎都忘记了,今天一起吃饭都没有合照哎。”季雪儿突然向明诚转过头来。“来,明诚同学,笑一个。”季雪儿脑袋挨过来,离明诚很近,左手比了个剪刀手,右手按自拍。
 
明诚还没反映过来,一偏头发现明楼就站在几米外,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俩。
 
明诚硬着皮头打招呼,“明……明教授?您怎么来了。”
 
看到找明诚有事的老师,季雪儿问了声“明教授好”,转向明诚说“改天再约哈”,就从明诚手里接过包,挥挥手往寝室方向去了。
 
风还是刮得有点大,明楼再走过来几步,他背后的黄黄的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到明诚脚下。
 
“走吧阿诚,去咖啡厅。”
 
“哦。”明诚跟在明楼身边,两个人在风声里踱步往经济楼走。
 
“那是……阿诚的朋友?”
 
“嗯,是朋友,一起在外面吃饭。”
 
“只是朋友吗?”
 
“嗯?”
 
“她喜欢阿诚?”
 
“……”明诚一听这话差点被口水噎到。在心里腹诽:“人家可没这么说,不知道您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评论(21)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