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11

 

11
 
经济楼离北门也就六七分钟的路程,中间明诚拐回图书馆去了几分钟。明楼站在图书馆门口等他。
 
明诚拿了装有明教授围巾袋子快步地从馆里出来,跟在明楼旁边继续经济楼走,然后乘电梯上四楼。外面风大,电梯门一合闭,耳边一下子安静下来。两个人离得近,明教授依然呼吸绵长老神在在,明诚有点手足无措地挠了挠后颈。
 
财大气粗的经院在本院院楼里自建的咖啡厅,供给师生们休闲和议事的场所。格局宽大豪气,也有精致典雅的小隔间。柔和的暖色光源,小声地放着音乐。是议事休闲的场合,但井然有序并不喧哗,晚上人也不多,隔间里很安静。
 
明楼带明诚直接来到一个比较靠里的隔间,离咖啡厅中央的光源远,坐下来,桌上小台灯的光又暗暗地刚好能看清对方的眉眼,明教授和明同学第一次正式地对视并端详对方。
 
服务员小姐姐过来点单,明诚刚刚吃完东西,点了一杯花茶,明楼向咖啡厅小姐姐的示意,要了跟他一样的。并且站起身来,把深色的大衣外套脱下来搭在旁边的椅子上。
 
明诚从背后把袋子拿出来,“明教授,您的围巾。”
 
明楼想起来跨年的那天,被系围巾的动作吓得动也不敢动的明诚的样子,他不大习惯与人的亲密接触。“你不喜欢戴?”
 
“不是,还是您戴吧……您戴着,比较好看。”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明诚鬼使神差地补了后面一句,听起来像是幽默段子的大实话。
 
“不用还给我,你戴也好看。”明楼讲话也是个直接的。
 
“……”
 
停顿了一下,明楼从身后提出一个不薄的棕色袋子。内里硬质的方正形状,挺沉。手绕过小桌递给明诚。
 
“二十一岁,很好的年纪,生日快乐。”明楼笑着看他。
 
二十一岁的明诚,眉眼间还有少年人的稚气,但在夜晚的灯光里又锋利而柔和。明诚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明楼点头示意他接。
 
明诚楞了一秒,双手接过来。
 
“谢谢明教授。”
 
明诚将袋子放在膝上打开,是明诚心仪已久的,某位的作品集。
 
欧洲最好的出版单位之一,刚出不久的精装版三卷本,收录有老先生从业生涯的多幅经典手绘,价格不菲。明诚前不久关注过相关的消息,只能企盼典籍浩瀚神通广大的校图书馆能在一年内上新。明教授还真是神通广大……
 
明诚抬起头来,眼睛亮亮地看明楼,“谢谢您,我很喜欢。”
 
明楼笑一笑,有条不紊地端起杯子抿茶。
 
 
“我还想请你帮我个忙。”
 
明诚不解,带着光影的眼睛看着他。明楼继续说:“家里的明台,就是上次你见到的那一位,高中生,我想,请你帮他补习功课。”
 
明诚有点小惊讶会是这个忙,原来明大教授都不亲自教自家弟弟的。
 
“补习功课是明台自己的意愿吗?”
 
“是我和大姐的意思,他没有反对的理由。”
 
在明教授口中,这个弟弟的情况是,上高二的理科生,被姐姐宠着长大,不大安分,脑子里整天不少鬼灵精怪的主意,玩的心思没放一半在学习上,以及最近还有早恋的倾向。但总的来说人不笨,勉强能教……
 
这还叫勉强能教呢?明教授对自家弟弟要求也太高。见过一面,明诚知道明家三姐弟个个是人精。不大确定明台是不是真的需要一个辅导老师。
 
“你方便吗?”明楼问。
 
明诚没什么不方便的,明诚一直都有课余家教的经历。不过平常打几份工叠加起来,还是太忙,在上课的时间上,可能不能完全将就小少爷。如果真的辅导,有时候需要小少爷稍微迁就一下。明楼表示不介意,不用有那么多讲究,时间上互相理解就好。
 
“我家明台心眼不坏,算是个比较好相处的小子。”
 
明诚悄悄在心里羡慕了一下只见过一次面的“明楼家的”小少爷。
 
明楼看着明诚若有所思的样子。 “阿诚是本地人?”
 
既然是要在明教授家家教,了解相关的信息当然是必要的。明诚于是平淡淡地向明教授简单说起自己的事来。在孤儿院长大,有一个养母的事,包括之前在哪个中学,除了学习之外参加些什么活动,上大学之后以及最近,略过一些细节,也大致说起来。明诚力图向这份突如其来的信任表明自己是一个有正常成长轨迹的,靠谱的辅导老师。
 
对面的明诚收敛了奔忙起来时的锐利,眉眼温和风轻云淡,像在聊一个不相关的人的人生梗概。在最青春无敌的年纪里担着自己的生活重负,在最应该意气风发的大学时光整天那么忙和累,生日当天工作到夜晚十一点的这些事,明诚压根都没提,对他来说仿佛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事。
 
明楼暂时不接话头,也不发问,用一个温和的表情听着,偶尔点点头。明诚不隐瞒自己的成长轨迹,关系好的同学问起来,也就如实说,即使现在对面坐的是明楼。
 
“明同学最后一节课也没好好听课,是在画设计作业么?”明楼笑着揶揄他。
 
“嗯……是设计作业。”告诉你画的是谁那还了得。
 
在桌角音响小声流出来的音乐背景和花茶的清淡味道里,明教授和明同学谈得很是流畅。明楼了解到这其实是一只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的凶猛又柔软,敏感而不自知的小狮子。明诚觉得原来气场强大的明教授也有这么幽默风趣的时候,以及,他抿嘴的时候嘴角那两道弧度,让人越看着就想上去摸一摸……啧。
 
明楼用短信给明诚发了一个明台的电话号码,说这也是他的微信,期间明诚也不好问是怎么知道自己号码的,就默认这是一个神通广大的明教授吧。
 
除了跨年那次说不清道不明的宵夜邀约,今天的明教授和明同学算是正式认识。话题也没有更多聊的,但都没提出来想走。直到小姐姐在音响里通知大家快打烊了。明楼抬起手腕看表,近十点。
 
“接下来阿诚回宿舍?”明楼边穿大衣边问。
 
明诚拎着两个袋子站旁边,等明教授一板一眼地穿上衣服,“准备回趟图书馆,到闭馆再回去。”
 
校图书馆,晚十一点半闭馆。
 
明楼笑起来眼角堆着两三道褶子,以及他总用鼻息笑。“那,一起走过去。”


评论(11)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