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12

 

12

在提交了各种期末作业,完成考试之后,连续刷夜的考试周终于在烟熏火燎的咖啡味中结束。一卸下课业,最是精力旺盛的学生们彻底在冬日的冷风里放飞自我。梁仲春又做主搞寝室联谊。还是上次那群人,不过这次明诚得空一起去了。
 
八个人在先是在小酒馆推杯换盏吃饱喝足,又浩浩荡荡往KTV去,订了个大间,叫了好几打啤酒,彻底地疯玩疯唱起来。明诚喝得也不少,已经有点醺,笑意和话头比平时多了一倍不止。其实明诚并不是生性沉闷的人,只不过平常太忙了,没什么时间多和同龄人像这种时刻一样疯玩。
 
唱到中场不知是谁点的一首《匆匆那年》,明诚被塞了麦克风推到了前面。刚刚流行过的一首歌,火热度还没过去。前段时间走到哪似乎都能听上几句。
 
明诚酒劲微醺,两样一闭,一首《匆匆那年》唱得在座迷妹们纷纷冒起星星眼。
 
这首《匆匆那年》,某青春电影的主题曲,歌比电影火。时下流行的有两个版本,女歌手版尖促,飘忽不着尘,男歌手版平平淡淡无新意。明诚的声音还未全部褪去少年的清亮,主调是他成人的明朗低沉。在喝了酒的冬夜里似乎无比地契合“匆匆那年”的意境。
 
林夕笔下结撰的歌词最妙。“不怪那吻痕还没积累成茧,拥抱着冬眠也没能羽化再成仙”
“不怪每一个人没能完整爱一遍,是岁月善意落下残缺的悬念”在可意不可意之间,给听歌的人轻飘飘地缠在心上的沉重感。
 
所谓见过太少世面,只爱看同一张脸。
 
 
在和大家疯玩放松了两天之后,明诚开始全职加入学长工作室的品牌组。工作室首创的几位都是A大毕业的伙伴,明诚的学长姐,所以平日兼职的员工中又不少优秀的A大在校学生。这一阵大家正在全力忙年末系列产品的上新,以及第二家实体店的落实。明诚白天上班,晚上尽早赶回来,六点半到八点半给明台补习功课。
 
明教授家很善解人意,不仅让明台来A大而不是明诚亲自去家里上课,而且上课的时间也选在明诚下班后。明楼跟明诚说过可以再延后一个小时,让明诚下班之后多休息一些时间,七点半再上课。但明诚心里过意不去,坚持早点上课,好让明台能早点回去。谁的时间都很宝贵,但是明诚对于忙和赶已经习惯了。
 
开始上课是在明楼经院的办公室,A大教授级别的老师们可以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教授以下的老师则需要暂时共用。明楼刚刚搬到新的办公室不久,一棵有年头的梧桐刚好与窗户齐高,冬天里叶子已经掉光了,窗内看过去,光秃秃的树杈和枝丫像是明诚的钢笔画。
 
明楼的办公室陈设简单:大书桌,电脑,三人座的沙发,资料柜和书架,跟明诚进过的其他老师们的办公室没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这是明楼的地方。
 
明诚心里对于明教授家的辅导条件很是过意不去,只能在明台的功课上更加用心。用了两个晚上仔细分析了明台从学校里带回来的本学期考过的数理化卷子,然后制定教学计划,再上网找资料。明台学校发的两种辅导资料,一种偏拔高,一种又过于基础,都不大适合现阶段的明台。
 
他们上课的时候明楼一般不常在,有时候偶尔来拿些东西。上完课明台有时候回明楼的住处,一般多数时候就直接让司机接回去了,明诚就回宿舍或者直接去球场,还能打半个多小时的球。
 
 
小少爷明台果然生性活泼,是个自来熟。
 
上一个多星期的课下来和明诚相处得愉快,好几次课后还跟着明诚去球场打球。
 
明台“阿诚哥”已经叫得特顺口,还说阿诚哥比自家大哥好玩多了,大哥就是太无趣了,拿本书坐书房至少能坐俩小时。要明诚等下学期开学了带他和体特生们打场比赛。关系更熟悉之后,还悄悄给明诚看了手机里的程伯伯家的锦云妹妹的照片,一个穿校服扎马尾正在写作业的女生,把手机关上之后特意交代明诚这件事不要告诉大哥。
 
“我自然不会告诉他,恋爱不是很正常么,哪有什么早不早的。”明楼不在,休息的间隙明诚边嚼润喉糖边和明台说。
 
“哇塞,阿诚哥你这么开明呀,你上中学的时候是不是交过好多女朋友?”明台笑嘻嘻问明诚。
 
“我可没有,两三个数学题就够我解一晚上了,哪里有时间去。”
 
“一个都没有?那现在呢?”
 
“现在也没有。”明诚如实回答。
 
“不会吧……” 明台挤眉弄眼,“我大哥那么无趣的人,他上大学时都谈恋爱了。”
 
“嗯,明教授那么受欢迎,那不是很正常?他同学么?”
 
“是汪伯父家的曼春姐。她们俩中学就认识。我大姐说,曼春姐现在还喜欢我哥呢。哎阿诚哥,我告诉你这些,你也不许告诉我大哥啊,要不然他会骂我多话的。”明台胳膊拐了拐明诚,“就当课间八卦放松一下。嘻嘻”
 
“嗯不会的。”明诚笑一笑。
 
休息完俩人继续补习功课。
 
 
明诚白天上班,晚上给明台辅导,时间过得很快。学生们陆陆续续离校。宿舍三位玩了一个星期之后也收拾行李回家了。明诚是没什么地方可回的。宿舍需要统计留校同学的名单,以便集中住宿。
 
经院院楼大门旁贴出了通知,请师生们尽早安排,收拾办公室的物品。学院将在三天后全面放假,假期间院楼不得使用。
 
办公室里,明楼坐在沙发上看报。明诚和明台正伏在书桌上解题,两个人都提着笔,嘴里念念有词的各种XYZ,N次方,留两个伏着的头顶给明楼。
 
“明晚开始,去家里吧。”明楼说。
 
“哪个家里呀大哥?”
 
“我住的那。”
 
 

 
PS:关于那首歌,比赛现场唱的虽然有瑕疵。但从第一次听他唱,就觉得他的声音跟这首歌是天作之合。

评论(11)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