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21 上



21(上)

只穿着衬衣有点凉,明楼抬手腕看表,这个时间会在图书馆还是寝室?明楼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拿手机划通讯录,准备打电话。
 
听到门被突然打开的声音,明楼急忙站起身来。
 
排球场九点熄灯,明诚抱着球一路从排球场跑上楼来。他精力充沛,还有点少年人的调皮,跑上三楼时故意加快速度加重脚步,把沿层的楼道灯都弄亮,这样就不用去感应声控。
 
明诚跑到三楼,小旋风一样撞进门,站在玄关剧烈喘气。
 
明楼走近看他,顺便把他身后的门关上。
 
 
他刚刚打完球,额头上的头发湿了几缕粘着发带,鼻翼两边沁出两撇发亮的汗珠。袖子挽到臂弯,还是早春,但他不冷,濡着运动之后健康明亮的汗意,胸口起伏着用力喘,朝气腾腾的蓬勃。“你回来啦。”
 
明楼伸手把人拢进怀里,整个人覆盖他,“我以为……”
 
刚才跑得太快,明诚还在喘,胸腔紧贴着明楼大力起伏。明楼收紧双臂,感受他生动有力的心跳,分开的这几天,他好像一直都在想念这个人的气息和温度。
 
等明诚终于渐渐喘匀了一些,明楼的呼吸从明诚的耳边一直寻到唇边。鼻尖和嘴唇相碰,呼吸的热流全部打在方寸之间,交织在一起。
 
唇齿交融,明楼先是试探他,然后慢慢深入。明诚的牙齿被撬开。
 
明楼柔软发烫的舌尖一步一步缠绕追堵,越来越霸道无理,逼着明诚回应。

[一直被屏蔽,只好分为两段发]
[请接下]

评论(11)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