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21 下



21(下)

明诚的手臂在明楼的后背收紧,他没忘记自己刚打完球,两只手都沾了球场上的泥。

不管了!明楼的白衬衫。

明楼伸手抓掉明诚发间碍人的东西,掌着他的后颈,把人向自己逼得更紧。
 
二十一岁的明诚根本就是第一次接吻。他被撩拨起来,像明楼渴望他一样渴望明楼,也学着像明楼一样用舌尖去缠他追他,在混沌的气息里左突右奔,毫无章法。
 
一通热轰轰的火流从胸腔燃到后颈,进而燃到急促的呼吸,热得两个人开始手足无措,只有把对方挤得更紧,急迫地从彼此相融的唇齿和舌尖寻找清凉。
 
 
玄关的壁灯没让人觉得刺眼。两个人无暇顾及这灯光。明诚终于学会了一点点明楼的方式,笨拙急切地用同样的方式回应他。
 
从笨拙的尝试,到雨点一样密集的追逐啃咬,再到温柔的舔舐缠绵,明楼带着明诚,明诚毫无犹豫地学着他。
 
方寸之间空气越来越稀薄,再进行下去彼此都快要沉溺,两个人才不得不一步三回头地松开,倚着对方的唇角喘气。
 
 
明楼带着明诚旋了一下,到灯光能看得更清的地方。
 
过于沉溺于怀中人的气息,明楼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叫他:“阿诚!”

明楼使劲收紧双臂,不留一点缝隙,他的气音是晚风拂原。“我爱你……”

“我很想你……看不到你的时候,几乎都是这样……我,渴望你在,在我身边。我是这样,你是不是?”
 
明楼的气息排山倒海,把明诚笼得寸步难行。是明诚自己寸步不行,他渴望被这强大的气息笼罩。

刚刚结束的时间过长的吻让明诚暂时有点气虚,他不得不鼓足了气息,进而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答:“我是。”
 
 
眼神对视的光影流连和明楼蛊惑的气音让人情动。明诚突然用力,两只手抓起明楼后背的衬衫,凑上去要继续吻他。

突然的力道让两个人趔趄着后退好几步,明楼的背抵到书橱上,明诚依然揪着衬衫不放,使了力气怼着他。
 
明诚像刚才的明楼一样主动进攻,先去啃明楼的嘴角,一通胡乱的啃咬,像只情动的小兽。明楼后腰里的衬衫被明诚狠揪着,也被他啃得够呛。
 
“还是不会……”
 
明楼把手伸进他后颈的头发里,稍微摆正了一下。结束他胡乱的啃咬,毫不犹豫就夺取了主动权,那就再好好教他。
 
丛林狩猎般的唇舌追逐游戏,一个人带着节奏,另一个人就跟着急切起来,开始起来就没完没了。
 
 
明诚的手开始不老实,胡乱地把明楼的衬衫从腰带里抓出来,留下手上的泥印。
 
紧紧贴在一起的运动服和衬衫都太不隔热,明楼开始出汗,嘴上跟明诚纠缠,手试着去抚他的背让他老实一点。
 
明楼这毫无诚意的安抚让扑在怀里的人更加躁动,死命纠缠,一双手加倍闹腾。
 
这样,那……好吧,明楼也根本就快要管不住自己了。
 
他从腰部撩开宽松的棉料球服的上衣,去抚摸那瘦而有力的蝴蝶骨,再往上,是最契合明楼手形的后颈,光滑的皮肤带着战栗的热度,让明楼的理智瞬间化为汗意。
 
 
动作停止得猝不及防,怀里的人突然不动了,作乱的手从明楼的腰上拿下来。突然的停止让明楼有点懵:“阿诚?”
 
明诚从刚才前倾把明楼怼在书橱上的姿势站起来,沾了湿气的眼睛望着明楼眨,非常天真无邪:“我想喝水。”
 
明诚刚才一路跑回来,第一件事真的是打算喝水的,没想到明楼在,然后……。
 
明诚的一句话让明楼大喘一口粗气,汗顺着明楼的鬓发里淌下来,明楼直接无视,闭上眼睛调整了三秒,再伸手拍拍面前小孩的头:“去吧。”
 
 
明楼干脆起身去帮他打开饮水机烧水。期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七七八八都是明诚手上的泥印。
 
“我,刚打球回来,还没……”明诚有点赧然。
 
明楼笑了:“嗯,是得替我洗了。”
 
明诚捧了杯子,“咕咚咕咚”真的一杯水全部喝了下去,看得明楼惭愧。

“我应该去洗澡,有睡衣吗?”明诚想了一下应该没有,自问自答:“那我还是回寝室洗吧。”
 
明楼确认他是在自问自答。看他认真的眼神,也就随着他,只不过,明楼费了劲收了旖旎的神思,笑着试探:“那……”
 
明诚也不管他的手脏不脏了,伸手去摸明楼的嘴角,明楼笑时这里就会弯起一个弧度。明诚的眼神直直的,明楼觉得他这个样子,大概就像小孩看他心爱的玩具。
 
“回来呀……”明诚眨眼。

 

[顺着感觉写,自然而然就这样。诚哥为啥*?楼总为啥*?我也不知道为啥。拒绝殴打~]


评论(22)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