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22



22

明诚回来的时候,提着一个袋子还抱着一个画框。明楼去给他开门,接过来他的袋子。
 
 
“送你的画。”明诚认认真真,把画框递给明楼。
 
“算是迟到的新年礼物?可是拿什么送给明台呢。”
 
“想不到就不送了。”明楼关门,接过来,细细去看这幅明诚在大年初一画的画。
 
画里是湖边的黄昏,古树,湖面,落叶,以及湖畔的学艺楼。淡雅温柔,恰恰就像是黄昏熨帖的阳光。
 
“什么时候去裱的?”明楼问他。
 
“昨天下班的时候。”明诚把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电脑睡衣牙刷什么一堆堆在沙发上,甚至还有一小罐茶。
 
“你要不要换喝茶试试?咖啡……”工作室过年的时候给员工发了礼物盒,一大盒的茶茶点点,这是放在其中的一小罐铁观音。
 
 
“嗯?嗯……读书的时候养成了……”明楼转过头瞥了瞥茶几上刚泡上的咖啡。读博期间压力大,明楼有一段时间依赖上了咖啡提神,一直保持到现在的不大好的习惯。明镜说过他很多次,还是没能改。
 
明诚的眼珠子黑得发亮,看人直勾勾,半点不犹豫。明楼直接无法拒绝这样的目光,不去抬咖啡了,搓搓手,直接转到钢琴旁边去。
 
“我去洗澡了。”明诚扬了扬手,调皮地吐舌头,还都是泥。
 
 
明楼打开琴盖,坐下,低音部流出来的琴音跟着簌簌的水声,以及明楼慢慢沸腾的血液心跳,混响着一起在客厅里回荡。
 
明楼在音乐声中意念飞驰,想这一个明诚,离他咫尺之近。他是刚遇上他时忙碌奔走的明诚,是十一点在肯德基窗口买宵夜的疲惫的明诚,是上课基本都在开小差的明诚,舞台灯光下耀眼的明诚,球场上生气蓬勃的明诚,在夜晚降临的山路上牵着他散步的明诚,气喘吁吁地跑来图书馆找他的明诚,以及今天,像一只小兽一样情动缠绵的明诚。
 
他在别人前面是全能的大人,在他面前是懂事的小孩。他曾经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不算有过一个完满的家。
 
他想给他家,想给他的很多,甚至,自己都可以是他的。
 
明楼不强加,他都已经在身边。太过于自尊独立的他。明楼想的,他走,他留,等他自愿。
 
 
明楼的琴音戛然而止,明诚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出来,边拿毛巾擦,宽宽的旧睡衣挂在胸口,更加显得他瘦。
 
明诚擦完头,定神看弹琴的明楼。
 
明楼笑:“再弹一曲?”
 
明楼衬衫上的泥印让明诚有点无法直视,“你不换衣服?”
 
明楼低头巡视了一圈自己的衬衫,“这样没事,洗澡换。”
 
 
其实明教授和明同学都有满满的今天份的事情,明诚有青年中心的活动策划案,明楼需要整理论坛资料,以及处理一堆的邮件。洗完澡,大书桌旁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就只有两位不停敲键盘的声音。
 
 
十一点半,该睡觉。
 
明楼在心里严恪奉行的“等他自愿”原则绝不动摇。明诚自己在他虚咳一声的默许下不动声色去他的房间整理床铺,又瞪着直勾勾却使劲无辜的眼神问他:“还不睡吗?”
 
旧睡衣里柔软的明诚自己乖乖扑上来,躺进明楼的怀里。明诚在明楼的怀里蹭,蹭到最舒服的相拥的姿势, 又撑起手来去摸明楼的嘴角。
 
“有没有人告诉明教授应该多笑。”
 
“为什么。”
 
“嘴角的褶子好看。”
 
明楼又虚咳了一声。明诚移开手,去吻明楼的嘴角。
 
 
纠缠是从今天才尝试过一次的深吻开始的。

明诚少年人的身体根本禁不住这样的热源传递,越吻越深直到颤抖发狂。

很快就赤躯相见,明楼发狂,明诚也发狂,冰火两重天的快感瞬间燎原,灼穿了两个人的身体,燃爆抵死纠缠的血肉和骨骼。
 

两具最原始的躯体过于契合最原始的需要。

疯狂到顶峰几乎都快要失去意识,被灼烧得叫嚣的血液从高山猛烈奔流,又一头扎入到万丈深渊大海,带着两个人做了一场几令人晕厥的出生入死。
 
最后的最后是用了最后一点力气恢复四肢相拥的姿势,在必不分离的前意识拉锯里沉沉进入到又一场缠绵的梦乡里去。
 
 
明诚的四肢百骸充满了像是拆开了重组一次的酸软,但怀抱中的人源源不断的体温让他得到缓解和舒适。明诚下意识地去蹭他,蹭到最舒服的姿势,抱紧了他。不愿醒,还是不愿醒。
 
明楼将肩臂尽量伸展,以让他找他认为最舒服的地方靠下。明诚蹭他,再蹭他,头发和匀长的呼吸挠得明楼肩窝痒。明楼稍微动了一下,怀里的人醒了。
 
眼帘就着明楼的肩窝扑腾了几下,赶走残留在眼睫上的睡意,又直直地看他。
 
可不可以不要用这么无辜的眼神,我的爱人。
 
见鬼去的我见犹怜,明楼觉得根本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一双眼睛,心直接软成了一池秋水,只剩下明诚的眼帘煽动的涟漪。
 
 
明楼低头去吻他,吻一双眼睛。明楼从左边轻轻啄到右边,跳动的眼皮子和眼睫就软软地戳明楼的嘴唇。
 
明楼把他再往上搂一点,就刚好是唇齿相依的位置。只有力气慢慢地进行这个舔舐缠绵的晨安吻了,昨晚的胡天胡地把两个人都抽光了精力。
 
唇舌都亲到发木才分开的,明诚伏在明楼的唇边喘气。
 
明楼一直搂着他,带着点轻浅的笑意,嘴角又弯出了明诚爱看的褶子,明诚不管嘴巴有没有恢复知觉,又扑上去亲。
 
没完没了,这就是个没完没了的早晨。
 
 
寝室微信群里给发的“还回来不回,留门不留?”没人回。寝室门如果不从里面栓上,半夜会被风吹开。最后是梁仲春的“赌一桶老坛酸菜,这小子百分百一夜春宵去了。栓门!”。
 
明教授一二节没课,可是明同学一二节有课。
 
“不去上了,点名就点吧。”明同学拒绝了意欲叫他起床的明教授,往里翻了个身,闭上眼睛继续睡,累。
 
微信群里又炸:“姓明的你还贪念芙蓉帐暖,师太抽点OK?”“上次帮忙答到可给她逮到了。”
“没点到你。”还是没人回。
 
明诚关机了,裹了被子往里一滚,不闻不问窗外事,一心睡觉。
 
明楼心疼,直接抛掉了一向早起的习惯,躺在旁边陪他睡。明诚感觉到旁边的人没起成,自己翻了个滚,滚到人的怀里来。不到一分钟,闭着眼睛睡着了。

[总算没被屏。还是那样,顺着感觉写,自然而然就这样。我诚哥为啥*?我楼总为啥*?我也不知道为啥。晚安。]


评论(23)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