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24



24

“大姐。”明楼站起身来招呼大姐。明诚楞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明楼转身去捏捏他的手:“这是姐姐,上次你们见过了。”明诚当然知道是,明楼书桌的相框里一直都放着姐弟三人的合影。
 
明诚不知道该跟明楼一起叫姐姐,还是叫别的什么,两个字提到喉咙,终究没叫出来。
 
“姐姐稍坐,这里有点乱,得先收拾一下。”
 
明镜往沙发上坐了,看着明楼和明诚两个人在视线里来来回回,把地板上横七竖八的东西顺在一边,拖把麻利地解决了地上的泥水。明镜低下头不说话。
 
“先去给明台上课吧。”明楼伸手顺顺明诚卷翘起来的一小撮头毛,安抚突然变得紧张局促的他。
 
明诚端来两杯茶放茶几上,雾气缭绕腾起,还是没能开口说话,带着明台往小房间去了。
 
 
待明楼坐在身边,明镜却难以开口:“明楼,你……”
 
“姐姐想问什么?”
 
“你和阿诚,是……”
 
“如姐姐所见。”
 
明镜低下头不看弟弟,一时间更不知道问什么好。
 
“大姐。”明楼握住明镜的手。
 
明镜反握他,努力平静心里的混乱。“是什么时候……”
 
“姐姐是问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是?”明楼回答得缓慢认真,“我想,我爱上他的时间,应该是在认识他之后不久。”
 
明楼毫无隐瞒的“在一起”以及“爱上他”让明镜直接心惊肉跳,事情知道得太突然,明镜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怪我没有早点跟姐姐说。阿诚是建筑学院的学生,选过我的课……。我们在一起,现在是我的一部分,是……我的软肋。”
 
明镜和明楼,最亲近的姐弟俩之间的每一次谈话,从来都是真诚以待,绝不虚言隐瞒。
 
明镜努力平静,“我以为是曼春……或者,什么别的女孩子。”
 
“关于这个……明楼只是跟随自己的心意,现有的规则,比起来他来并不重要。……姐姐很介意?”
 
“介意。”
 
明楼知道自家大姐从来就是通透的人,他握紧了她的手,“姐姐有什么地方不明白?”
 
明镜深吸一口气,摇头。
 
“你都已经说了,我还有什么不明白。”
 
 
明台的课补完,公司忙,明镜马上就得回去。明楼带着明诚送姐姐和弟弟出门。
 
车子启动,明镜看到后视镜里身影越来越小的并肩站着的两个人,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大滴大滴地落下来。
 
副驾的明台从来没见过大姐这个样子,吓得惊慌。“姐,你怎么了?”
 
“是不是大哥和阿诚哥惹你不高兴了?”
 
明镜的眼泪止不住,车开得有点晃,明台着急,“姐,你先别哭,先好好开车。”
 
眼泪全部封住了视线,明镜猛地刹住车,明台的脑袋往前猛晃了一下。

“姐,要不要我给大哥打电话?我给大哥打电话吧?”
 
明镜接过明台的纸巾,努力止住眼泪,“没事了,不用打。姐姐只是……”
 
“是因为大哥和阿诚哥吗?”明台试探着问。
 
“小孩子家,知道什么。”
 
“我怎么是小孩子了。”明台着急。
 
明镜没回答,努力平复完情绪,启动车上路。
 
“姐,大哥和阿诚哥……天天都在一起,你是不是觉得这样不好?”
 
明镜心里乱,没办法回答他。
 
 
关于弟弟突然的变化,其实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让她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去接受。
 
明镜唯一知道的自家眼睛长在天上的弟弟的一段恋情,就是和汪家的曼春。法国留学的时间,在那样一个国度,也没听说明楼和同性之间有什么故事,明楼从不会瞒着自己。回了国教书,心无旁骛地坐学术冷板凳, 评了教授,过了而立之年,汪家妹子仍然有意,明楼却是不近人情地孑然一身。
 
明镜嘴上说说,可是她从来不着急,她知道自家弟弟是怎样的人物,莺莺燕燕哪还需要去为他多操心。可是这一次。怎么会是……
 
明镜自己走了一条孤绝之路,“商海女强人”“十大女企业家”在她眼里不过是些虚衔而已,不占什么分量。上了年纪,越来越喜欢家庭的温暖。堂哥明堂比自己和明楼也大不了几岁,女儿刚上了大学,又新添了一个小宝宝。来家里做客的时候,明镜由衷地羡慕。
 
明镜是希望明楼能给她添一个小侄子/女的,这是明镜的私心,也可以告慰早逝的父母。明楼已经过了而立,是应该婚恋的年纪,她之前认为应该不会太久。
 
关于明楼问的“姐姐还有什么不明白”,明镜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父亲还健在的时候,明镜留学美国,随着年纪渐长,她也从来就不保守顽固。真心相爱就已经足够难得了,跟性别有什么关系。只是,这样的事发生在明楼身上,她还是不能一下子释怀。
 
 
她能清楚地看到弟弟的变化,小到书房摹字时喝了多年的咖啡自觉改成了平淡的茶,大到觉得她的弟弟明楼从前根本就是什么地方缺了一块,现在才被补上了。
 
大段的念头从明镜的脑子里闪过,她介意,不过她知道这已经是事实,而且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想到在明楼的公寓里两个人的样子,如何去分得开?
 
明台见明镜专心开车不说话,就自己说给大姐听。
 
“可是我觉得很好啊,大哥如果不和阿诚哥在一起,他还能跟谁在一起?……他跟别人才不会像阿诚哥那样呢,大哥那种人,别人又合不了他的心。”

明镜鼻头一酸,差一点又掉下泪来。

(这章写得太多了,分为两章吧。如果不出意外,晚上还有一章。谢谢阅读~)

评论(17)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