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26



26

大家练球练得欢,郭骑云早半天就发现旁边休息石梯上坐着的女生,挎包抱在面前,兴致勃勃地看场上的大家练球,准确来说,是看明诚练球。
 
休息间隙,郭骑云搭着明诚肩膀往石梯走。季雪儿从包里掏出一瓶水,抛给明诚,明诚用手兜着,差点没接住。
 
“谢谢,我带了水杯。”明诚不好拒绝,拧开瓶盖仰头喝了。
 
“没有我们的啊?”郭骑云笑着问。
 
“没问题,下次水我全请啦。”
 
季雪儿起身挎上包,向两位挥手,“一会儿还有课,我先走啦。”
 
郭骑云笑得痞坏:“美女这就走啊?”
 
季雪儿干脆,“是呀,就上课之前顺路过来看看。”
 
“下次见!”郭骑云又把胳膊搭上明诚肩上,腾出另一只挥手。
 
结果下次见的时候,季雪儿真的抱了一件矿泉水来。她穿了一条齐膝的水蓝色雪纺,垫了几张纸巾,半拎半抱,居然一点都不别扭,将一件十二瓶装的矿泉水“砰”地放在场边。
 
“请大家喝水。”
 
看起来那么娇滴滴一美女居然这么大劲儿,郭骑云想。
 
 
季雪儿的事明诚没告诉明教授。
 
向明诚暧昧示好的姑娘还是不少的,明诚态度冷淡,一来二去也就那么回事了。季雪儿没明确跟明诚说些什么,一种不远不近朋友之上的态度对明诚,也不暧昧模糊,倒像是每次都恰到好处,相处愉快,倒是让明诚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不知道明教授其实知道。
 
上次季雪儿外地比赛回来,带了特产说要给明诚,已经拿到明教授公寓区的楼下。明诚正在屋里浇花,看到微信,不得不放下手里的水壶下去见她。季雪儿知道明诚经常住在职工公寓,她居然不问为什么,把特产放在明诚手里就走了。
 
明诚拿了一包东西进门,只跟沙发上看书的明教授说是同学带的家乡特产。其实他不知道,他穿鞋出门的时候,明教授不动声色地看了一下表。
 
十五分。
 
“三十不回来就下去。”明楼想的是。
 
明诚进门的时候,明楼没抬头,从书里斜过眼睛看表,很好,二十四。
 
 
校运会三天假,建筑学院排球队一路进军四强,半决赛和决赛定在星期天下午,可是明教授刚好不在。
 
明楼收到的会议和论坛邀约一向不少,他兴趣广泛,觉得有意思也都愿意去。这次还跟王天风一起去。已经提前定了日期,就只能错过了看明诚的比赛。
 
“是星期天,姐姐忙,让明台来看。”明楼说。
 
家里的孩子比赛,有家人在场边,当然应该这样。
 
 
半决赛三局艰难赢下,冠亚军之争正式对战管理学院。
 
明台早早就来了,兴高采烈跟着明诚,热身也跟在他后面。
 
明台实在喜欢明诚他们新订制的黑红色队服,以及后背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四海八荒”。也不知道是谁想的主意,要在排球队服上印这四个字,跟淘宝客服一交涉,郭骑云居然同意了。
 
决赛全校瞩目,这中二的四个字竟真的给排球队六人穿出了虎虎生风的调调,围满球场四周的女生们直没感觉到紧张,看球看得直冒星星眼。
 
两院助威声震耳欲聋,明台站在建筑学院观众队伍里跟着呐喊兴奋。穿“四海八荒”球服的阿诚哥实在帅到没边,可惜大哥和姐姐不在。
 
正想着,经院一传直接过网,被明诚打了个漂亮的探头。
 
校记小姐姐的单反闪光灯一直闪,明台也掏出手机,在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变换着位置猛拍了好多张,其中有一张明台觉得帅爆了的起跳拦网。
 
明台在微信里找到大哥和大姐,挑了拍得最满意的一股脑发过去。
 
末了在界面加了这么一句:“大哥,你的阿诚哥!”
 
发完这话明台仔细想想,觉得怎么有点怪怪的,又再加了一句:“哦不对,我才应该叫阿诚哥。”发罢明台觉得妥了,手机往兜里一揣,继续看球。
 
 
明楼和王天风正坐在京大的食堂吃饭。
 
和王天风也没什么好说的,明楼打开微信看照片。
 
王天风伸手从明楼餐盘里拿走最后两块西瓜,一边吃一边看明楼对着手机屏幕,慢慢地流露出春光和煦的表情,王天风对着天花板白了一眼,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明台最后发过来的照片,有一张全员拥着一个塑料奖杯的大合影,建筑学院终究抵不过本校第一大院,拿的是亚军。一张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下面印着“四海八荒”大字的背面球衣,一张倚着排球网的满头大汗眼睛发亮的明诚和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明台,以及,一只脏兮兮的食指肿了近一倍的右手。
 
“诚哥说,拦网的时候折到了……”明台发了一个沮丧的脸。


评论(24)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