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31



31

“阿诚哥,你在哪儿……”明台的声音从外面由远及近。
 
明诚三两下将水龙头开到最大,头伸到急速的水流下面,瞬间将头和脸连着脖子都冲了个全湿。
 
明台把衣服筐放在洗手台上,看见明诚正拿水抹脸,连上半身的T恤都弄湿了不少。
 
“阿诚哥,姐姐让我帮你把衣服拿来,洗完澡准备吃饭啦。你用这个洗手间哦,我去二楼。”
 
明诚整个头和脸全都湿漉漉地滴着水,他撩开肚皮上的T恤直接把脸擦干,“知道了,天气太热了……”
 
 
晚餐中谈的是明台的问题,幸好,没有人仔细注意到明诚的异样。
 
总的来说,明台成绩在明诚的辅导下成效不错,三次月考总排名居然都稳步提升。尤其是他的短板——化学,后面两次考试都保持高于平均线。
 
也是,明镜一宽心,明台偷偷早恋的事情都没有被发现。明台和叫锦云的女孩子好的事情只有明诚知道。明镜一边吃着饭,一边还在敦敦告诫明台不要胡思乱想惹是生非。
 
明台谈起暑假要和同学约着去某某海滩冲浪,明镜不同意,做主要帮他报去英国的人文交流班。
 
长长短短的事。一家人吃饭不会讲究食不言寝不语,饭桌上多是明镜和明台的声音。明楼和明诚就安静听着,偶然附和一下。
 
提到明台下学期还需不需要继续辅导的问题。
 
“我应该都方便,看明台。”明诚表示。
 
“下学期不用了。”明楼说,“高三了,学到了别人的思维和方法,属于自己的东西需要自己思索。”
 
“哦。”明台悄悄向明诚挤眼,为刚才谈话时明诚没有说出他的秘密而心照不宣。
 
“阿诚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明楼补充道。
 
下学期,在这方温馨的餐桌上听明楼说话,明诚突然觉得下学期离得很遥远。
 
 
明楼依然在一切都安静下来,明诚快要睡着的时候推开门走进来,然后把小台灯放在床头。有姐姐和明台在,在这里的习惯是这样。
 
明楼觉得明诚似乎恹恹的,躺在怀里呼吸平静,一动也不动,就安安静静搂着他说话。
 
“夏令营美国去的是加州?”
 
“嗯。京城杭城和加州,十六天。”
 
“一回来就去实习吗?”
 
“嗯。”
 
“确定了在哪儿,多久。”
 
“杭城,三个月。”
 
“你的暑期计划,不觉得缺点什么吗?”
 
“什么?”明诚问。
 
“都没有把我考虑进去吗?”
 
“你?”
 
明楼开玩笑,“杭城房子租个大点的吧,我也过来住……陪家属嘛。”
 
“你不知道杭城房价有多贵吗?”
 
 
“明楼……”明诚突然从明楼臂弯里翻到明楼身上,压着他。吻他的脸。没什么前奏,一下子就很急促,倒像是啃。
 
一被之中迅速情热,明楼被明诚过分热情的啃咬弄得有点够呛,但明诚偏就要占着上面,紧紧压着不让明楼动。
 
明诚居高临下,双手压着明楼,认真地啃咬明楼的喉结和耳朵,撩拨着呼吸和吹气,恰到好处地用点力,都是跟明楼学的。
 
“明楼,我好像才见到你没几次,就爱上你了……跟那些女同学没什么不同。”
 
明楼差点笑场,动了一下还是被明诚紧压着,干脆只抬起头,绕开明诚的势力,反咬他的耳垂,气音出声:“我也是。”
 
明楼的气音大概无异于催情的春风。
 
“那么快就爱上你了……怎么忘记了要好好想想。”明诚像是自言自语。
 
趁着明诚恍惚,明楼翻身到上面。对着明诚的耳朵继续动用他万物复苏的一气春风:“好好想什么……这样不好吗?”
 
“好”
 
“可是能一直这样吗?你总不能一直这样……知不知道?”这一句明诚说不出来。
 
 
明楼吻明诚的眼睛,他想让他闭上眼。明诚的眼睛像林海雪原上的精灵小鹿,黑夜里明楼看不见。两个人都闭上眼,温润如玉的眼神就清晰地映在脑海。
 
明楼重复刚才明诚的动作。同样的事,明楼做来跟明诚做来不一样。都是迷人的游戏,都是挑逗和撩拨。明诚对明楼做像是羽毛挠心,不甘的痒意难捱,意犹未尽。明楼对明诚做却是野火燎原,烈风一拂,爱欲瞬间就烧到了理性和意识的边缘。
 
接下来都没法说话了,明楼开始发狠,明诚不甘示弱……方寸之间攻城略地,像是一场血肉狰狞的战争……
 
在爱上你之前,我真的忘记了要好好想想,现在想根本就来不及了……一年,五年,还是十年?你终究是要有一个家的,有妻子和孩子,是不是?
 
爱欲燃烧完理智,明诚在意识模糊之前,他还是这样想。
 

评论(23)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