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32


32

明镜的生日是六月初,三十七岁。明镜不喜欢整十数那一套,喜欢七这个数字。往年生日,和两个小的摆一桌精致的小菜,吹完蜡烛,再收一收明台送的“惊喜”,平平淡淡,基本上也就这样过。
 
今年却想在院子里摆个家宴。多邀一些亲朋好友,现在有三个小的在了,也可以热闹一番。
 
明镜每天忙公司的事,委托阿香帮忙添置东西。明楼想多些诚意,连花园都亲自带着明诚和明台打理,除草剪枯枝布置装饰,家务事能做最多的还是明诚。
 
 
天公作美,生日当天天晴。六月天气本来热,但院子里草木葱茏,有了遮阳伞之后还算过得去。
 
最先来的是明堂一家。明堂父亲跟明镜父亲是亲兄弟,八十年代兄弟俩一起从苏州来本市打拼,有了各自的家庭和事业之后,直到现在小辈之间,关系依然很亲厚。
 
明堂比明镜大,明镜和明楼的父亲意外生病去世时,只留下远远还没有成熟独立的青年明镜和少年明楼。大几岁的明堂那个时候事业也很艰苦,却无私地帮助了他们很多。尤其是明镜,年轻娇弱的女孩子在双亲去世后不得不扛起父亲留下的摊子,无私的保护弟弟,直到现在依旧孑然一身。明堂几乎把她当亲妹妹一样心疼。
 
明堂成家早,大女儿已经上了大学,前年又喜得二千金。夫妻俩抱着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早早就过来祝贺。
 
明堂略感意外,出来迎接的除了明镜三姐弟,在明楼的身边还站了一位青年。
 
小弟明台是早些年就领养来的,明镜父亲生前挚友的遗孤。中间费了不少曲折的过程,明堂从中帮过忙,他早就知道。站在明楼身边的这一位,年龄比明台大一些。三姐弟待之似乎都已经习以为常,明楼看他的眼神更是别有一番内容。却是让明堂夫妇不好琢磨。
 
大家都是人精,知道有些事情不该问的也不必问。寒暄之间轻松落座,家常谈笑,也没有什么不同寻常。
 
 
三岁的小千金小名叫楚楚,扎两个小羊角辫,脸颊上随她妈妈生了两个浅浅的酒窝。漂亮得大家都忍不住亲近的小姑娘,一从爸爸的怀抱中解放出来,偌大的整个屋子便像是添了个小太阳。
 
明镜为她专门准备了东西,吃的玩的摆了满满一桌。楚楚也跟明镜亲近,明镜想要抱她,甜甜地叫“姑姑”,便往明镜的怀里钻……
 
 
楚楚在屋子里各处玩闹,右边的小辫子被甩歪了一些。小姑娘伸手拉着自己的发辫,倚到明镜膝头。“姑姑,您能不能帮我梳辫子。”
 
“当然可以呀……”明镜将小楚楚抱在面前,耐心地解开她的头发头发,将小辫子重新编过。
 
明镜喜欢小孩子,掩饰不住的喜欢,明楼明诚明台都知道。
 
 
来的客人不少,都是明家有私交的好友,没有明镜和明楼工作往来的人士。
 
汪曼春也在受邀的亲友之中。送上自己给明镜的礼物,还受姑父姑母委托带来二位的心意。她甜美地喊“师哥”、“大姐”,优雅得体地拥抱明楼。咖啡店的谈话之后,和明楼的事算是正式翻过了这篇。
 
她一直很好奇明楼爱上的会是什么人,一直笃信应该是明楼的女学生,凭着比她青春年少赢了明楼的心。直到今天看到明楼身边的青年,这才对师哥的选择恍然大悟。
 
汪曼春端着酒杯和客人们谈笑,有意无意地打量明诚。 很意外,但,确实也没什么不对的。她一直知道,明楼的决定基本就是最终的决定。
 
明诚和明楼明台一起,里里外外为姐姐招呼客人,为大家服务。他站在明楼的身边,优雅礼貌,大方得体。明楼像是兄长,又不止是兄长这么简单。大概像明堂和汪曼春这样的,才会注意到这意味深长的关系。
 
 
明台趁着空闲的时候偷偷把明诚拉到一边,再三叮嘱他一定要帮他保守秘密。
 
明诚一看,明台手上依然带着那条手绳。明诚往院子看,明台手机照片上的小姑娘正羞涩地站在大人身后,一双眼睛悄悄左顾右盼,手上也戴了跟明台一样的手绳。不把两个人拉在一起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明台……你胆子可真大。你就不怕大哥看到。”
 
“阿诚哥你行行好,千万不要多说什么啊……”明台摇明诚的手臂。
 
“帮你保密就是了……你知道大哥和姐姐关心你,你可不要太过分。”
 
“阿诚哥,我知道你也关心我,嘻嘻嘻……”
 
 
欢声笑语的切蛋糕仪式,之后进晚餐,客人们热热闹闹玩到了天黑,才陆续地告辞离去。明镜很开心,看得出来。
 
其实,她开心的当然不是年华不再,而是,在客人的面前,令人自豪的,她的三位弟弟。
 
明堂夫妇关系近,和明镜一起张罗着陆陆续续送走客人,之后明镜吩咐阿姨送上小茶点,一家人又都坐在客厅里,慢慢聊天讲话。
 
三岁的小女孩热闹了一天,依然一时一刻也停不住。沙发间跑来跑去,在一圈大人之间捉迷藏,天真稚嫩的笑声成为整个屋子的焦点。
 
楚楚和明台玩,摘了明台的眼镜藏到明楼身后,明台假装没看见,焦急地到处寻找,逗得楚楚笑个不停。
 
小楚楚玩了一会儿又跑到明楼身边。小手伸得高高去够明楼的脸,要蒙住明楼的眼睛,再藏他兜里的手帕。
 
明楼不让楚楚高高地举着手累,自己低下头来,亲昵地蹭她的小脑袋。楚楚似乎也好奇明楼的长相,伸着小食指轻轻划明楼的鼻子和眉毛。
 
楚楚刚刚抓完糖果,黏了一些在明楼的脸上。明楼笑了,弯下腰把她抱起来,展开手帕,仔细一个个手指替她擦干净手上的糖果粘液。
 
“楼叔叔……”楚楚开口叫明楼。
 
楚楚的称呼成功逗笑了大家。
 
明诚也笑了。明诚没有和小孩子相处的经验,他却对孩子有种天生的亲近感。
 
明楼抱着楚楚……是发着光的温馨。明诚很开心,开心得难过。
 
 
送走了明堂一家三口,热闹了一天的氛围真真正正安静下来。明楼突然想起明诚的画还在车上,给明诚递了个眼色。明诚接了明楼的眼色,悄悄转身去院子里拿画。
 
“大姐,送给你。”明诚拿了画回来,双手递给明镜。
 
明镜接过画。画里是那天傍晚的小院,海棠树,小石桌,低头剥橘子的明楼,端坐的姐姐明镜,望着远处两个挥羽毛球拍的身影……灯光初上,光影绰绰。
 
淡雅精致的小小场景,却似乎直指人心。明镜很喜欢。
 
“谢谢阿诚,我很喜欢……”
 
“大哥,你的礼物呢?”明台问明楼。
 
“阿诚的画是我想的主题。”明楼大言不惭。
 
明镜拿起来画仔细看,画的右下角写了两个名字。是明楼的小字:明楼&明诚。


评论(16)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