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36



36

—上—
 
飞机刚落地,明诚从机场就直接约了中介看房。严重的信息不符以及好多地点的条件之差让他拉着行李箱跟着中介来来回回一直看到了晚上八点。
 
最后一个带明诚看房的中介小哥已经坚持不住,劝明诚说能不能明天再继续看。明诚拒绝,他希望今晚确定下来,明天就能去事务所上班。敬业的中介小哥看明诚拎着不轻的行李箱已经跑了几个小时,也不好再说什么,继续带着明诚看。
 
最后终于确定了两处可以选择。
 
一处离地铁站很近,也比较敞亮。另一处空间稍微局促,到达地铁站还有点远,需要坐几站公交车。当然了,价格也不一样,近的那一处足足贵了二分之一。明诚估摸了一下自己早上等到公交车的几率和小跑到地铁口的时间,一咬牙定下了第二间,约定第二天去办理手续。
 
押一付三的房租,头一天下班的下午,明诚从房产中介办公室出来,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找梁仲春借钱。
 
梁仲春回家前给他发了个信息:需要借的时候发来卡号。明诚也不多废话了,给他发了一串数字以及要借的数目,现在就需要。
 
明诚很快补充:不过可能到寒假的时候都不一定能还,方便吗?
 
梁仲春:OK。
 
 
晚上明诚收拾好卫生,正认真看资料,微信发来个视频邀请。明诚一打开,明台熟悉的笑脸就霸占了整个屏幕。
 
明台嘴里叼着个梨子。“阿诚哥……杭城好玩吗?”
 
明诚无奈:“实习呢,又不是来玩的,一摞资料等着看……你什么事呢?”
 
明台挑了挑两溜眉毛:“我替大哥看看你……”
 
明诚:“……”
 
“嘿嘿,不是啦,随便聊聊呗,我后天就要去英国了……”说罢屏幕上的明台偏头看了看门边,小声了说:“姐姐帮我报的什么人文交流班,锦云没去,一个月好难熬啊……”
 
明诚看资料看得脖子酸,手机提示刚收到梁仲春的转账消息,心想真该让情根深种的小少爷来试试这人间烟火。
 
“要是去博物馆和艺术馆,多拍些照片和我分享一下是正事……”
 
“好啊没问题……大哥和姐姐都在客厅呢,你要不要和他们说话。”
 
“嗯……”还没等明诚回答,明台起身抬起了电脑。
 
不一会儿明台就抬着电脑坐到了明镜身边,不久,一旁的明楼也移进了画面。
 
“姐姐晚上好。”
 
明镜把手里的书放到旁边,笑眯眯地问明诚:“阿诚啊……昨天和今天还顺利吧?”
 
“很顺利……刚刚安定下来,正看工作资料呢。”明诚抱起电脑旁边一摞的纸质资料给大姐看。
 
 
画面里的明诚随意地穿着旧球衣,露出两只精瘦有力的胳膊,笑着跟明镜和明台聊天。他最近把大一的球衣当睡衣穿,这明楼知道。仔细看眉毛上方还冒了一颗不小的痘,昨晚没睡好?
 
明楼看明诚背后,稍后一点能看到床铺的一角了。
 
“房间条件还好吗,会不会有点窄?”明楼问。
 
“还可以。每天回来的时间不多,只是个休息的地方,不用太高要求。”
 
明楼点点头。当着姐姐和明台的面,明楼没再重复“过几天就过来看你。”前天已经跟他说过了。
 

聊着结束完视频,趁着明台去洗澡,明镜叫住准备回房间的明楼。
 
“大姐还有什么事?”
 
“阿诚的事。”明镜失意明楼坐下。

“你告诉过我,阿诚……他是孤儿,是吧?”
 
看明楼点头,明镜措了一下辞,“你们……这些时间,你有没有帮助过他?他接受了吗?”
 
明楼想了想,“前段时间我和他谈过这个事……算是接受了。”
 
明镜点点头,“嗯,那就好。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有时候我太忙,你或者阿诚可以找阿香,让她……”
 
“大姐。”明楼无奈地打断自家大姐,“第一阿诚跟他一般的同龄人不一样,他优秀独立,即使没有我,也完全能负担自己的日常费用,就是会辛苦一点。第二,阿诚只是个学生,能有什么费用是我给不了的,还需要动用您?”

看明镜点头,明楼继续说:“您还以为他是明台呢?”
 
“咦,你什么意思?”
 
“您当心明台都给您宠坏了。”
 
明镜没搭理明楼的揶揄,像是想起了过去,轻轻叹了口气。“阿诚是很小,比明台大不了多少。还是这么年轻的孩子,吃过那么多苦头。你既然已经坚定了选择……就不要让他再那么辛苦。”
 
明楼点头。“姐姐放心。”
 
 
明诚的实习正式开始,工作日是日常的忙碌,偶尔需要加班。前两个周的休息日,明诚都特意起了个大早,用四天参观完了本市著名的博物馆和展览馆。
 
第三个周末,明诚已经跟大家混得比较熟了,组里老大请大家到大排档吃串。组里一群人加上实习生在夜市上热闹到了晚上十二点。
 
上次喝醉被人数落过之后,明诚又破戒了,啤酒轮流开,又喝了不少。出租车回去被子一蒙就倒头大睡。
 

 
—下—
 
明楼到机场的时候是周五,晚上九点了。从冷气十足的机舱出来到热浪一阵阵的出口处,正面一眼就看到明诚站在那里等他。
 
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年轻的爱人,只穿着简单的T恤和休闲裤,背挺得笔直,脸上带着明亮生动的笑意,明晃晃地照在明楼身上。
 
“大哥。”明诚接过明楼脱下来的外套。
 
人来人往,明楼忍住抱他的冲动,看他的额头。“又长了痘,最近没睡好?”
 
明诚伸手摸了摸额头上硌手的几粒,“最近几天加班都有点晚。”
 
明楼挨得近,轻笑起来的鼻息撩得明诚耳朵痒,“走吧,带我去哪里。”
 
“你又不是没来过这里。”
 
“是来过不少次,但不是跟你来的啊……”
 
“你想不想吃烤串?”
 
明楼想着旁边人额头上的痘痘还是迟疑了一下,“……为什么是烤串?”
 
“我想吃,你想吃吗?”明诚突然想起明楼的胃不好的事来,不够还好最近都没怎么见他不舒服。“还是不了,我忘了你的胃不舒服。”
 
“你不说我倒忘了,最近好像都没什么不适,可以吃。”
 
“那,就去?”
 
 
 
全城闻名的小吃一条街营业到深夜一点。临近周末,游客和本地的食客们全都倾巢而出。到处喧哗一片,烟火味熏天。
 
等摊主端着大盘子送到座位上来的时候,明楼这才惊讶明诚到底点了多少。高高堆起的一大盘,正滋滋地冒着烟和油。
 
“我下了班就赶地铁去机场等你了,没吃晚饭。”明诚眨眨眼睛。
 
“开动吧。”明楼示意他。话音刚落,壮实的摊主转身又拎来了一打啤酒。“砰”一声放在两人的脚边,还往外冒着冷气。
 
“喝啤酒?”明楼问。
 
“太热了……行吗?”
 
“我没意见。”
 
羊肉牛肉香菇韭菜土豆腰子……明诚几乎来者不拒,一大盘烤串大多数都是他吃的。明楼烤串没吃多少,但酒也陪着明诚喝。酒也就开了两瓶,不多,都是两个人可以控制的量,杯子里加了冰块,很适合抵抗迎面吹来的热风阵阵。
 
吃到最后明诚长长呼了一口气,撑了个懒腰,问明楼:“你吃饱了吗?还要点吗?”
 
明楼看了看自己面前为数不多的竹签子,老实回答:“我在飞机上吃过了……”
 
明楼示意明诚把头伸过来,轻轻用纸巾掸掉他头发尖不小心蹭到的一点残渣。“还要吃么?”
 
“吃不下了……”明诚惬意地倚在椅子上。“就是吃太饱了,得休息一下才能走回去……”
 
 
回去的路沿着宽阔的杭河,子夜的晚风吹得河岸的两排垂柳在灯影里飞舞婆娑。身上还染着小吃街的烧烤味,混合着风中的柳花香,弥漫在河岸上紧挨着的两个人之间。
 
明诚双手插在兜里,转身倒着走。带着一点狡黠的笑意,一直看着明楼。明楼纵容他调皮的狡黠,看着他,随着他走,一边留意身后的路,在快要撞到柳树和行人的时候及时把他拉住。
 
酒喝得不多,但后劲还是慢慢上来了。

微醺的爱人的眼睛,大概比倒影在河面的灯光还要明亮。就像是星辰,好像互相看着这光芒,就可以这样一直到永远去。


评论(9)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