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40

这章就是这样,有锅都是我的。


40

明楼的手肿得很高,看过片子之后,医生总算确认没有太严重的问题。开了药和喷雾,嘱咐这一段时间不能用力。回到家里,明镜和明台帮他喷雾上药,明楼还是看着地板一言不发。
 
处理好了明楼的手,明镜让明台先去睡觉,她想和明楼谈谈。
 
目送着明台进了房间,明镜在明楼对面坐了下来。“明楼。”
 
“大姐还有什么事?”
 
“你这样的状态打算维持多久?”
 
“什么?”
 
“你们发生了什么我不想知道,如果是关于阿诚,你应该做的是去找他……”
 
明楼回过神来。“对不起大姐,今天是我不小心,让您担心了。”
 
明镜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低头认错的明楼,就像他十几岁年少的时候。
 
“去找他,好好谈一谈。”
 
“你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且知道怎样去做到。怎么现在反而忘记了?”
 
明镜在上楼之前,说了最后一句:“明楼,感情的事跟你的经济学原理是不一样的,阿诚也不是以往你遇到的任何一个人。想明白心之所向,其他的,未必有那么重要……”
 
 

季雪儿是体操特长生,经常参加各类比赛是她的常态了。月底,郭骑云买了票,真的从东北追到杭城来。酒店不去住,跟明诚挤在一起。
 
周四明诚早起上班,郭骑云睡了个懒觉,下午起来收拾打扮,早早就跑去机场接人。
 
梁仲春也知道郭骑云这茬事,邀他们三个周末去自己家乡玩。梁仲春家所在的城市与杭城同属一省,就在北边。
 
比完赛,明诚他们三个周末觉得反正也没什么事,小吃摊大吃了一顿之后,真的订了去梁仲春家的动车票。吃的还是烤串,订票时郭骑云不得不拿脚戳了一下正在发呆的明诚,“你确定去了没?”

“确定,订吧。”
 
两个多小时车程,梁仲春亲自开车到动车站接人。
 
 
梁仲春家乡有一方山,算是全国小有名气的景点。从小被他老爸训练待人接物的本领的梁仲春已经带人爬过一千八百回。现在又带明诚他们三个爬。
 
周六在梁仲春家起了个大早,开车到达山脚。不坐缆车,四个人决定徒步上山。
 
不坐缆车而选择徒步确实有不一样的视角。山峰峭拔,怪石垒垒,现在是雨季,山间还挂着流苏一样的小瀑布。山风舒爽,十步一景,明诚和梁仲春兴致盎然地走在前面。
 
中午在半山腰休息了一阵,下午继续爬。
 
有梁仲春在,他们四个不用去和普通游客挤那些半山腰的小馆子和休息室。这座山的旅游业开发有梁仲春他老爸的投资,梁仲春有贵宾卡,休息时直接进的是建在山间最豪华的国际接待中心。
 
“嗬!土皇帝的待遇……”郭骑云感叹。
 
山间处处是景,四个人玩心大爬得慢,到了下午四点终于才上了最高峰。
 
此时别的游客已经陆陆续续下山了,视野开阔的山顶渐渐褪去喧嚣,安静下来。山风舒爽,云霞烂漫。爬了一天都有点累,但是四个人都心情大好。梁仲春带了单反,给大家拍了很多照片。
 
玩了一圈之后,爬坡的后遗症开始上来,膝盖酸软,完全不想下山。于是半山腰也懒得回去,他们决定玩到天黑,晚上就在山顶租了四顶帐篷。
 
 
夜晚的峰顶彻底地安静下来,竟然能隐隐地听到山涧的蛙鸣。
 
海拔已经超过一定高度,手机信号全都变成了空白。有人生了火,大家围坐在一起,边烤火边说话。
 
梁仲春取了旁边一块石头舒服地枕着,慢悠悠说最近终于找到了自己兴趣,以后应该不会从事建筑行业。郭骑云点头附和,建筑学其实是他老爸做主帮他填的。季雪儿一边拿着单反聚精会神地摆弄,一边敷衍着两位说会继续读硕士。
 
“她在干嘛呢?”郭骑云悄悄问梁仲春。
 
“把自己拍得不好的删掉。”梁仲春说。
 
“你呢?”梁仲春拿脚轻踢旁边的明诚。
 
明诚回过神来,仔细想了一下。“暂时还不知道。”
 
“前辈那个建筑师事务所,刷了咱院多少简历呢……”
 
“我算是幸运,只是尽力试试,没想到真的要了我。”
 
“运气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滴!”
 
“今年的运气已经用光了……”明诚说。
 
 
火堆烤得很暖和,大家渐渐都不再说话,周围安静下来。
 
明诚掏出手机,没有信号。日历显示今天是十八号了,明楼是定在八月底走的,但他还不知道是哪一天。
 
明诚抬起头看,夜空是夏秋季节常见的月明星稀,天幕如水,星点遥远微弱。山风轻轻地拂过耳畔,万籁俱寂。
 
 
明楼的手终于基本上恢复正常。手续齐全,对方学助发来的最后一封行程安排的邮件也已经收到。还有时间。
 
是要找明诚的,明楼很想他。那天吵架他确实冲动了,明诚身世特殊,成长轨迹不同于普通的同龄人,他确实没有好好考虑他的感受。
 
他没有提前跟明诚说要来,与所爱之人贴面相对,当然什么都可以说。
 
普通舱座位局促,蜷得明楼腿酸。终于从上次的出口走出来,明楼却没有打通明诚的电话。
 
无法接通,打了四五次都是。
 
 
出租车从机场直接开到小区门口,邻居给明楼开了客厅门,明诚的房间还是没人。明楼知道不是什么安全的问题,不过周末了他会去什么地方?
 
无服务区不是本地,他在外地。
 
是出差还是旅游,暂时都是回不来的了。
 
出租车开到著名的建筑师事务所在的工业园区绕了一圈,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再一次无法接通之后,出租车直接回了机场。
 
 
回去最近的航班在三小时之后,明楼无法不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候机厅的书店都开着,满架的成功学书籍明楼完全提不起兴致,他看到书架底层放着几本不显眼的诗选,明楼随手拿起来看,商籁体。
 
有名的出版单位和译家。这些诗明楼在巴黎的时候读也过一些,艺术沙龙和诗歌会上。缱绻的法语最适合读这样既热烈且温柔不过的句子。妙心译成中文,还是完全不输缱绻缠绵。
 
明楼本来无意翻开,书里的句子却偏偏句句都是此时此景,刚好结结实实撞在他胸腔上,带来已经熟悉的钝感。
 
 
明楼付了款,掏出笔想写点什么。
 
笔尖在扉页停了很久,写下一个“诚”字。明楼想再写点,下笔运意却写不出其他的来,只能又再写了个一样的字。
 
 
 
终于还是到了明楼离开的日子。明镜和明台来送明楼,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明镜还紧挽着明楼的手。多数行李已经提前寄了国际快递。明楼就只需要提一个箱子,要先飞京城再转国际航班。
 
已经送到机场,明镜和明台还是舍不得。明镜和明楼挽着手,明台默默推着大哥的箱子,跟在哥哥姐姐身后。
 
该嘱咐的嘱咐过了,身边的明楼平静如常,明镜最后还是想问问。
 
“阿诚……他知道你今天走吗?你们谈好了?”
 
“没有。”
 
明镜很惊讶,停下脚步:“为什么?”
 
“这样分开想一想,也好……他可以选择爱上我,也可以选择离开,我们……都很自由。”



评论(31)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