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41


41

实习的最后半个月了,明诚加班加得拼命。时间早就覆盖了八月底某个特殊的日子。
 
直到从机场回到北门,明诚还是觉得恍然。
 
刚收拾好寝室,明台就来了。
 
明台手里抱着个小保温桶,在宿舍门口等明诚。“阿诚哥,姐姐让我把这个汤给你送来……”
 
保温桶触感温暖,明诚眼眶发热,清了清嗓子:“姐姐好不好?”
 
“姐姐很好,就是我不好,作业太多了……”明台大言不惭。
 
“但是这次我也帮不了你……高三谁都累。”明诚想起最近食堂美食榜新出的招牌菜,“想不想吃?等我一会儿带你去。”
 
 
明台跟在明诚身边,像是无心地问他:“阿诚哥,你怎么不跟大哥一起去美国?……不是有很多交流项目?”
 
“为什么就一定要跟他去?”
 
“嗯?你们不是一起的吗?”明台疑惑了一下。“我以为大哥他离不开你呢,肯定想办法把你也一起叫过去。没想到都这么长时间了,好像也没什么事……”
 
“就你事多……”
 
 
明诚把某一片地方打压下去,尘封起来,很快投入了更加密集的打工和兼职当中,无暇去想太多,先把梁仲春的钱还了再说。
 
再没有人在图书馆等他下班了,从地铁口回来,到食堂刚好能赶上最后几份菜。马不停蹄的忙碌的日子,波澜不惊的兵荒马乱,时间好像悄无声息地回到了一年之前,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变化。
 
 
秋日的伯克利校园很美,明楼在课后常常徜徉校园。明楼不会做饭,中餐西餐都不会。公寓只是个住宿的地方,他能不回去就不回去。
 
明楼的课还是很受欢迎。来自中国的经济学教授,很年轻,帅气,交流一年半,总共教授两门课程。
 
学生们下课依然喜欢和他交流。课程之外,甚至一个蓝眼睛的姑娘拿着自己写的毛笔字帖来和明楼交流,并希望明楼给他推荐一些关于中国古典文化的入门读物。
 
明教授看起来高远清冷,但他基本上不会拒绝任何学生。明楼给高挑的姑娘推荐了两本小书,在详细的出版信息之后,还附上了两页自己的阅后小感。
 
“谢谢你,明楼。”姑娘很快就买到了书,开心地拿来给明楼看自己做的读书笔记。姑娘很雀跃:“明楼,你可以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吗?”
 
明楼愣了一下,姑娘的蓝眼睛继续期待地望着他。明楼继而恢复了他清淡的笑意,答允:“我很荣幸。”
 
 
房主夫妇俩将后院让出来给年轻人们办PARTY。老头子是伯克利的退休教员,全白的头发在脑后绑了一个小辫子,精神矍铄,很喜欢和年轻人们打成一片。
 
音乐声欢快旖旎,明楼端了一杯酒坐到旁边,看大家在草坪上狂欢。
 
“您怎么不去跳舞呢?”老头子刚和年轻的姑娘跳完一曲,有点喘。端了一杯酒笑眯眯地坐到明楼身边。
 
“先生您好,您可以叫我明楼。”
 
“我这个糟老头和那些毛头小子也许都没什么魅力了……姑娘们都在偷偷地看你。”
 
明楼低头笑了一下,不置可否,向他示意干掉了杯里的酒。
 
“我的妻子很喜欢跳舞,我也很喜欢。”老头子指了指那边正认真给大家准备点心的女主人。“这么好的天气,明先生有什么烦恼?”
 
明楼敛起笑意,低头晃了晃空酒杯,又重新抬起头来。停了一下,还是开口:“我也很思念我的爱人。”
 
“哦哦……”矍铄的老头子恍然大悟,“很遗憾,她没有跟你一起来吗?”
 
“是他。他还是个学生,很年轻……我们之间有矛盾了。”明楼重新端起一杯酒,像是对身边好奇的老头说,也像是对自己说。“我在想以后如果不能作为爱人,我能不能只是作为他的兄长……”
 
“他?……”老先生看着明楼,微微停顿了一下。很快还是坚定地回答明楼:“当然不能了,明先生,你的话听起来那么言不由衷……”
 
女主人需要人打下手,老头子放下酒杯,理了理脑后的小辫,“当然应该把你的心意告诉他了……现在欢迎一起跳舞!”随后小跑着过去帮忙了。
 
如果只是作为大哥,只是向兄长一样给予关心和爱护,能不能做到?
 
明楼一口喝完杯里的酒。
 
不能。阿诚,我根本做不到。
 
 

一家之前投过画稿的公司联系明诚,最近画稿需求量很大,项目主题还比较符合明诚擅长的风格。能在确定时间内拿出相应质量的作品,报酬丰厚。
 
这对于此时的明诚来说是难得的好机会,明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签了约。
 
他抽出上班上课之余的所有时间来赶稿,睡眠时间骤减。终稿截止日期之前,还是连着赶了二十几个小时。
 
 
明诚在画室熬了整整一夜。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刚刚天亮不久。明亮的自然光一下子让他头晕目眩,一股难受的恶心感从胸口涌上来。
 
明诚头重脚轻,干涩的眼睛里光影重叠,门口一群人读英语单词的声音让他感到耳鸣。
 
太累了,身心混沌。明诚觉得自己快要一头栽倒在门口的长台阶上了。
 
可是,为什么这样混沌的时刻,大脑里的明楼还是这么清晰。
 
 
明楼,明楼。只有满脑子的明楼撑着他继续往前走,他下意识往明楼的公寓走去。
 
明诚用仅剩的清醒打开门,他还有明楼公寓的钥匙。
 
房间里的生活痕迹已经所剩无几了。明诚走到卧室,卧室床铺的被子还是展开铺着,枕头前堆起一个褶子,好像明楼才刚刚起床离开。
 
明诚一头栽倒在柔软的床铺上。
 
还有明楼的气息,带着微微积起的灰尘,钻到明诚身体里。
 
熟悉的气息和触感让他感到了久违的安宁,耳鸣声小去,困意终于汹涌而来。
 
明楼,明楼……明诚好像在这个人的怀里,沉沉睡过去。



评论(29)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