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43

雪夜温柔,舍不得让他们分离……
以及,长文预警!

43

“谁让你招惹他的……”明诚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朱徽茵要说什么。
 
“那又怎么样,已经惹了……”明诚再次倒满一杯啤酒,漫不经心地喝下去。
 
他得保持少喝点,大家都玩得很嗨,一会儿得有人送回去。然而到最后连明诚都不知道自己也喝多了,走路已经踉跄,还要主动跑到路中间为大家打车,朱徽茵急忙把人拽了回来。
 
 
已经晚上十一点,下了出租车,朱徽茵看明诚还能比较稳当地往寝室的方向走,终于放心让他自己走回去,转而招呼其他人。
 
脑子里像装了铅球,头重脚轻的感觉又回来了。明诚在凉风里踢着脚下被风吹得摇晃的树影,往熟悉的方向走去。这样混沌的时刻他总是很想念熟悉的气息和触感。酒精让人意志涣散,想念就更加强烈。
 
明诚弹出钥匙,费力地打开门就直接往卧室走,不开灯,也不想洗澡,被子像那天一样是铺开的。钻进被窝直接睡过去,这是他让自己贪婪休息的方式,在属于明楼的地方,连明楼也不知道。
 
 
明诚一觉睡到不知什么时候,后颈硌得有点酸,他在微微酸疼的感觉中醒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有点好笑。
 
明明喝得也不算多,为什么竟然能看到明楼。
 
头顶的卧室灯被调成不刺眼的暖色,明楼正坐在他面前。“我想和你谈谈。”
 
酒劲还没下,明诚想扯开嘴角笑一下,怎么?居然想他还至于想成这样?
 
明楼,明楼。明诚看了面前的人影几秒,不再管他,往里翻了个身继续睡过去。那又怎么样,又不是真的,明楼在大洋彼岸。
 
 
“明诚。”熟悉的声音突然叫他的名字,明诚在即将进入二次睡眠的状态下猝不及防地打了一个激灵。
 
他不可置信地翻过身来,还是明楼。然而他是真的明楼!
 
明诚以一个极快的速度猛地坐了起来,坐起之后又进入呆看着眼前人的石化状态……
 
“我刚从机场回来……”明楼开口。“还没来得及回家,太晚了。”
 
时间停顿了很久。
 
“明楼……”明诚终于叫他,然而明诚却只说得出这两个字。
 
“我很想你……”明楼看着他,“很想你……”
 
“上次在纽约看见别人画画,以为是你……”
 
时间又在两个人中间顿住。
 
“我想和你谈一谈,上次的事,我们的事……我一定要和你谈一谈。”
 
见明诚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出神,上次的争吵又历历在目,明诚的呼吸声清晰可闻,肩膀随着胸腔小幅度地起伏。
 
明楼怕他又会情绪激烈,引发再一次的争吵,不得不先说出了他一路上认真想过的话:“首先,没有什么比真诚与深刻的爱情本身更重要,你认同吗?”
 
 
明楼的话音响过之后,空间再次进入沉寂。明诚的眼眶渐渐泛红,鼻翼也微微地煽动。
 
明楼叫他:“阿诚……”
 
下一秒,明楼的话被硬生生地打断,明诚从床上弹起来,跳到了他的怀里。
 
情绪排山倒海而来,如浪潮汹涌滔天,根本无法表达。他狠抓住明楼的衣服,堵住明楼的嘴,不顾一切地吻上了他。
 
明诚用了很大的劲,像是真的不顾一切,咬得明楼生疼。
 
 
“明楼,明楼……”明诚在激烈的纠缠啃咬中出声叫他。后一声明楼已经带了哽咽,温热的眼泪很快蹭湿了两个人的脸颊。
 
明楼用力抱住慌乱急切的明诚,想让他停下来。但明诚丝毫不为所动,他要的是明楼回应他!
 
明诚很快就得到了同样激烈的回应,血液瞬间上涌,明楼渴望他,跟他渴望明楼一样。
 
床前的椅子轰然倒地,明诚全身都靠在明楼身上,明楼吃不住劲,趔趄着撞在了背后的衣橱上,碰撞之间发出“砰”的一声响。响动和混乱全然没人在意,激烈的唇齿追逐,都恨不得要把怀中人,以及一百多天的分离和思念,全部拆吞入腹……
 
“明楼……对不起。”明诚泪流满面,和着眼泪的低语从纠缠中的唇角溢出。
 
 
狂热的亲吻很快就把气息耗尽,明诚终于难以维持,最后一次来往之后,才喘着离开了明楼的嘴唇。
 
明楼没有办法,明诚第一次在他面前哭了。脸上还流着泪,明诚微仰起脸深深地看明楼。
 
“我……很想你,就像你一样。”
 
眼泪滴在明楼的肩膀前,甚至滴到了他的手上。明楼伸手为他擦掉眼睛边即将流出来的一滴。
 
“为什么哭……”
 
“刚才还喝酒了?” 明楼早就尝到了他舌尖的酒精味。
 
 
明诚终于喘匀了气息,带着未干的泪痕。“你怎么回来了?”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
 
明诚眼神飘忽,幽幽地说:“很……像是在做梦。”
 
“刚才的梦还没醒?”明楼再次擦掉他嘴角的一点水丝。
 
“刚才喝醉了,我以为……”
 
明楼无奈,“又喝酒,为什么在这件事上就是不听话?”
 
“……你说要回来谈谈,上次的事?”
 
“是,我们的事,你要现在谈谈吗?”
 
 
明诚却摇头,继而贪恋地将头埋到明楼的颈间。“现在不要……明天谈好不好?”
 
“几点了……”
 
明楼自己问了时间,自己抬手腕看表,凌晨两点。
 
“你还不困?”
 
明楼还被明诚死死地抵在衣橱上。“确实困了。”
 
 
“我……刚才说了对不起。”
 
“我听到了。”明楼正色,“但是,你没有对不起,上次的事……我们都错了,是不是?”
 
明诚倚到明楼的下巴,看着看着又要凑上去吻他。
 
“怎么还……”明楼无奈,把头稍稍歪到一边,避开他的纠缠。“就不能好好说话。”
 
“那我好好说……”明诚停下来,眼睛正视着他。“明楼……我不想离开你。”
 
“还有呢?”
 
“我认同你刚才的话。不过……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情动时的明诚眼神从来就骗不了人,说完话的他明显犹豫了,甚至闪过不易察觉的悲伤和害怕。
 
明楼问他:“什么问题?”
 
“明楼……你真的不想组建一个家庭吗?有你的妻子,和孩子……”
 
明诚的圆眼睛眨也不眨,直勾勾盯着他。“明楼?”
 
“我在想怎么回答……这说起来可以说很长的话。但是如果要现在回答的话,阿诚,你应该知道,完整的情感需求不一定非得来自世俗意义上的家庭。至少……我认为我拥有你就足够了。现在是,以后……”明楼是语浅情深的坚定,“我想我的认知也不会变的。”
 
明诚放开了抓着的明楼的衣服,“你可以不必勉强的……明楼,我爱你。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问了我自己能不能做到,我应该是能做到的……即使我还没有经济独立,即使以后总会有变化,但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我们的关系可以保持到你不想保持为止。某天,某个时候……你可以自由地结婚,组建家庭,终止我们的关系。我真的想了很久,我觉得我可以做到……”
 
“你……”明楼被明诚的一番话震动,半天没有说话。
 
“你错了,我做不到……我也不愿意。”明楼敛起他全部的神色,非常严肃地看着明诚。“我们是完全平等的关系。即使有一天爱情真的没有了,我们也是完全平等的……”
 
明楼继续看着他,一字一句:“阿诚,从现在起终止这样的想法……”

明诚沉默了,终于又开口想说些什么。
 
“好吗?”明楼不待他说话,再次坚定地问。

明诚看了他很久:“好。”
 
“你答应我?”
 
明楼很认真:“矛盾……不管是经济纠纷,家庭理念的……我们用平等对谈的方式解决,好吗?我必须承认这次矛盾和分离给我带来的痛苦,阿诚,我不想……再有这样一次言不由衷的分离了。”
 
“答应了你就能做到吗?”
 
明楼气结:“为什么不能?”
 
“做不到怎么办……”
 
明楼使劲捏明诚的后颈,让他吃痛:“不要这么言不由衷,你明明可以做到的。”
 
“好啊……你先不许把头歪开。”
 
“嗯?还……不能先好好说话吗?”
 
“话不是说完了?”
 
“还没有,你……”
 
“不是说了明天再谈?……”
 
 

评论(24)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