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46



46

明镜在公司,明台上课。送明楼去机场的是明诚。
 
晚上的机场大厅人不算多。他们挑了一个靠柱子人更少的地方坐了一会儿。
 
明楼把明诚的手捏在手里,“不要忘记我们说过的话……你答应过我,是不是?”
 
“嗯。”明诚点头,却在低头的瞬间红了眼睛。
 
明楼拭掉明诚眼角快要沁出来的泪意。“秋季学期一结束,假期就回来了……还哭?”
 
“知道了。”
 
“和同学出去,可以适当一下,但还是不要喝那么多了。万一喝成个酒鬼……我怎么办?”
 
明诚急了:“我……”随后就弱了下去:“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明楼气结,“还不严重?下次让我发现,我可不会再这样客气了……”
 
明诚不得不被唬得吞咽了一下,喉结在精瘦细长的脖子上下滑动。
 
周围暂时没人,明楼揽住明诚后颈,交换了一个短暂的吻。“该去安检了。”
 
“很快就假期了……”明楼的脸上一直是安慰温柔的笑意。明诚目送明楼走进安检门,才恹恹地转身离开。
 
 
明诚已经在家里有自己的房间,跟明镜和明台一样,在二楼。而明楼的房间在一楼,书房隔壁。
 
有时候课业不忙,明诚也会回去,和大姐明台吃晚餐,并顺便当一下苦哈哈的高三学生明台的树洞。无非就是那些事:“锦云最近都不怎么理我了……说高考完之后再见面。”
 
鉴于大哥和大姐都不知道明台早恋这回事,明诚觉得自己实在责任重大,不得不板起面孔干巴巴地教训明台:“明台,你不许太过分知道吧,学习第一……”
 
 
明诚晚上不是在球场就是在图书馆。周五的中午,明诚在画室画画,他刚摆好画架,电话就急促地响起来。
 
明台还在学校,声音很着急,已经带了哭腔。“阿诚哥,大姐生病住院了!在公司被送到医院的,你快帮我去看看她……”
 
明诚被惊出了一声冷汗,收起画架,拔腿就朝外面跑。
 
 
等明诚跑到市医院十五楼高级病房的时候,明镜正躺在病床上输液,阿香坐在她床前。
 
“大姐!”
 
明镜没睡着,坐起身来。“阿诚,你怎么来了。”
 
明诚还剧烈喘着气:“大姐,您怎么了?”
 
明镜看明诚着急,安慰他:“不要紧,不过是急性肠炎,以前也犯过老毛病了。”
 
明诚将信将疑,阿香把病例给他看了,明诚这才放下心来。
 
“医生说观察一个下午,没什么问题晚上就出院了。”明镜叮嘱明诚,“别告诉你大哥,省得他担心。”
 
“知道了,您好好休息。”
 
阿香还得回去处理事情,明诚留下来陪明镜。
 
急性的肠胃紊乱确实也恢复得快,明镜输了半瓶液之后脸色已经恢复了血色,但还要把剩下的半瓶滴完。
 
 
液滴在管子里一滴一滴淌得很慢,明诚起身给明镜削苹果。
 
明镜突然问:“阿诚啊……你大哥他是不是下个月就放假了?”
 
“好像是,他告诉过我。”
 
“上次你们…… 是吵架了?”
 
被突然问到的明诚有点窘迫,脸色悄悄发烫起来。“没,没有。”
 
“他回来之后不是好了?是吧?”
 
见明诚窘迫着不说话,明镜不由得想笑:“明楼那个人哪!”
 
明镜叹一口气,“你大哥这个人……骄傲自负,没有父母管,我也管不了他。从读书时候就养成的坏习惯。眼高于顶,事事总以自己为中心,看不见别人。情商不到智商的一半……三十岁还是没什么长进。”
 
明诚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损明楼,心里窃笑,水果刀差点削到指甲。
 
“去研究经济学,又不愿意来公司,非要继续留在学校。做他所谓的学问做到把咖啡当水喝,胃出了毛病,我还是管不了他……”明镜声音低下去,“那么早评了职称又能做什么,唉,他这个人。”
 
“阿诚,有的时候为了一些小事发生争执,实在不值得。明楼他离不开你……你是不是也一样?”
 
“在你心中,那些从前的事端,比起他来,是不是……微不足道?我相信他也是这样认为的。”
 
明诚微微低着头听明镜的话,等于是默认。
 
明镜拍拍明诚手背,正色道:“矛盾解决了就好,阿诚,你们好好的,姐姐就很开心了。”
 
明诚还未答话,明镜继续道:“要好好督促他吃饭,锻炼也必不可少……不能拉着他打球也要督促他。这个明楼,从前读书的时候还很喜欢运动的,怎么现在就越来越懒了呢?上了三十容易发福……他胖了你也不喜欢吧?”
 
“……”明诚差点被口水噎到。
 
 
伯克利十二月初就放假,但一月就开学,也不能在国内过除夕。
 
明楼回来了,明诚却一直都在上课。时间完全错开,之前念着的度假也去不成了。

明诚上课打球画画,明楼假期很闲散。有时候明诚去了一上午回来明楼还在床上睡着没起,有的时候却是明诚赖着在人的怀里不想起床去上课。
 
“我为什么突然想到一句诗。”明楼说,“从此君王不早朝……”
 
“噗!”
 
之前带的两位博士生邀明楼去边疆山里远足。明楼手里没什么事,就欣然应允。装备十足去了一个星期,回来脸和胳膊都晒成了黑紫色,足足又花了一个星期才恢复。
 
“手脚都起了一层皮,脸还差点破相!”明楼说。
 
“挺好的,大姐还害怕你长胖了,我就不喜欢你了……”
 
“……”
 
 
明楼一月初就得回去,刚好能赶上明诚的生日,十二月的最后一天。
 
12.31是写在明诚的出生登记卡上的,一直跟着他。不过,从孤儿院的日子到被领养直到现在,明诚从来没有过一个生日的仪式,他也从来没在意还有这样一个日子。
 
阿姨做了一桌精致的小菜。灯光暗下来,明台和明楼把蛋糕蜡烛都点上。烛光闪烁,三个人都期待地看着明诚,要他许愿。
 
闭上眼的瞬间明诚努力把自己的泪意忍了回去。不用掉眼泪!其实。面对珍重的情意,最能做的就是,交付同样的真心。
 
明台不知道怎么想的,送了明诚一束花,花还是花店老板帮忙挑的。明镜给了一支钢笔。
 
“大哥,你的礼物呢?”
 
看明楼笑眯眯盯着明诚收礼物却两手空空,明台惊讶:“你没有准备呀?”
 
 
 
明楼还是在熄灯之后拿着台灯推开明诚卧室的门,打开被子躺进去。
 
“仔细想了,确实没想到什么送给你……只有我自己了。就……咳……把我自己送给你?”
 
“……”


[不过是细水长流的日常。谢谢阅读。]




评论(34)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