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明同学不是故意的


* 突然来的脑洞,另一个版本的明教授和明同学。不在一个学校,但不管天南地北都会遇到的。


1.
 

“阿诚!”唐老师招手叫明诚的时候,明诚正在座位后排递着签名本,偌大的阶梯教室已经陆陆续续坐满了人,讲座还有十五分钟开始。
 
明诚应声来到讲台。老唐和另一位,正弯着腰研究讲桌电脑上的课件。主讲人叫明楼,来自经济学全国排名第一的top3某校,还是微博15W关注的网红教授。
 
别问明诚怎么知道的。这位明教授和老唐是曾经的同学,正值校庆月,应老唐的邀请来本校做分享。讲座海报就是明诚做的。明诚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原来去年挂了好久微博热搜的毕业演讲,主角就是明楼。明教授一本正经不拘一格的毕业寄语妥妥刷了一圈高校朋友圈。明诚找到那条微博,类似“你帅你说了算”的热评被顶到几万赞。然而今天明诚瞄了眼真人,不得不承认本人比微博图片还要年轻不少,他和老唐……确定是同学吗?这看脸的世界。
 
明教授带来的课件和课桌电脑系统不适配,打开数据图片有不同程度的乱码。两位研究了半天。
 
“阿诚,来帮忙看看是怎么回事呀,有没有经验处理?”唐老师叫明诚。
 
明楼直起身来,理了理西装,给明诚让出一个位置。
 
“老师您等一下,我来试试。”明诚回座位上拿来自己的电脑,熟练地拷贝打开。
 
老唐平时讲课用的课件是最传统的那种审美界面,已经是三年前做的了,学生一届届换,反正内容不换。他看着明诚噼噼啪啪一阵按键盘转换格式,明诚动作很快,很快又接上投影仪试了一下。
 
“老师,最多可能只能这样。”比刚才好一些。
 
“已经足够了,谢谢这位同学。”旁边的明楼点点头,投来感激的目光。
 
明诚跑来跑去,穿着T恤脖子还流得全是汗,一转过身看着旁边的明教授。咋舌:“您不热吗?”西装衬衣领结一丝不苟。然而出于礼貌,明同学没问出来。
 
明诚还是觉得穿这么严谨真不能不热,讲座中间悄悄打开门去一楼值班房要了遥控器,回来将空调调低了两度。
 
老唐中途接了一个电话,家里的崽今天从幼儿园回来就发烧了,老公催她快回去。
 
“阿诚啊,替我陪一下明教授。可以带着逛逛校园,他第一次来咱们学校……”老唐在明楼沉稳如水的声音中拍拍明诚肩膀,给明楼打了招呼之后匆匆走了。
 
讲座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热烈的问答讨论,热情的小粉丝簇拥合影之后。明楼终于朝讲台侧面抱着他西服的明同学点头致意:“抱歉,让你久等了。”
 

南方的夏夜非常热,明楼大概不习惯,出了空调房连领结一并都解了。明诚带明楼吃了拌面,往礼堂前的大操场逛来,在一排浓密的蒲葵树中沿大理石阶梯拾级而下。本校著名的校园地点之一,青春偶像剧青睐的取景场地。
 
明诚平常偶尔傍晚会来跑个步,还没这么晚来过这里。这里也确实不适合这么晚过来,宽阔安静的跑道上,浓密的蒲葵树阴影里,或站或坐,全都是一对对的小情侣。
 
两个大男人肩并着肩,在光线昏暗的跑道上一对对两情缱绻的情侣中间散步。这是怎么回事?
 
明诚抱着明楼的西服,跟着明楼绕操场。
 
走过一排蒲葵前的时候,某些亲热的声音直接传到了耳朵里。明诚想起同寝的那哥们的吐槽:“卧槽,真是瞎了老子的钛合金狗眼。”
 
明诚理了理后脖颈的耳机,开了音乐直接塞到耳朵里。而明楼就跟没看见似的,好整以暇不疾不徐,一边微仰着头听大礼堂顶传来的钟声。
 
“这就是唐老师说的礼堂晚钟?”明楼冷不丁问。一偏头却发现身边的明同学一副老僧入定心不在焉的样子。盯着两个脚尖专心走路,耳朵里还塞了耳机。
 
“啊?哦,是的。”明诚反应过来,迅速摘了耳机。“我校大概从九十年代起,就使用礼堂的钟声报时。”
 
明楼环顾了一下四周,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不是很常见的校园一景吗?明楼轻笑了一下,看来身边的明同学对这样的场景还没完全免疫。
 
 
 明诚同学也不是没免疫,虽然他至今,没谈过恋爱,见也见太多了。每次路过寝室门口看到些旖旎风景,明诚就觉得烦,到底是怎样,还真能这么腻?明诚同学奇怪的是他自己至今没对任何异性产生过类似的感情。
 
 
明诚最后带明楼逛的地方是本校的艺术长廊,全国高校仅此一家。长达千米的廊壁是学生们的创作区,也有明诚的画作。
 
离了旖旎操场的明同学满血复活,兴致满满地带着明楼沿着画廊观赏,一边眉飞色舞地跟他介绍。
 
“我可以给您拍一些照片……” 明诚回头说了一个祈使句。
 
“嗯……可以。”明楼微微想了一下。除了公事,他平常几乎不会拍照。但很奇怪,他看着面前这双发亮的圆眼睛,居然不能第一时间拒绝。
 
明同学端着手机很认真地在各种画作前帮明楼拍照,明楼在拍照的人的指挥下无知无觉地做了一些动作。
 
“……”
 
“手肘可以再往上一点……”
 
“偏左边……”
 
“您可以是同样的姿势……嗯就这样。”
 
“咳……。”
 
明诚没察觉到明楼的别扭,他带来这旅游的朋友逛学校也多了,大家都喜欢在这拍照。他满意地划着手机里的图片。“我通过邮箱发给您。”
 
 
明楼回校几天之后就收到了一个文件,发件人署名明诚。还附带一行文字:明教授,我可以将您在某某画作前的照片用于课堂作业吗?唐老师的课堂策划案,仅用于课堂交流,无作它用……
 
老唐的课啊。明楼回了他:“我不介意。”
 
明楼没下载那个文件,他实在对自己的照片没什么兴趣。
 
 
明楼很快就忘记这个事了,直到两个星期之后。明楼在老唐的朋友圈偶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画面……他自己的照片,做的表情包。
 

tbc.


评论(40)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