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明同学不是故意的 4


*又有妹纸要当炮灰了

4.

床榻间的缠绵几乎占据了大半天的时间,怎么都不够,直到肚子饿得不得不起床。
 
明楼淋浴出来的时候,明诚正盘腿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安静地整理两个人的东西。他穿着宽松的纯色家居服,毛绒绒的脑袋被远处海面上反射来的夕阳渡了一层金边。
 
那点后怕劲又侵袭了明楼,他好小,这样看起来……
 
明楼在这个城市又呆了三天,不论白天黑夜,这三天他们几乎形影不离。
 
 
送明楼去机场的时候,他们在候机厅一间安静的咖啡厅雅座里吻别。
 
明诚几乎倾身靠在明楼身上。他问:“明楼,你还会来吗?”
 
明楼停下唇间的动作,反问:“为什么不会?”
 
明诚没有回答。明楼将人再拉近一点搂紧。“我们在恋爱啊。你觉得不是吗?”
 
“是吗?”
 
“傻瓜……当然。”
 
 
明诚第一次恋爱了,跟明楼,异地。他没有告诉室友。他们多亏了老唐才认识,但明诚显然更不会告诉老唐。
 
说起来老唐年龄要比明楼大几岁,但他们确实是一起去美帝留学的同学,老唐是明楼为数不多的异性好友之一。
 
明楼和明诚的课业都不轻松。但明楼经常能来看明诚,通常是周末。
 
明楼更不敢告诉老唐他和明诚的事,老唐要是知道明楼和她的学生上了床,估计会活吃了他。
 
 
除了做海报的时候了解过明楼的官网资料,明诚其实对明楼知之甚少。他偶尔上课的时候很想明楼,就刷刷微博。“明楼”这两个关键字的实时搜索经常都会有,大多是某某小女生慕名去上了明楼的课,花痴一番。
 
明楼偶尔不能来的时候也跟他抱怨,“你什么时候来看看我?”
 
明诚去过明楼的城市几次。在明楼的公寓里,强迫症明诚实在看不过眼到处摆放的衣物、袜子和各种书。去一次就帮明楼归置一次,一边把明楼嫌弃一通。
 
“我其实平常不这样……。”明楼很认真。
 
明诚根本不信。
 
“我平常,自理的能力一定是可以的。因为你来了,就,就退步了……”
 
 
不过明诚作为普通学生显然还负担不了多次往返的机票,多半还是明楼来找他。学姐学妹什么的约明诚,只要是私人的消遣,明诚一般直接拒绝。他好像,真的只会对明楼一个人感兴趣。
 
有一个学妹很锲而不舍。学妹学业优秀人也长得好。穿着棉布裙站在宿舍门外等明诚,弱柳扶风临水照花一般的娴静优雅,就为了给他送一份自己做的甜点。
 
“让你费心了,但我真的不大喜欢吃甜食。”明诚是这么跟人家说的。
 
“你丫没毛病吧……这么矫情。”宿舍三个人轮流鄙视他。“人家哪里配不上你……你说话倒是客气点。”“你是觉得她太淑女了吗?喜欢比较浪的?嘿嘿……”
 
明诚懒得跟他们计较。
 
 
大约几个月之后,明楼不常来了。老唐的课已经是上学期,早就结束了。明诚是在忙完几个活动和作业之后,才发觉他跟明楼已经好久没有在一起了。
 
明诚不习惯。他跟明楼只有对方的电话号码。平常基本不会联系,因为不需要,要说的话面对面的时候说就已经足够了。
 
明诚心不在焉地等了半个月。明楼仍然没有再来,像往常一样在机场告诉他:我到了。打了两次明楼的电话,关机。
 
 
明诚有天和梁仲春在食堂吃饭,挑着碗里的菜心不在焉地提起,“问你个事。……如果对方不想再见你,也不联系,那是什么意思?”
 
梁仲春被明诚的话整得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明诚说:“就是……恋爱双方……”
 
“哦?”梁仲春明白过来,抬起头夸张地耸了耸肩。“不想再见你,也不联系……那就game over呗,要不然还是怎样?”
 
“嗯?”明诚有点茫然。
 
“怎么问我这个?这常识好不好……你女朋友?”
 
“说实话这种女的我真是很费解了。她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给个准信,云遮雾罩爱理不理的,当别人消遣呢……人多久没搭理你了?哥们劝你别留恋了。人要还对你有意思,早就投怀送抱了。”梁仲春翻了个白眼。
 
“就是,一个多,两个月?”明诚也不太记得自己多久没见到明楼了。
 
“我去……两个月,人没准已经有新欢咯……赶紧分吧哈,人都不搭理你了,这样拖着有啥意思……还要开个会,我先撤了哈。”
 
梁仲春吃完端走餐盘,一溜烟出了食堂。留下明诚自己坐在椅子上发愣。愣了半天起身将餐盘端到回收处,盘里的饭菜三分之一都没消下去。食不知味。
 
 
明诚突然想起个不新鲜的词来:一夜情。
 
看对眼了就互相开心消遣一下。天亮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当真的都是傻叉。寝室那哥们有过类似经历,跟他们津津乐道过一回,反复强调的就是这句。
 
不过显然他们不止一夜了,是这样吗?而且那是明楼啊,他是明楼,明楼跟明诚认识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我们在恋爱啊,傻瓜……”
 
 
是这样吗?是不是?明诚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一路往图书馆走去,完全不留神在一块凸砖上狠狠绊了一下,差点连人带书摔在地上。
 
“操!”明诚狠拍掉裤腿上沾的灰,咬牙切齿暴了句粗口,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骂谁。
 
 
 

tbc.

评论(27)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