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明同学不是故意的 5


*码完这章终于满足了自己恶趣味开心到不行,然后转身就被我点的校园小甜文甜到跟谈恋爱似的,楼诚是世界上最好的cp!


5.

又半个月过去,明楼算是彻底断了来往不再联系。在整整失眠了三个晚上之后,明诚后悔了。他不后悔跟明楼好,他后悔为什么要跟明楼那么好。好到现在关系结束之后他浑身难受,跟被千百只蚂蚁同时啃噬似的。
 
梁仲春早就看出了明诚的不对劲,拍着肩膀语重心长地跟他分享了句失恋心得,“能治疗失恋的除了时间就是新欢……”
 
明诚也不迷糊:“废话。”
 
 
明楼再从航站楼走出来的时候,天边的晚霞烧得正浓。
 
他没有提前告诉明诚,学校有门岗,但他有明诚的学生卡,直接就可以进校园找他。
 
大姐算是知道了他前几个月几乎每周都“出差”的原因,但大姐并不知道明诚是明诚,而不是她口中的“哪个女孩子。”
 
大姐从老唐那儿知道的,就跟在美国留学的时候一样。那时候他跟老唐同校同系还住同一栋公寓,大姐偶尔会打电话问问老唐弟弟的近况。
 
知道真相的老唐在电话里面恨不得打他,“是不是真的?”
 
明楼老实坦白:“是真的。”
 
“真的是明诚?”
 
“是明诚,我是爱上他了。是爱情,无疑。”
 
唐老师咬牙切齿:“你……明楼你个禽兽……那孩子也就二十岁。”
 
 
“二十岁怎么了?”

老唐除了兢兢业业做学问,也是一位负责任的好老师。她没有打扰明诚,当天晚上就订了去找明楼的机票。
 
“明楼,你必须老实告诉我,你能确定你对他是认真的。”
 
明楼早就料到了老唐的气势汹汹,他坚定点头。“当然是认真的。”
 
老唐措了一下词。“不是一时冲动,不是贪图新鲜,不是利用特权?”
 
明楼干脆利落:“不是。”
 
认真仔细对着明楼察言观色半天之后,老唐算是舒了口气。她也知道自己问得多余,明楼的条件她知道,冲动或者图新鲜,怎么样都不缺人,他也用不着利用什么特权……但她必须这么问,听到明楼的回答才能安心。最近高校师生的桃色事件实在屡见不鲜了,一翻到水面上,闹到最后损害的还是学生和学校的利益。
 
老唐端起咖啡冷静了一下。对明楼的质问之后,她开始想明诚。二十岁的年轻小孩,各种意义上都很好的一个孩子。他跟明楼……从两情相悦的角度,就算只是微微想一下,老唐不得不承认,是般配的,甚至很配。
 
明楼是个人精,准确点来说就是女娲娘娘拿手捏出来的那一类,普通人才是绳子甩的泥点子。老友十年,老唐似乎还没见明楼对谁这样过。
 
 
“爱情无疑……切。”老唐简直想嘲笑明楼,“你倒是确定了,你怎么知道年轻人是不是?”
 
这话明楼就不爱听,他反驳:“唐老师,请你不要否认咱们都很年轻。”
 
老唐白了他一眼:“算了,当妈之后我算是人老珠黄了……不跟你争。”
 
“但是明楼,你三十,那孩子二十,你们之间一定是有代际差距的,你认同吗?”
 
“认同。”明楼点头。
 
“你的想法我知道了……希望你是言行一致的。”老唐终于放弃了盯着明楼。
 
“我也无法置喙你们的……感情。我只是提醒你,你也应该知道他怎么想。关于爱情……你们的想法,或许不同?天差地别都有可能。”老唐摇摇头。“现在的年轻小孩……”
 
明楼向她举杯认真地表示感激。“谢谢你信任我,你的建议我都会好好想想。谢谢如此负责任的唐老师,明诚很幸运有这样的师长。”
 
“希望这是很好的一件事,祝福!”老唐最后和明楼碰了一下杯子。
 
 
对于老唐的质问和忠告,明楼确实听进去了。他确实需要个旁观者,他是当局者迷。他现在一沾明诚就容易理智失控,根本不愿也没法思考太多,脑子里只剩下强烈的占有欲,难以拒绝的欢愉。他不是一时冲动,那么明诚是不是?明楼觉得在这件事上,老唐是明诚的师长,也是他的师长。他需要想想,明诚也需要。做了决定的明楼自己退掉了机票行程,两耳不闻窗外事, 很是让自己冷静了一段时间。
 
 
车上了高架桥,霞光在海面上烧得如火如荼,台风前都容易出现这么绚烂的晚霞。
 
“我在环海路上,很快就到。”明楼发了条信息之后,打开车窗专心欣赏起海空上的绮丽美景来。他心情愉悦,胸口有点微微的沸腾发痒。不奇怪!每次接近明诚的时候都是这样。
 
 
明楼拿着明诚的学生卡很快就进了校门,走到不远处的凉亭等着他出现。他在这里等过明诚好几次了。
 
然而当人出现的时候明楼恨不得怀疑自己的眼力,手一抖外套差点滑到地上去。他看到明诚正远远地朝这里走过来,右手牵着一位姑娘,亦步亦趋小鸟依人地跟着他。
 
及至走到明楼面前,明诚牵人的手换成搂肩,漂亮的小姑娘个子刚好到他肩膀,被紧搂着亲密地倚着他。
 
他家常寒暄似的偏着头问明楼:“您找我什么事吗?”
 
 
明楼气血上涌,瞬间语塞。他手里还捏着明诚的学生卡。那天晚上明诚偷偷塞进他包里的,后来明诚死活不承认他是故意放的。就是无意中掉进去的,明诚说的是。明楼才不跟他争这个。
 
“这位是明教授,是唐老师的朋友。”明诚给身边的人介绍。
 
姑娘朝明楼微笑,露出一排贝壳似的牙齿,她礼貌地跟明楼点点头,“老师好。”
 
 
“我捡到了明同学的学生卡。”明楼朗声道,他摊开右手,将蓝色的卡片放到明诚前面。
 
明诚很礼貌:“谢谢您费心,我办了张新的,这张已经作废了。”
 
“还是谢谢您。”明诚从明楼的手心捡起蓝色卡片,转头交给臂弯里的姑娘,“喏,交给你保管了……”
 
 
“我先走了。”
 
明楼大步走出凉亭,瞬间就招手叫停了正要出校门的空出租车。
 
“先生您到哪?”
 
“机场。”
 
 

tbc.


评论(58)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