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明同学不是故意的 7


*苏樱姐姐实力教诚做人;
*偶像剧一般的偶遇;
*终于写了一回霸道总裁楼,连作者都被楼总二到了。


7.  

苏樱生病了。和一群朋友聚餐时喝可乐配了几种不常吃的海鲜,严重的过敏反应,刚聚完餐就浑身红肿了。明诚下了课就匆匆赶到校医院,坐在病床前陪她输液。
 
点滴滴得很慢,苏樱问他:“你不是还要准备实习申请吗?”
 
明诚摇头:“不要紧,等你输完。”
 
苏樱没再说话,明诚在扮演一个男友的角色,他没有失职,可是她要的不是这样。
 
三大瓶点滴慢慢滴完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明诚帮苏樱摆好鞋子,又耐心地扶着她起来。
 
明诚扶着苏樱的后背,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明诚主动的亲密接触。明诚一直将苏樱扶到女生宿舍门外,他手心温和的触感让苏樱在转身的瞬间就紧紧地抱住了他。
 
 
“明诚,你可以吻我吗?”苏樱在黑暗里轻轻地问。

她踮起脚尖,缓缓地凑近明诚的嘴唇。然而明诚的双手僵硬地垂在身侧,捏紧十指,似乎根本不知道应该放在哪个位置比较妥帖。
 
就在苏樱将要接触的瞬间,明诚反射性地把头错开了。
 
“明诚,为什么?”
 
“对,对不起。”明诚浑身一个激灵,慌乱地向苏樱道歉,苏樱感觉到他的肩膀竟然在微微发抖。
 
 
“明诚,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对不起……”明诚还是在道歉。
 
苏樱盯着明诚眼睛,“明诚,你有喜欢的人吗?”
 
明诚被苏樱盯得害怕,却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双手将十指捏得生疼。
 
明诚的反应反而让苏樱镇定得多,“你要是有过喜欢的人,并且因为她而失意伤心过,你就会明白我现在有多难过。”
 
“苏樱,对不起……我犯了一个错误。”苏樱的坦然让明诚无法对她说谎,他抬起头,努力地措词:“我有过喜欢的人,我……因为他非常失意伤心过。”
 
苏樱抬手抹掉了颊边的泪水,“我们可以做朋友,明诚,以后不要再因为你的破事找我了,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苏樱从包里翻出一张卡片甩到明诚手里:“还给你。”正是明诚丢进垃圾桶的那张学生卡。
 
明诚惊讶:“怎么还在你这里?”
 
“我捡回来了……这样看来,你跟我差不多。你居然也会失恋?我告诉你吧,人家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你把这东西送人也好,丢弃也好,通通都没用。与其在这瞎矫情,还不如直接去找人家说清楚。”
 
苏樱的挤兑直接撞在明诚心上,难堪过去之后明诚竟然感觉到了久违的轻松。他真诚地跟苏樱道歉:“你做得比我好,好很多。谢谢。还有,对不起。”
 
 
苏樱不再理明诚,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明诚根本没有注意到。明诚回到宿舍,直接进卫生间淋了个冷水澡。冰凉的水流让他的皮肤起栗,也让他灵台清明。
 
有两个人让明诚学会,爱情没有了就是没有了。那个人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你只能接受并且让它过去,继续执迷不悟都是自讨苦吃。
 
尽管他是明楼,他跟明诚遇到的所有人都不一样,但对他也是如此。
 
 
明诚被心悸的感觉再次侵扰的时候,是他拿到了某家企业总部的实习OFFER,就在明楼的城市。没办法,全国就那几个企业总部扎堆的城市。他其实是有几个选择的,但最后鬼使神差地敲定了这一家。
 
明诚有俩高中同班同学就在明楼所在的学校就读。听说明诚来这实习,刚好几个关系不错的都在,大家兴致勃勃地约着在校园聚餐。
 
上了地铁往明楼学校赶的时候明诚认真地想,在校园里遇到明楼的几率有多大。他们学校研究生的放假安排跟本科生不一样,明楼是有硕士生课程的。
 
 
年轻人的聚会就是不一样,令人无力吐槽。几个人兴致勃勃约着要聚,然而聚会就是几个大老爷们挤一个多小时地铁从偏远的郊区赶来,坐在S大第二食堂面对面玩手机……
 
磨磨蹭蹭刷手机,聊天,一个哥们说缺妹纸,然后又分别约人。中间时不时插些荤段子引得大家哈哈大笑,正经起来又聊起课业和实习……
 
中间有同学说这其实是名义上的教师食堂,但本科生放假期间就对普通同学开放。这里安静敞亮,就带他们来这里。明诚心里咯噔一下,接着狂跳起来。
 
 
世界上有没有心灵感应这回事,大概是信则有,不信则无。明楼在平常熟悉的僻静角落里坐下来的时候,觉得今天的食堂分外聒噪。本科生已经放假,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们在哪都有挥发不完的荷尔蒙,聊天和笑声不绝于耳。
 
明楼自己不会做饭,平常只要不回家,他就是食堂的常客。明楼绝对是无意中一扫,就发现了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跟四五个同龄人坐在一起,像大家一样一边拿着手机一边说笑。
 
 
不是明楼目光锐利,而是他太过抢眼。大半年没有见,他看上去成熟了一些。后颈还是整齐的短茬,但前额的头发留长了,穿着宽松舒适的T恤和休闲裤,依然是精神挺拔俊美无匹的小白杨。
 
明楼喜欢看他笑起来的样子,他的牙齿整齐且白,一双眼睛流光溢彩。笑得太开心的时候,他会不自觉的拍手,身体止不住地前俯后仰,跟着节奏带出一串长长的“盒盒盒盒”来。
 
没有人会拒绝亲近他,没有人能拒绝得了这样生动漂亮的笑貌音容,至少明楼不能。
 
完全不能。久违又熟悉的感觉,胸腔的沸腾发痒和强烈的占有欲瞬间就回到了明楼的意识和身体。他看着他,几乎就想拍案而起,过去把他揪到身边来,要他回答他的问题。“明诚,你过来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你要是不好好说话,我这次绝饶不了你。”
 
 
两位姗姗来迟的女同学欢快地加入了男生们的群聊阵营。明楼看到明诚礼貌地起身,将比较中间的位置让给女生,自己坐到旁边的另一张餐桌上去,继续熟稔地和众人说笑。
 
餐盘里的饭菜几乎纹丝未动,明楼起身离开了,他知道去哪里等人。
 
 
都是老乡加同学,一群人吃得很欢快,啤酒也开了不少,饭后在开心的氛围中持续玩了两小时狼人杀,直到快赶不上末班地铁的时间,大家才在餐厅门口匆匆散伙。
 
明诚看了一眼手机,一口气从餐厅穿过大半个校园跑到了西门,出了门拔腿就准备冲进地铁口去。
 
 
“明诚!”
 
明诚不可置信地偏头往声源方向看去,几乎瞬间就被钉在了原地。他花了五秒钟才喘着大气回过神来,思考了一下自己要不要马上拔腿狂奔……
 
他足尖刚刚动了动。“你给我站住!”
 
 
明楼打开车门走过来,“你敢不敢和我去个地方?”
 
“嗯啊?”
 
“我有话要问你。”
 
“上车。”明楼死盯着他。
 
 
明楼公寓的门几乎是瞬间就被关上,“砰”的一声响吓得明诚一个激灵。
 
明楼不给任何缓冲的余地,单刀直入发问:“明诚,你的女朋友呢?”
 
切,问这个啊。明诚努力云淡风轻,“分了啊。”
 
“你……很喜欢她?”
 
“嗯啊?”明诚鬼使神差:“不,不喜欢。”
 
“不喜欢。”明楼并不打算放过他,又逼近了一步。“那你现在喜欢谁?”
 
明诚豁出去了,“你。”
 
“……”气势汹汹堵着他的明楼瞬间语塞。
 
 
明诚抬起头直视明楼,“你很得意吧?我就是喜欢你,明楼。”
 
“不管你得不得意。我一点都不想说谎。我就是很喜欢你,从第一次去机场接你的时候就是,现在大概比之前还要更喜欢。”明诚仰着头坚定地说话,几乎是放弃治疗般的大义凛然,“至于你是怎么想的,你喜不喜欢我,我又管不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就这么看得开?”明楼很生气,“那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不想!都说了跟我没关系……”
 
“为什么没关系!好,……我也不想说谎。”明楼转身把人怼到墙上,“我现在想吻你。”
 
 ……

tbc.


评论(42)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