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谭陈】男孩



1.


谭宗明的混世作风在答应谭耀川出国的前三个月达到了顶峰。学校的课全然不上,骑着辆哈雷,天天伙同一帮人跑到郊外飙车,要么就泡在酒吧街声色犬马。
 
今天喝酒的由头据说是一个哥们失恋了。人高马大的家伙一口气吹了几瓶酒之后瘫软在地,被几个人硬拖着塞进车里还手舞足蹈地打着酒嗝喊女孩的名字,“薇薇……薇薇……”
 
另一位趁机给了他一脚,“去你个重色轻友的玩意儿!平时哥几个有点事也不见你怎么样,为了个女的就成这样了?”醉者啥也不知道,继续瘫在后座发酒疯喊“薇薇”。
 
无聊至极的一群人按捺不住好奇心,在第二天中午把传说中美若天仙的“薇薇”堵在了学院门口。大一的小学妹全名叫厉薇薇,不至于到美若天仙的程度,不过也不失为尤物一枚。扎一头马尾辫的薇薇小学妹青涩归青涩,面对一群混混青年的围堵却半点不怵,横眉冷眼地走到追求者面前,冷冷地告诉他:“别浪费心思了,我不喜欢你,我有喜欢的人,他叫陈亦度。”
 
有人没听清,“叫什么玩意儿?”
 
“你才是什么玩意儿,我喜欢的人叫陈亦度。”
 
说完话的薇薇小学妹甩着高傲的马尾辫翩翩离去,把一群无所事事的混混青年留在了学院门口干瞪眼。几个人轮流走上前,象征性地拍拍失恋那哥们的肩膀,毫无诚意地表示安慰。
 
都自诩万花丛中过,追不到人就另寻目标呗。本来这事就算完了,直到这群人知道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消息,美艳骄傲的厉薇薇小姐喜欢的人,那位叫什么?陈一度,还是个中学生。
 
“噗……”谭宗明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紧接着大家一阵哄笑。中学生,看薇薇小姐那幅瞧不起坏学生的傲娇样,这位白马王子多半是位学霸了。戴着副傻不拉几的酒瓶底,埋在一堆资料中苦苦解题的瘦弱小四眼形象顿时清晰可见。然而就是他,让众人眼前这位的人模狗样的富二代失恋了,并且已经持续郁闷了一个星期。任何新欢都不好使,非要追到厉薇薇,然而一到厉薇薇那儿就被冷冷地用“陈一度”拒绝回来。
 
这群人最不缺的就是找乐子的事儿心,一边对失恋的那位嗤之以鼻,一边按捺不住起哄,都对这位中学生十分好奇,学校好男人要多少有多少,怎么美貌可口的薇薇小学妹居然要为一个高中生守身如玉?
 
“哥们儿败在一个中学生手底下,稀奇!”

“一度还是二度,哥几个帮忙去看看何方神圣……”
 
“跟厉薇薇就是一类人,神TM烦这种自以为是的好学生,瞧不起人不是?”
 
 
谭宗明出门围观陈亦度的那天,家里偌大的客厅很热闹。
 
谭氏企业前五十年的当家人,谭宗明的爷爷从去年起就住进了医院,衰朽的器官必须依靠天价的器械和药物以及特级护理才能维持,曾经呼云唤雨的当家人现在除了躺在医院病床哪都去不了,也基本失去了和人交流的能力。行将就木的老头子拖着最后一口气就是不肯走,木头一样躺了大半年都没走成。
 
貌合神离多年的夫妻俩,谭宗明的亲妈和谭耀川,各自带着自己的另一半,面对面坐在华丽的客厅里礼貌客气地谈话。谭耀川的新欢是个学舞蹈出身的小演员,娇滴滴挂在谭耀川臂弯,腰肢和头发一样软。而谭宗明亲妈的同居男友据说是个华尔街的精英律师,坐得绷直,打着手势头头是道地分析财产分割的法律程序。
 
谭宗明看到这四个人就心烦。从二楼下来,直接当客厅里的人不存在,目不斜视地出了门。
 
 
市实验一中,据查证陈亦度就在这所学校读高二。一个高二的毛头小子怎么就让那求而不得的薇薇小姐死心塌地了?切!哥几个得到的资料有张不远不近的照片,看不出什么来。
 
正值傍晚放学,谭宗明他们几个往校门口一站,不良青年的阵仗惹得传达室的保安频频地用狐疑的目光向外打探。几个人浑不在意,时不时还冲路过的校服小女生吹口哨,嘻嘻哈哈地等着传说中的厉小姐的白马王子出现。
 
学生们走得稀稀拉拉,几个人很快就等得不耐烦起来,正商量着要不要避开保安找处围墙翻进去算了,谭宗明身边的人吹了一声戏谑的口哨:人来了。
 
眼看陈亦度出了校门,刚转到保安视线外的路口,几个人吹着口哨嘻嘻哈哈地围上去。
 
“哥们儿,贵姓啊?”

tbc.

评论(15)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