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明同学不是故意的 10 终章


*写了明家草坪上的情丝绕?

*每写完一个楼诚的故事,停笔之后都会落寞好几天,像是失恋一样难受……这次,我又失恋了;

*而楼诚永远是楼诚,是世界上最好的CP。


10.

 

明楼有点发恘。他知道自家大姐在外面的事情上独断专行惯了,将这作风也带到家里来。大姐被触了逆鳞横起来的时候不讲道理,一把火烧起来家里所有人包括明台和他全都得遭殃。更何况,是他和明诚这样大的事。
 
明诚看起来倒是比较轻松,他看明楼在沙发旁边踱来踱去好一阵子,试探性地问:“要不,不去了?”
 
“不,要去。”明楼坚定,给自己打气。“怕什么,反正以后都是要生活在一起的。”
 
明诚是养父母从孤儿院领养的。一对生活在小县城的勤劳善良的普通夫妇,成年之后几乎给了他完全的行动和意志自由,所以明诚没有明楼这样的困扰。以后能不能在一起生活还不知道,明诚倒是因为明楼这话偷笑了好久。
 
 
明楼带着背着双肩包的明诚走进家里大门的时候,大,明台和阿姨都在,三道目光齐刷刷地探来。
 
明楼直了直腰板,语气尽量不虚弱:“大姐,这是……我的一位学生,遇到点事情,来咱们家里住两天……”
 
“姐姐好,我叫明诚。”明诚礼貌地跟屋里的三个人致意问好,没否认明楼的话。
 
拙劣不过的借口,明楼和明诚都怂……
 
 
微微的诧异之后屋里迅速恢复了得体的待客之道。明楼很少往家里领来什么人,更何况还是,学生?但是明家的教养,当然也不会细问。
 
明诚就这样住下来,阿姨收拾了明楼房间对面的客房。两个人在洗手间一起洗漱的时候明诚问:“这样不好吧……”
 
“只能先这样,大姐发起火来,你是不知道……我轻易不敢惹,只能之后再慢慢跟她解释。”明楼把剃须刀递给明诚。
 
阿姨在一楼,大姐跟明台在三楼,二楼的洗手间静悄悄的也就是明楼和明诚用。须后水清新的味道弥漫开来,明诚轻轻在明楼刚刚打理完的下巴颏上啄了一下,小声地说:“我怎么觉得……那么像偷,偷……”
 
明诚还没说出口就被敲了个暴栗,“怎么说话呢!”
 
 
事实上事情好像比较顺利,明楼惊讶地发现明诚跟大姐,明台甚至在厨房里忙碌张罗的阿姨竟然都有得聊,适宜的话题,很是轻松愉快,意料之外地没有生疏和尴尬。
 
周末是明家三姐弟都难得在家休息的时间,这周加入了明诚居然也不突兀。明镜有朋友来家里做客,明楼带着明台和明诚在院子里打羽毛球。
 
明镜领苏医生在三楼的露台坐着闲聊,看着楼下院子里融洽愉快的三个人影,熟悉明家家世的苏医生很自然地认为比明台大一点的年轻男孩无非就是明台的同学,同样的场景落在明镜眼睛里却不一样,明镜有强烈的感觉,自家弟弟在撒谎。
 
什么学生。明镜在商场打拼多年,炼的就是识人的眼力。仅仅从两人的对视,那根本不是普通关系的眼神。
 
就在明镜沉思的当口,楼下的一幕更是让她差点跌掉眼镜。三个人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在草坪上笑得前俯后仰。明诚陡然朝明楼一伸手,双手挂着脖颈一下子跳到了明楼身上,被明楼伸手搂住。吃住冲力的明楼带着挂在面前的人在草坪上连旋了几圈方才放下来……两人的动作流畅,亲昵熟悉,这一幕发生得自然而然……
 
明镜看得莫名其妙,心里瞬间就腾起了无名火……这个明楼,学生和家人面前到底懂不懂得点斯文举止?这孩子也姓明?这个明楼究竟在搞什么鬼?
 
 
明诚是周日晚的票回学校。车开到航站楼前,明诚眼睛里腾起了水汽,软软地叫人:“明楼……”
 
明楼搂过副驾上的人,“如果大姐把我赶出家门,我就来投奔你……”
 
“我说的不是大姐的事。”明诚期期艾艾看着明楼,“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吧,即使你不想理我了,也得要先跟我说一声才行……”
 
明楼已经知道那次的事对明诚的伤害。他搂紧他:“你也记得我答应过你的吧,我不会你理你,永远都不会不要你……”
 
“知道了。”
 
 
很快一周之后明楼就来找明诚了,蔫着靠在图书馆外小花坛上,一样的期期艾艾:“大姐把我给赶出家门了……”
 
“大姐这么狠?”
 
“大姐最讨厌别人骗她……”
 
“……”
 
 
明诚带明楼去大学路吃砂锅粉,将蟹排肉丸一股脑挑给他,“别灰心,我每次赶完deadline来这吃一顿就恢复精神了……”
 
酒足饭饱之后的两个人沿着安静的林荫道消食散步。
 
明楼问:“阿诚,你就不担心大姐,担心我吗?大姐气得都说不想见到我了……”
 
“嗯?不担心啊。大姐接不接受,并不会影响我爱你。”
 
“额……你就那么看得开,我只是想我们以后生活在一起。”明楼敲敲明诚的头,“看来我也不应该吓唬你……大姐,我还是很了解她的,刀子嘴豆腐心,等她气消了,也就那么回事……”
 
我很幸运的是,身边的人都这样聪慧,包容且温柔。
 
 
时光在幸福的人身边总是溜得飞快。明楼和明诚的两年,不长也不短,是南北相距的城市密密交织的来往和思念,是细水长流的日子里越来越清晰的此生不换和笃定无疑。
 
偶尔明诚也会在明楼相关的微博里看到一些场合上他身边漂亮的女嘉宾,看向明楼的目光浓得让明诚酸酸的怨一句:“这样啊?”。根本无从解释的人无辜地辩白:“亲爱的,我实在管不了别人……”
 
 
明楼一直没有跟明诚交流过他毕业之后的事。他从不担心明诚,也决意不干涉他。不管他在哪里,他永远是他年轻的爱人,虽然他们仍然要去面对太多的不确定性。
 
直到明诚突然把那条太过熟悉的学校的拟录取通知给他看,明楼才湿着眼眶教训他:“亲爱的,你总是能把惊吓变成惊喜……”
 
“你说我以后住哪里?寝室还是你的公寓?”
 
“随意,住哪都好……我知道你总会回家的就行。”
 
 
明诚毕业典礼的前一晚,明楼请老唐吃饭。在院楼被学生簇拥着拍照拍到腿软的唐老师匆匆赶来,惊讶地看到明楼身边坐着的明诚。明诚看她来了,起身礼貌地帮她拉开椅子。
 
老唐其实并不老,也就比明楼大那么三四岁。年轻的唐老师还是很惊讶,“好吧,我有点意外,你们……还在一起。明楼我错了,看来你真是认真的。”
 
明楼不爱听这话:“你还真是不太了解我……”
 
晚餐吃得很愉快。读博前就领了结婚证的老唐看着对面并肩坐着,散发着无比契合的磁场的两个人,得出一个结论。
 
好吧!某些人,天生注定就要跟某些人在一起的。
 
 
他们是彼此遗落在世间的另一部分,他们终究会寻觅到彼此。那时候一切美好谓之为美好,一切风雨洪流都不能将这样的两个人奈之如何。
 
盛大的毕业典礼上被氛围感染得眼睛通红的明诚一走出礼堂就扑进了明楼的怀里,红着眼睛闷闷地说:“好舍不得……”明楼替他把拱乱了的穗子拨顺,正待搜罗词语安慰,明诚闷闷地补充道:“但是我终于可以天天都和你在一起了……”
 
 
九月的城市进入初秋,暑热并未褪去,花坛里一树树的合欢花还满满地开着,粉红色的花扇被风轻轻一带,便温柔地旋着扑向了空中,像一团团小小的缱绻缠绵的云。明诚一路将重重的行李箱拖进门,蹲在玄关打理了一下粘了草叶的滚轮,听见熟悉的声音对他说:
 
“欢迎回家!我的阿诚。”
 
 

〔全文完〕



评论(39)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