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蔺靖】灵城风华录 2





蔺晨每日随云萝奏完琴,便从临照楼往对面看。萧景琰会在日头偏西的时候来,将吃的拿给小乞丐,便和他一起坐在那株柳树下,到黄昏时分方才起身回去。蔺晨猜萧景琰除了能来这里透透气,别的哪儿都不能去。
 
常年在桥边乞讨的小乞丐对萧景琰多日来的施舍感激不已,俨然把他当作了自己人。他虽然一年到头挨饿受冻,但时间一长,他便知道,送给他食物的这个人所吃的,只是比他乞讨来的好一点点而已。萧景琰带来的吃食很粗糙,杂着细沙和糠粒,几乎没有油水,只偶尔多有一个馒头。
 
大概除了那脏兮兮的小乞丐能隐隐感觉到身边这个人不同寻常外,主街上每日络绎不绝的人群都把萧景琰当成了守业无能,一朝落魄的浪荡败家子,常人谁会整日无所事事和乞丐为伍?蔺晨也懒得笑俗人眼拙,大概整个灵州城也只有他能看出来萧景琰身上依然咄咄逼人的贵气,跟他去琅琊山的时候一样。尽管如今萧景琰只穿着粗褐布衣,玉冠换作了一根破木簪子。
 
 
三天后,蔺晨接到琅琊山急传来的信,只有四个字,“保护靖王”。
 
 
黄昏时分蔺晨换了一身箭袖,远远跟着萧景琰他身后的两个人一路来到了城西。原来萧景琰竟被皇帝软禁在灵福寺。之前蔺晨没细想灵州城还有这么一个地方。本朝太宗皇帝年幼即位时宫里发生动乱,太宗被乱军逼至灵州,藏身寺庙躲过一劫,平乱后将此寺赐名灵福。对当今皇帝陛下来说,这里确实是教训逆子的好去处,教七皇子素食清灯,日日对着太宗皇帝像自省,何为君臣父子之道。
 
蔺晨隐身在一处山石后,后半夜,他强忍睡意打起精神。半钩弦月刚刚隐进层云中,蔺晨敏锐地听到轻微急促的脚步声,两个人!萧景琰身边果然不太平。
 
蔺晨拔出短剑,瓦楞上密集的脚步和凶器出鞘的动静在琅琊山人的耳朵里算不得什么。僧舍一片漆黑,睡得无声无息的萧景琰根本不知道外间笼罩的杀意。皇帝不杀萧景琰,除了皇帝,还有谁想要萧景琰死?暗夜动手就是要瞒天过海,不让皇帝陛下知道,知道了也查不出来。萧景琰是七皇子,是他那些兄长们吗?
 
蔺晨在灵福寺霜寒露重的夜里生生打了一个寒颤。贵为天潢贵胄的萧景琰对一个浪迹天涯的小乞丐都会心生怜悯,现在被人彻底堵死了生路,每天夜里都有人要他死。
 
 
 
云萝最近暂且不去前场跳舞,过几日是五月初五,端午是灵州城最热闹的节日之一。她拿了蔺晨谱的新曲,带着舞侍们抓紧熟悉。蔺晨刚好趁此空闲补补觉,他已经在灵福寺守了五夜。毫无例外,每天夜里都有人来,蔺晨隐隐觉得来的不止一拨人。他也完全遵照琅琊山来的吩咐,全部料理干净。只是琅琊剑法干净利落,睡过去的萧景琰也许至今还不知道每晚僧舍的窗外有多少指向他的血光杀气。
 
白日里的灵州城仍然是一片太平的繁华景象。蔺晨端着茶盏,注意到桥边那两个同病相怜的落难人今天有了许多交流,两人说了一些话之后,萧景琰吃了小乞丐给他的砂糖果子。那果子是萧景琰来之前,桥西米铺的小孩送给小乞丐的,小乞丐还专门为此去河边洗了手。
 
他能感觉到他很难过,他不说话,也吃得也不好,一日不如一日。所以他留了蜜油多的那个果子给萧景琰。
 
萧景琰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表示不要。“我洗过手,不脏的。”小乞丐把手摊开给萧景琰看。萧景琰看了他一会儿,浅浅抿开一点笑意,接过他手里的果子咬了一口。
 
沾着蜜油的砂糖果子是小乞丐吃过最甜的东西,他的那个已经吃光了,他背着萧景琰悄悄吞了一下口水,发现这个跟他一样可怜的人笑起来真好看。萧景琰笑意更深了,把果子掰开一半递了过去。
 
 
半轮薄日在流淌的灵河上铺成细碎的光影,黄昏时分,灵州城最热闹的一刻即将来临,喧嚣鼎沸的街道上,大概只有蔺晨这个闲人才有兴致看那两个人。
 
蔺晨放下杯盏再次远远地跟上了萧景琰。萧景琰清瘦的背影行得稳重笔直。蔺晨忍不住想上去问他,你知不知道寺里每天晚上有多危险?
 
蔺晨再次不见血光地抹了几个活口。打斗的声音很清晰,萧景琰或许被监禁不得自由,但偌大的灵福寺,几十位僧人竟跟没听见似的,三具尸首横躺在地上,周遭死一般地寂静。蔺晨轻轻地敲了敲萧景琰的窗,里面仍然毫无动静。
 
蔺晨既怕吓着萧景琰,又想和他谈一谈,再次轻轻地敲了一下。窗从里面打开了,借着惨淡的月光,蔺晨看到萧景琰正握着长剑,浑身杀气地盯着他。萧景琰一直都没睡。
 
看清人脸的一瞬间,萧景琰惊讶:“是你?”蔺晨翻近了屋内,合下窗扇又跟借着光指了指外面的尸首。
 
“是我三哥的人……准确来说,应该是谢玉的人。杀人灭口,我三哥没有这个决断。”萧景琰不知道琅琊阁的书信,只当蔺晨是好心。蔺晨是琅琊山的少阁主,小殊的朋友。他俩十五岁那年外出游历,到过琅琊山。
 
“千丈崖比武,我们失约了。”萧景琰低声对蔺晨说。他一直都知道有人要他的命,蔺晨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萧景琰再次低声说:“谢谢你,但是以后别来了,这里太危险。”
 
蔺晨自然不能跟萧景琰说自己奉了命,琅琊山在许多外界大事上都选择退避不言,顺其自然,至今他仍然不知道父亲“保护靖王”的用意。他一直知道的是,琅琊山本就不是真的身在世外。
 
“我不会见死不救。”蔺晨说。
 
萧景琰紧紧握着长剑,浑身紧敛的杀气跟黄昏时分判若两人,“你放心,父皇既然留我一命,我就不该死。别人想要我的命,没那么容易。”



tbc.

评论(18)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