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洪季】沉沦 3





季白赶回市里的时候已经深夜。赵寒一开门,看到季白一副闲人退避的样子——“离我远点,一星期没洗澡了。”
 
赵寒斜他一眼,“一个星期不洗澡算什么?”
 
“不算什么。你到黄泥路上连吃一星期灰尘和车尾气,然后不洗澡试试看?”
 
刚刚过去几个小时的今天傍晚,一辆中型货运车因非法携毒,司机当即被市局警车带走。这是季白负责的3号站点。
 
那时天色正一点点地暗下来,被叫停的司机满脸敦厚老实,接受问询并无异样。季白打开车门,两箱橘子堆在外沿,其余是一车厢摞得很高的南瓜,沿着厢壁码得非常整齐。陆续亮起灯的车流从旁驶过,奔向晚归的路途。季白跟着工作人员站了十几个小时,累得眼睛都在发花,但最终还是咬咬牙:“检查。”
 
一车南瓜被卸下挨个查验之后,并未发现异常。季白蹙着眉瞧着车厢,突然在手电光晃过的瞬间瞥见一条微微异样的刮痕。是不是眼花了?季白将靠近车厢内壁那个已经被垒起来的南瓜找出来,掂在手里重量并无异常。
 
季白打开手电,仔细观察那条刚好在瓜柄处的刮痕。刮痕看似很新鲜,却又不像是刚才的搬动中刮到的。季白右眼皮轻跳,用手指发力往下一按,南瓜刮痕处在瞬间裂开,下陷了半公分——旁边的工作人员惊呼一声,用手沾了下陷处的瓜汁,很快得出判断,不是瓜汁,是胶水!季白的胸腔加速跳动起来。
 
南瓜破开那一刻,一袋被保鲜膜紧紧包裹的白色结晶粉末赫然被胶水固定在未掏尽的瓜瓤里——这是西南边境流入内地最常见的吗啡类毒品,海洛因。
 
季白看到,那条原本露在瓜柄处,常人根本不会注意到的刮痕,是从外面用极薄的刀片工具切割南瓜所留下的痕迹。有人从外面小心地切开一块直径约六公分的南瓜,将海洛因紧紧裹住塞入瓜肚固定,再用胶水把切开的部分按原样粘合起来。最后将这个内有乾坤的瓜混入几百个南瓜中,放进货车过站。不是万分仔细,几乎不可能被发现!
 
司机当场脸就白了,听到有人拨通公安局电话后,一下跌坐在地上。
 
 
谢见清还在看资料,这位入职十几年的大队长看到刚进门的季白,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出发前还是霖市市局最招女同事喜欢的小伙子,傅局亲自推荐上安全教育宣传片的颜值担当小季警官。现在满脸疲惫,脸上挂着青胡茬、黑眼圈,揭开帽子……嗯,头发确实是一星期没洗的样子了。
 
谢见清不嫌弃地摸了摸季白一星期没洗的油头。“去好好洗个澡睡一觉吧,等市局的审讯结果。五天时间,八个站点就你负责的3号有发现,干得好。”
 
这时赵寒叼着一块饼干插嘴。“这位不要命的货车司机身上要是有重要发现,谢队可以给我们小季警官记首功了。”
 
季白和谢见清没理会他。过了一会儿谢见清点了一支烟,慢悠悠地说道:“审讯要是有重要发现,首功可不是咱仨的,也不是省厅的林教授,林教授还在研究他那些密密麻麻的数据,屁都没发现。首功是另外那两位的。不是我说哈,只要能让犯罪团伙伏法,我倒是无所谓,但是呢,咱仨要是在这没拿出点实绩,还不如俩外援,咱傅局在刘厅前面该抹不开面子了。”
 
谢见清嗑了嗑快完结的烟头,望着窗外的黑夜。“所以……加把劲吧,两位兄弟。邵平的暗流该是有个出口的时候了。”
 
 
季白在京城军区大院长大,从小就熟悉富家子弟逛娱乐场所那一套。或者说他根本不用考虑熟不熟悉的问题,因为他自己就是。季司令支持男孩从小要放养,所以季白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跟班上男同学溜进过夜店,还买了一瓶吧台的酒准备尝一尝——后来事情暴露,季白被季司令体罚,对着墙根扎了三小时马步,双腿酸疼发抖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
 
不过谢见清并不清楚这些。全霖市只有傅局和赵寒了解季白的家世,其他同事只知道他是北京人。
 
当天晚上九点,赵寒和谢见清跟在季白身后进了全市人流量最大娱乐场所——至尊娱乐城,三人在门口服务生看来,就像一掷千金意气飞扬的富家子弟后头带着两位老实的跟班。
 
“轰——”一楼大厅门一洞开,随着气浪扑面而来的音乐震耳欲聋。随着震颤地面的音乐节奏,三位身材火辣,穿着绑带透视装的女人正在舞台中央热舞,性暗示意味十足的舞姿撩拨得台下的男人们尖叫唿哨此起彼伏。四壁五颜六色的旋转七彩灯照着大厅蹦迪的人群,有如照着一群疯狂的妖魔鬼怪,把已经成家的谢见清看得直咧嘴。
 
这家会所规模很大,一楼大厅设置舞台、吧台和部分卡座,二楼回廊两边是很多包间,三楼往上分别还设有各种娱乐设施和酒店。三个人装作普通客人,不动声色地融入狂欢的人群。
 
 
季白往吧台要了一杯酒水单上价格最高的酒,踩着震颤的地面坐到忽明忽暗的卡座间。娱乐场所是最容易滋生黄赌毒的地方,这是所有城市的公安系统都熟悉的定律。
 
“啊woc! 姐们快看!”两位酥胸半露的小姑娘刚从蹦迪的人群中大汗淋漓地退出来,看到卡座里独自喝酒的季白,差点捂着嘴尖叫。“woc!这么帅的男人居然也会来迪厅!……”
 
“啊啊啊去不去……你去还是我去。”两位女生一边盯着卡座里的季白花痴,一边激动地推推搡搡。
 
“他不会还是大学生吧……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年轻?哎你到底去不去?啊啊啊啊他朝这边看过来了!!啊啊啊啊他不会在看你吧??”
 
两位激动万分的小姑娘并不知道的是,季白并没有在看他们。季白注意到了疯狂嘈杂的迪厅里举止最异常的那个人。那是个高大的男人,季白目测身高跟自己差不多,或者甚至还要比自己高一点。那个男人坐在两位露胸小姑娘背后第三排最靠里的卡座沙发上,身边没有别的人。
 
季白认定他举止异常,是因为男人周围隐隐的不可察觉的低气压。季白入职三年,在能人辈出的霖市公安局仍然只能算新手小辈,但三年的外勤工作经历已经让季白锻炼出了洞察识人的本事。首先,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季白判定,绝对不是寻欢作乐。
 
在声色汹涌的迪厅里,高大的男人看似懒散地坐着,面前放着一杯浅色的酒,其余看不出什么令人紧张的特殊之处,但不会有人想要主动靠近他——未知的人通常有吸引力,但危险,没必要。在季白之前已经有三位想要搭讪的女人评估过了。
 
季白抓准一对东倒西歪的男女走过来的时机,起身走到吧台去续杯。走到那一排卡座时刚好给醉酒的人让路,得以近距离快速观察那个男人。身型高大,手臂肌肉紧绷,而且,季白在那向酒杯伸出的右手上看到了——枪茧。
 
很快,一位身材姣好的瘦高女子从二楼下来,径直走到卡座,在男人的身边坐下攀谈起来。季白心里大为诧异:“他有女伴?”
 
 
“上边差不多可以了,准备行动。”叶晗低声提醒。“千万别露馅。”
 
“带路。”洪少秋干脆利落,轻吐出一口气。叶晗再不回来,他浑身都快被人看出窟窿了。上一次他进这种场合消费还是四年前,几年不沾,今天差点连这种级别的声色犬马都镇不住了。
 
两位转上楼道的瞬间,季白快速穿过人群,不动声色地紧跟而上。
 
在安装着摄像头的幽暗走廊里,两位一前一后走进了204包厢。七八分钟过后,没有看到女人的身影,只有男人跟着一位戴鸭舌帽的矮个子出来了。走在前面的矮个子像是在领路,但并不是去卫生间,而是进了走廊尽头的电梯,下到一楼去了!
 
季白给赵寒发了条消息,从走廊尽头半开的窗口迅速判断一楼电梯间门外有几个出口。双手抓着窗沿,一跃身纵到排水管道上,顺着幽暗的夜色迅速滑了下去。
 
 
这是会所大楼背后不远处一个幽暗的转角,路灯坏了两盏,没有安装任何监控设施。鸭舌帽把人引到一辆小车前,伸手敲了敲车窗。车窗从里面缓缓地降下来,车内有人,开始跟外面的两位低声交谈起来。
 
季白隐在背后一排黑暗的树荫里,迅速将手机调到全静音。
 
“咔嚓——砰”黑暗里几声明显的动静让小车处低声交谈的三个人惊呼:“谁?”
 
“他妈的有人!操!”车内的人似乎被激怒,将鸭舌帽拽进车门之后发动了引擎——声音不是季白发出的,借着对面微弱的灯光,季白这才看清楚树荫下还有一对正在亲热的男女。小车开了车前灯,不辨方向地朝亲热的男女开了过来,眼看就要撞上……
 
非法交易不成,车内的人居然要撞人行凶——简直无法无天了!季白从树荫里迅速闪出,一把将吓懵了的男女从车前推开。落地起身之后因为光线太暗没来得及看清车牌,行凶不成的货车猛然发动,跑了。
 
还有一个没上车……男人双手抓住矮墙,迅速向上跃起……想跑!季白确认被撞的男女不再有危险,很快跑到准备翻墙而过的男人身边——一脚飞踢上去,出乎意料地被快速格挡了回来!季白又怒又惊,刚才那一脚用了几成力他心里清楚。与此同时,男人受到阻力没跑成,双脚落地之后又迅速侧身躲开了季白的一拳。
 
光线太暗看不清对方……但这转瞬之间带着劲风的两下过招让俩人同时意识到,对方不是好惹的主。
 
“啊——”差点被撞的女人清醒过来,尖叫一声之后迅速掏出手机按下了110。季白心惊……专案组成员的身份不能在邵平公安系统中出现,这是刘厅定下的规矩。邵平市公安局内不太平,季白一旦遇到即将赶来的警察,会给他们在邵平的行动带来数不清的麻烦。
 
季白微微迟疑半秒后,向武力惊人的男人疾踢一腿,一转身迅速消失在了树荫外的黑暗里。
 
 
城市街道的车流和行人渐渐稀少下去,至尊会所依然亮着彻夜不熄的霓虹灯。邵平初夏无星无月的黑夜,并未因一场意外而有任何不同寻常。
 
洪少秋很晚才敲开叶晗的房门,两人摊开资料沉思良久,讨论今晚在会所发生的意外。
 
“你觉得刚才阻止交易的会是什么人?”
 
洪少秋干脆地回答:“他在迪厅发现异常,开始跟踪我们,关键时刻又出现救了人,导致暴露,不像是邵平本地的人。”
 
“怎么回事!你受伤了?”叶晗惊讶地看到洪少秋左手肘外侧有一处红肿的踢痕。
 
“嗯……交手了。标准的军用格斗,绝不简单。”
 
叶晗心跳加速,气氛紧张起来。她和洪少秋共事多年,这个男人的武力值她很清楚。能在黑暗中和洪少秋打斗,并且踢中他手肘的,到底会是什么人?
 
“没事。”洪少秋低头看了看自己左手手肘处的青紫。“左边进攻。要是他从右路来,我换右手格挡,他那一腿不至于踢到我。而且……”
 
“而且什么?”
 
“他救了人。邵平这趟浑水虽然鱼龙混杂。但我确定他不是犯罪分子。”  他安慰叶晗:“放心吧。”


tbc.

评论(14)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