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洪季】沉沦 5




『给没看过《守卫者浮出水面》的小伙伴科普一下』
––张西洋是301研究所的工程师,洪队的养父
––张妍是张西洋的女儿,洪队的妹妹
 
 


一场雷雨过后,滇西南的天气毫无预兆地闷热起来。
 
司机孙大勇的资料全部清查完毕,驾龄七年的货车司机,社会关系清楚,他本人及重要社会关系人皆没有留下违法犯罪前科。栗山公路上出现在他车里那一南瓜海洛因倒像是在本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放进去了。
 
谢见清带着季白开车把孙大勇栗山公路段的行车路线摸了一遍,沿路收费站、洗车加水和临时停靠点。令人大失所望的是,好几个重要站点所安装的摄像头都因为年久失修成了纯粹无用的装饰。交管局能提供的两段孙大勇车经过的视频显示孙大勇行车期间正常行驶,并无异常。
 
一趟行程探查走走停停让季白身上多了一堆蚊子包。有些人的体温和血型天生就是比较招蚊子,季白坐在副驾上蹙着眉头左支右绌地赶蚊子挠腿肚,可怜可爱的样子多少赶走了一点谢大队长心里的阴霾。
 
没空调的房间里闷得可以,加上住了两个烟鬼,房间里基本没人愿意呆。赵寒去楼下叫了一堆外卖,荤素饮料应有尽有。往小阳台桌子上一摆,这些天来工作压力猛增的三个男人准备暴饮暴食。
 
赵寒问:“谢队,不叫洪队和叶警官吗?”
 
洪少秋和叶晗与他们三位分住不同楼层。除了必要的讨论会面,这些天工作外的交流并不多。谢见清老神在在地坐着啃一只玉米棒。“洪队和叶警官正在天台上纳凉呢,平白打扰人家做什么?”
 
赵寒一脸好奇:“什么意思?”
 
季白更是疑惑:“纳凉?”
 
谢见清瞥了他俩一眼:“眼力见都白练了。没看出来洪队和叶警官关系跟你俩不一样吗?”季白和赵寒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似懂非懂。谢见清补充道:“因为你俩只是普通同事,是好兄弟。”
 
“那他们?哦——”赵寒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怪不得那天我还看到叶警官给洪队抹药……很关心的样子,就是季白给洪队踢青了一块的那。”
 
“三岛市局建制跟咱们局一样,咱们局女同事也不少,像洪队和叶警官这样一男一女搭档出差,时间还长达几个月……你看咱傅局派过谁吗?就是普通同事也不方便。”
 
见季白眼睛睁得圆圆的。谢见清拿起烤面筋递到赵寒和季白手里,阻止谈话向办公室八卦的方向前进。“总之人家没影响工作就是了,这事跟咱们的工作没关系。洪队在三岛市局的工作年限不到五年,级别已经是队长。我工作十多年,几乎没在公安系统里见过这么快的晋升。”
 
赵寒于是更好奇:“为什么?”
 
谢见清面色一沉。“我听说傅局说,洪少秋入职公安系统前曾是军人,服役单位保密,级别绝对不低。得了,别八卦了,赶紧吃完干活。”
 
谢见清冲季白挥手。“季白去顶楼天台叫一下洪队和叶警官,打了电话没人接,估计留在房间没带上去。大家现在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你俩还真好意思吃独食?”
 
 
此时的洪少秋和叶晗确实正在这栋八层住宅楼的顶层天台,因为房间里实在闷得不好呆。
 
叶晗盘着腿正低头翻看一沓资料,洪少秋把一张席子铺在楼门西侧,枕着手躺在上面。
 
 
叶晗边翻资料边和他闲聊,“听说妍妍和男朋友领证了?”
 
“嗯,小丫头也不知道着什么急,没准过两个月就宣告当妈了。”
 
“结婚领证真好。”大龄单身女青年叶晗由衷地羡慕张妍。“你就一点不着急吗?如果妍妍怀孕,你不是要赶紧结束这边的事,赶回去陪伯父伯母?”
 
“着急有什么用,邵平这趟浑水……早就腐烂了,刚蹚进来你就想着回去?”
 
“我可不想长期陪你在这里蹚浑水,局长给我的时间只有一个月。”
 
洪少秋哼一声,望着天空慢条斯理地开口。“你在这里的目的难道不是监视我吗?”
 
“洪—少—秋!”叶晗蹭的一下站起来,圆脸染上一层薄怒,“你什么意思!”
 
洪少秋不疾不徐看了叶晗一眼。“吼我做什么?我又说没怪你。”
 
“那你这话什么意思——”叶晗气得脸发红。
 
“行了,省点力气吧,我没气力跟你吵。上面的决定单局能有什么办法,更不要说你了。”
 
叶晗怒着脸盘腿坐下,又听见洪少秋说:“我只是替我爸不值。半辈子的心血拱手让人,还被宣布成了泄密嫌疑人,重点监控对象。头发一夜全白,还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
 
叶晗眼里浮现出一个骑着自行车上班的矍铄身影。在301研究所做了四十年研究的工程师张西洋,现在因涉嫌泄密,被令上交所有数据,停止全部工作并接受调查。如果专案组认定罪名属实,那他大概不仅回不去301,甚至自己家也别想再回了。他是眼前这个人,洪少秋的养父。
 
国安雷厉风行地成立专案组,却又在一星期之后宣布解散另立。原因是洪少秋不能担任组长,因为他是张西洋的儿子,虽然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我相信伯父。”叶晗的眼睛微微泛了一点湿意,“你相信他吗?”
 
“相信。”洪少秋放空望着头顶,“只不过很多人的信任,也太过于廉价。”
 
 
季白推开楼门,看到一幅闲适的天台纳凉景象。谢见清、赵寒和他因为再次失去线索而陷入焦虑,而此时的洪少秋却正枕着双手,惬意地躺在凉席上。叶晗盘腿坐在不远处不紧不慢地翻几张纸。虽然如此,目前唯一的突破口还是这两个人提供的。谢见清说了,洪少秋是他见过的晋升最快的刑侦队长。
 
季白紧紧蹙着眉毛,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邀请两位闲人下去一起吃外卖。
 
“季警官?有事?”叶晗首先看到了季白,洪少秋闻言转过头来。邵平六人专案组一起工作这些天,这个初次见面就狠踢了他一腿的年轻人一直习惯性蹙着眉头,不笑,也不爱说话。
 
武力值惊人的小季警官有心事。



tbc.

评论(17)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