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洪季】沉沦 6




洪少秋和叶晗没跟霖市的三位客气。公安局里刑侦最忙,遇到重案急案叠起来,没时间回家吃饭是常事,早就习惯大伙一起把半边办公桌当餐桌了。赵寒下楼提上来一搭啤酒,五个“临时”公安局同事就着啤酒下起了外卖。共事半个月,大家终于感觉关系亲近了一些。
 
其他三位吃得差不多就都回房洗澡看资料,剩洪少秋和谢见清坐在阳台上,一杯接一杯接着小酌。就两瓶啤酒,对两位来说度数基本可以忽略不计。酒喝得差不多,洪少秋决定还是多了解一下新同事,于是跟眼前的谢队聊起季白。
 
“谢兄,季白——在贵市公安系统入职多久了?”
 
“你问小季?”

“他很小?”
 
谢见清从兜里抖出一支烟递过去,“小——你看这几天那小眉头皱的,把赵寒带得都不敢说笑了。”
 
洪少秋发笑。“难道是邵平毒案没线索,谢队给手下兄弟施压,把人吓着了?”
 
“扯淡,再紧急的人命大案我都没吓过谁。”
 
“那是?”
 
“洪队放心,作为他的队长我可以保证季白绝不会影响工作。”
 
洪少秋知道谢见清误会了他的意思,连忙笑着澄清。“我不是担心季警官会影响工作,怎么,关心一下新同事谢队也这么多心?”
 
两只酒杯“叮”清脆地碰了一下。“嗨,洪队说的哪里话,外人是不了解季白,这小子……原本可以不必来淌这趟浑水,他非要争着来。”
 
“是吗?”想起自己被“革职发配”到这千里迢迢的邵平凉快,洪少秋突然对皱着眉头的小季警官很感兴趣。
 
局长以协作办案的理由将洪少秋暂时调离原岗,业务能力高强这种话也就局长那老家伙能说得面不改色,实际上是忌惮他影响国安调查张西洋。不仅革职发配,还派了个叶晗随行监视。洪少秋苦笑,局长是怕他给自己父亲提供什么了不起的反侦查技术吗?毕竟他曾在军事学院系统学习过这一套。
 
“我们这种有家庭的,烦恼也就几件事,老婆孩子和单位。我可能不太懂年轻人在烦什么。洪队看季白,入职一年多,拿了个集体二等功。帅得跟综艺明星也差不多了,我们市局的小姑娘看他就跟看宝贝似的,连我老婆都被人托来说媒。这小子呀——平常生龙活虎那个劲洪队是没见过,就为邵平这个破事不至于不高兴。……难道是感情恋爱上的事?”八卦让谢见清咧开一口憨厚的白牙,“看来我是得去问问赵寒这事,能有什么大事,季白那小子我了解。”
 
原来季白才入职没多久,是实打实的新人。可是省厅怎么会同意让入职时间这么短的新人加入规格这么高的邵平专案组?
 
谢见清大概知道洪少秋在想什么。“洪队放心,季白来邵平自然是我们傅局亲自推荐,省厅签字批准的。”
 
一起工作这么些天,又好好喝了一顿酒,大家便算是熟人了。接下来——不管是遇到重重迷雾还是肮脏浑水,都需要专案组精诚团结,齐心协力一起破开这团黑暗。谢见清想到这,便不再把洪少秋当成外人,吐了个烟圈之后再次低声分享了一个季白的“八卦”。
 
“季白呢,在刑侦支队业务能力是绝对没问题的,傅局就是觉得他年龄小入职时间短,又不像赵寒本就是缉毒口的人,驳回了他头次申请。没想到第二天这小子直接穿了一身二手旧衣服进了办公室,在工地劳保店旁边的跳蚤摊上买的。就因为傅局驳回时说他全身这打扮到了邵平一看就不像普通人……哈哈哈。”
 
漂亮得跟个发光体似的小季警官,一身不知道被几个人穿过的旧衣服,也多亏了他能穿得下去不觉得瘆得慌。够狠。要知道刚入职时的季白居然是有洁癖的。
 
两位酒足饭饱的支队长再次利落地碰了一次杯。“多谢款待。”
 
“合作愉快。”
 
 
本省边境线长达4000多千米,漫长的边境线上,起伏的崇山峻岭和数不清的原始密林成了冒险者的乐园。偷渡、走私、贩卖枪毒……非法活动带来的巨利像膻腥的脓血,吸引着亡命徒像蝼蚁一般疯狂趋近。边防武警和边县缉毒队斩获的非法可疑物远远没有探到四千米膻腥脓血的根底。要不然为什么每年还有那么多毒流源源不断从云南流向北上广无数声娱酒色的角落,流向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内地。
 
死灰复燃的枪毒犯罪团伙,数不清的利益勾连,邵平这摊水早就搅浑了,省厅的判断是存在可能连邵平市局内都不会太平。行动组是“利剑”,那意味着他们在邵平无所依凭,但依然要用锋利剑刃在迷雾中划开一道口子。
 
除开检查站和口岸,娱乐场所是最重要的突破口。这一点毋庸置疑,黄赌毒交易是酒色之地最天然的伴生品。
 
 
音响一波一波震动气浪,群魔中央簇拥着性暗示十足的绑带透视装女人热舞,寻欢作乐,男女纠缠……要在那里长期呆下去,简直头疼。谢见清在布置完第一遍点线之后才想起来问道:“哦对了,洪队,你也还没成家,是吧?”
 
几双眼睛下意识地瞄向叶晗,叶晗不自然地低下头,搬开椅子到转另一边看资料。
 
洪少秋实话实说,“光棍一个,谢队不用顾虑我。”



tbc.

评论(1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