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洪季】体育馆场景一则




『洪季一则,可当《沉沦》番外也可独立』
『无花无酒孤独丛生的一天,写一则洪季姑且慰藉。感谢还有文字』




洪队回到警局时刚好是下班时间。这两天难得没有紧急案子,大家准点下班。
 
洪少秋拦住姚檬问:“季白呢?”
 
姚檬惊喜地跳起来:“洪队你回来啦??啥时候到的呢?为什么不提前通知小的们帮您接风洗尘??”
 
“不必了,我暂时没有时间。”洪少秋大手一挥。
 
“洪队你刚刚问三哥吧?他去体育中心了。”
 
“体育中心?”
 
“知道了。”洪少秋一手拽着衬衣外套,进局长办公室坐了两分钟后,直接下班走人。出了趟半个月的任务,刚刚回来。也不跟大厅里一堆眼巴巴的下属们打个招呼,甩甩外套就走了——洪队最近还真是高冷不少。
 
 
下午六点的体育中心篮球场很空旷,右半边球场只有两个人,季白和季承叔侄俩。
 
七岁的季承个子只有季白的腿长,正拍着硕大的篮球试图运球过人——他人高马大的小叔叔。
 
“不行,重来。”季白简短有力地纠正季承的技术错误,双臂张开,标准的拦阻姿势,只不过力道仅能用三分。他就着季承的个微曲着身体,劲韧的腰腹就像一把张开弦的弓。
 
洪少秋在篮球场边坐下来,他总算赶上了,他俩还没走。
 
 
叔侄俩打完一场,才注意场边上看球看得兴味盎然的洪队。
 
季承把头上的汗抹在毛巾上,示意季白看。“小叔,洪队来了。”
 
季白连头都懒得回:“关我什么事。”
 
季承看季白脸色不善,悄悄闭上了嘴。
 
 
洪少秋扔下外套走过来。“要来一局吗?”
 
季白黑着脸转头不说话。洪少秋掌着小家伙的寸头把他带到场外,一边活动手腕一边告诉他:“离我和你小叔叔远点,当心球砸到你。”
 
季承抱起水杯毛巾,以及他小叔和洪队长两人的外套,从善如流地退到休息区。
 
 
“砰——”焊进地面的篮球架被一记猛灌砸得晃动不止。
 
“三比三,还来吗?”
 
小溪流似的热汗迅速滑进因快速跑动而起伏的胸口,季白一脚踢开篮球,捏紧拳头一拳就向洪少秋砸过去——“为什么又独自行动!”
 
带着劲风的一拳刚被洪少秋躲过,第二拳已经砸过来,“为什么又留下我!”
 
这一拳被洪少秋拿住,拳风渗进带着枪茧的手心里。
 
“你给我放开!”季白一个扫腿,两人一起摔在生硬的球场地板上。
 
 
“这是省厅的紧急调配,谁去由局长直接指定!”摔打使两个人的声音都喘起来。
 
“那为什么是你不是我?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季白死死骑在洪少秋腰间,把身下的人按在地板上。
 
他居然不反抗。
 
不是伏龙芝毕业的特种军人吗?季白骑在人的腰间,又狠狠地踢了洪少秋一脚,想要激怒他。索性今天就来彻底比一比,伏龙芝的战斗式桑博和季老爷子真传的咏春拳谁更胜一筹。
 
“你他妈还手啊!”季白愤怒,眼眶氤起一层血色。
 
 
季白再次砸出的一拳被死死捏住,他使劲竟然也抽不出来。洪少秋捏着季白的拳头,把骑在身上气势汹涌的人缓缓往下拉,直到他喘着粗气伏到自己的胸口。
 
一滴滚烫的液体悄然渗进洪少秋胸前的灰色T恤。“那是克什米尔,为什么不带上我?为什么?”闷在他胸口的声音哽咽,微微颤抖。
 
季白是在洪少秋出发之后才知道,他去的是克什米尔。那里正在发生战争,外方的警队力量插身其中凶险难测。省厅抽调出去的九个人,全部写了遗书才出发的。
 
他回答不了他的问题,只能紧紧地掌着身上这个人,一遍一遍抚摸他的肩背,把他按在自己的胸口。
 
淌进胸前布料里的眼泪似乎没完了,那温度烫到了他。
 
“我爱你……”洪少秋用嘴唇摩挲季白汗湿的额头。
 
 
好在,体育中心有季家的股份。会员制管理,偌大的篮球场一两个小时过去了也没什么人。
 
两个人四两八叉躺在地板上,任全身滚烫的温度平缓下去,热汗淌干。他们聊了很久。他们需要时间确认。这一次,你仍然平安归来。
 
躺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篮球场的透明穹顶已经可以看到外面黑透的夜色。洪队长突然想起来——小家伙呢?
 
回过神来的两人旋风一样立起来——季承已经蜷在场外休息椅上睡着了。
 
小家伙听到动静,睁开那酷似季白的圆眼睛。他困得摇摇欲坠,使劲地眨了眨眼睛才勉强赶走睡意。“小叔,我困了……”
 
季白又窘又愧:“额,抱歉……”
 
季承困得什么都懒得听,他本来是洪队和他家小叔这场1V1对抗赛唯一的观众的。季承攀着伸过来的大手,钻进洪队的怀抱,准备继续睡。
 

洪少秋扛着熟睡的小家伙,并肩跟着身边的人,一起走进馆外苍苍的夜色。终于觉得,他回家了。



评论(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