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1



四年前明诚大学毕业,带着他唯一的家当——一个行李箱来到这个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并在那个溽热的六月遇到明楼。
 
如果时间能重来一次就好了,他一定不会听从经理的话,鞍前马后伺候了来南方区视察的明楼半个月,最后稀里糊涂跟明楼进了酒店上了床。
 
明诚从不是无故怨天尤人的那类人。谁又能拒绝明楼的邀请呢?更何况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初入职场的毕业生,他全部的家当仅只有几套换洗的衣物。
 
那之后明楼很快离开上海,去了明氏加拿大的分公司。大半年之后明楼回来,在公司午间的休息区遇到明诚,春风化雨地问他:“还记得我吗?”
 
他和明楼就是这样的关系,明诚拿出最精准的数学模型也无法分析。
 
明诚大学时谈过一次恋爱,跟大他两级的学长,后来对方毕业出国,这段关系也就不了了之。刚开始跟明楼好的时候,明诚几乎就要相信,那应该就是恋爱的感觉吧。不过很快就认清现实了,有哪对恋人会像他和明楼这样,除了偶尔的肉体关系外,长期若即若离呢?他跟明楼也就是不合时宜的露水情缘罢了。
 
何况四年前他们刚认识的时候,明楼就已经有了女朋友。豪门恋情一向是午休时最热门的八卦料理。至于这不合时宜的露水情缘为什么能保持四年?明诚想,大概是因为他们在床上时双方的体验都不错吧,除此之外他再也想不出什么别的原因,能让明楼四年来一直记得他。
 
明楼是明氏将来的掌门人,明家培养继承人不遗余力,明楼常年都在世界各地飞。他在上海的时间屈指可数,竟然也能抽出时间找明诚。
 
 
刚工作的第二年,明诚因为工作压力瘦了十几斤。他是他那个岗位上唯一通过校园招聘进来的本科生,拿着比同龄人高一截的薪水,工作压力自然也大上几倍。明诚记得那天他是第一次见到明楼的女朋友。
 
已经是晚上九点,整个五楼只有明诚工位上的灯还亮着。明诚核对好数据,抬眼便看到明楼挽着一个年轻女人走过来。明诚赶紧整理仪容站起来打招呼:“明总好。”明楼挽着佳人,面色如常地示意他不必多礼。结束工作之后明诚在健身房跑步,直到大汗淋漓。下了楼之后却发现明楼在那,黑色保时捷低调地隐在大楼门口的夜色里。
 
“阿诚……”明楼叫他。
 
明诚保持好一个普通员工遇到公司高层时应有的礼貌疏离,“明总,您有什么事吗?”
 
“我在等你……”
 
后来他们仍然去了酒店,明楼提出想去明诚住的地方看看,被明诚拒绝。“没必要。”明诚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你不必非得给我什么。那事也就是互相需要,我不欠你,你也不欠我。”他的冷硬终于让兴致勃勃的明楼无话可说。后来地铁停运,明诚在独自回去的路上遇到小混混,他干脆把对方当明楼暴揍了一顿。他对明楼不存在什么多余的想法,他知道明楼也是同样。什么时候双方都厌倦了这样偶尔的联系,也就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了。
 
 
明诚四年来的春节都在上海过,不是公司不放年假,是因为他没别的地方好去。去年除夕明诚在体育馆遇到一个独自在那练球的姑娘,偌大的体育馆一年四季都人潮如流,除夕那天却只有明诚和那姑娘造访。两个不回家的人在馆里从下午一直呆到新年的午夜。明诚擦干满头大汗,主动找打球的姑娘说话:“新年快乐。”姑娘叫余歆,豪迈地从背后摸出两瓶菠萝啤,邀请明诚:“一起喝点吗?”
 
余歆问明诚:“怎么不回家?”
 
明诚平淡地回答,“我家就我一个人,在哪都一样。”
 
“这么巧,跟我一样。”余歆笑。
 
两人干完手里的菠萝啤,聊了不少,才发现对方的公司一直都有合作,并且离得不远。那之后余歆和明诚成了好朋友,逢年过节没什么事也就经常搭伴一起玩。两人倒是没那个意思,认识的同事却早就把他们默认成了一对,他也懒得去解释。明诚常年拼命工作,几乎不去想个人私事,这个年龄,身边认识的同事朋友几乎都有伴侣。
 
同组的前辈甚至半开玩笑地跟明诚分享经验,某些事上一定要注意,不节制没有关系,但千万注意不要这么年轻有小孩,对双方都没好处。明诚只好认真地解释:“真的只是朋友。”
 
 
五月的最后一天是周六,余歆约明诚去看一个法国艺术展。展览结束后不知道怎么的,两人沿着江边没注意就走进了一个桃色酒吧。音乐响起时身边全都是拥吻的情路,挨着余歆的一对还是一对男性。一方轻轻把另一方拢住,唇舌忘情地来回。余歆看得微微皱眉,怔在原地。
 
明诚赶紧把余歆拉了出去,在路边找了一家烧烤吧。明诚想起组里前辈开的那些玩笑,虽然余歆没听到,但他还是觉得很抱歉。
 
干了一杯啤酒之后,明诚笑着问余歆:“是不是应该早些回去,家里的人不着急吗?”
 
余歆干脆地回答他,“一个人住,暂时没有男友。”
 
明诚说:“你会缺乏追求者吗?你这么好的人。”
 
明诚说的是真心话。他小时候是没人要的孤儿,世态炎凉早就领略进骨子里。毕业之后孤身一人来到上海,进入职场也走得步履维艰,没遇到过什么亲近的人。真要说起来,这么些年与他稍微有点关系的,还是明楼……那还不如没有呢?更何况,余歆还是姑娘。在这个巨大的城市拥有强大的生存能力和乐观的生活态度,他真心地佩服她。
 
余歆毫不在意地接话:“我很好吗?我怎么不觉得……”
 
明诚觉得他有义务开导一下这姑娘,便郑重地告诉她:“当然,你知道我从不逢迎别人的。”
 
“那你呢?”
 
明诚诧异,“我干嘛?”
 
“你不好吗?不也总是一个人吗……你来上海四年了吧。”
 
明诚淡然地笑笑:“除了公司那点业绩,我好像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别人有什么理由跟着我。”
 
江风裹挟着凉意吹过来,激起余歆心里的一点勇气。她和明诚认识,于她单薄的人生是一个意外,更是惊喜。她跟明诚都是孤家寡人,但明诚却是她仰望的对象。她觉得明诚太好,以致于觉察到明诚无意更进一步之后,她再也不敢表露更多的想法,害怕表明心意之后连朋友都没得做。她没想到明诚会认为自己没什么拿得出手。
 
余歆大着胆子问:“明诚,你有喜欢的人吗?”
 
“算是,有吧。”
 
“算是?”
 
“嗯……算是。”明诚放下一个空酒瓶。
 
“介意说说吗?”
 
“不值一提的失败经历而已,没什么好说的……时间可以再来一次的话,我应该不会选择接近他吧,只不过,重来不了。”明诚不经意地笑答。他知道人拥有的资源到了一定程度后可以为所欲为并不是假话,明氏的董事长根本不可能只钟情一人。据明诚所知明楼就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明楼有一个美貌并且家世相当的未婚妻,想傍上明氏未来总裁的人还数不胜数,更何况他和明楼的关系——连床伴都算不上。明诚想起他刚和明楼认识时,明楼竟然会让他有恋爱的错觉,就觉得挺可笑的。
 

tbc.


评论(31)

热度(398)

  1. 茶茶_xfgszd方小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