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2



他们之间不存在什么感情——不过并不妨碍明楼对这具身体十分熟稔。酒会上风度端方的明总此刻化为凶狠的饕餮,贪婪暴力像是要吞噬明诚。
 
“不……不要那么深……”
 
明诚被捣得摇摇欲坠,声音破碎——欲念快感却从相接的地方爆发出来。明诚往往也抵挡不住这样令人眩晕的快感,嘴里叫出什么只是凭着本能——“明……明楼……不要那么用力……”
 
“没有很用力啊我的阿诚……”明楼咬着怀里人的耳朵,对那矫情的请求不管不顾。
 
这种时候这人往往贪得无厌,毫无道理可讲。等一觉醒来,凶狠的丛林野兽又是那个道貌岸然的明大少爷了——明诚拿他无法。
 
早晨明诚被远处海面上反射的霞光炙醒——明楼正坐在大落地窗前看书。明诚翻了个身,窗边那个温雅的剪影跟昨晚兽性大发的简直不像一个人。
 
明楼听到动静抬起头来,“吵醒你了?”
 
“汪小姐前天刚刚在开机发布会上公布你们的恋情,您还是小心点吧,不要顶风作案为好。”
 
“这不需要你操心……想吃什么?”
 
明楼永远轻而易举就能挑开他不感兴趣的话题,于是明诚从善如流不再说这个事。
 
汪曼春不久前刚刚接了一部戏,一周前在影视城开机,发布会上终于对记者拍到他和男性友人挽手出入某公寓的照片作出回应,承认那是明氏集团的大公子明楼。两人从九岁相识,是青梅竹马的恋人。面色羞怯地介绍完明楼之后就转移到请大家多多关注作品,勿过度打扰演员私生活云云。
 
媒体的热度还没开始冷却,这边明楼早就和别人上床了。明楼这次来上海分公司只停留两天。仅仅两天而已也管不住下半身,就莫说汪小姐要持续在剧组拍戏几个月了——这是在上海,明楼在北京呢,国外呢,不知道还有多少处行宫,多少位情人,加上明诚这种连情人的身份都算不上的,明诚想为汪小姐默哀。
 
隐隐风闻汪小姐家世清贵,有个位高权重的爷爷,圈里每每提起都讳莫如深。汪小姐不仅美貌不俗,还是圈内少有的高学历。不参水分的藤校博士,在硅谷名企工作一年后毅然辞职回国追求兴趣当演员。加上本人为人亲善,娱记一致评定的高情商,于常人而言几乎是完美女友的人设。但就是这么完美的女人,还是不能完全留住明楼的心。不过话说回来,谁又能留住明楼的心呢?明家的家产以百亿计,普通人无法体验,到了那个层面,也就不会像普罗大众一样,需要什么稳定的感情。
 
 
“最近常去健身房?”明楼悠闲地看明诚穿衣服,并抓住空隙把一勺粥喂进明诚口中。
 
“你怎么知道?”
 
“你身体的变化我都知道。”
 
明诚生怕明楼再犯浑,那他今天就别想好好去上班了。于是赶紧三两下穿好里面的衣服,外套搭在臂弯准备溜走。
 
“你前阵子太瘦了,不要太辛苦,阿诚,你有我……”
 
得了吧,明诚说了声拜拜,抓着衣服下楼叫车上班。很多时候,明楼会像家人,甚至像恋人一样关心明诚的身体健康,明诚领这个情。还记得他们刚刚认识的那年,明楼在某个疯狂过后的夜里把他抱在怀里,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对他说:“阿诚,不要这么辛苦,你有我。”就是那句话让明诚感到自己湿润的眼眶和擂鼓般的心跳,他反身抱紧了他自以为的爱人。不过之后明楼挽着佳人出现在公司,又很快远走加拿大,明诚也就释然了——明楼不会把谁太当回事。他会跟他有长达四年的联系,会这么问他,大概是因为身体好某些时候耐折腾吧。
 
明诚利用等车的时间,在酒店前台一一交代好要送给明楼的西装和文件,据他所知明楼早上很容易因为这些小事和秘书发脾气。明诚帮个忙,就当是春风一度后微不足道的酬劳吧,他不想否认也否认不了,和明楼在一起的夜晚……很好。
 
 
秋季的项目业绩是年底年度评比的关键。明诚业余时间消遣不多,工作一直都是他全部的重心。周六办公区全组男生约蹦迪,明诚不想折腾也就没去,上午去体育中心打球下午直接到公司加班。
 
明诚在电脑旁边久坐,去茶水间倒咖啡时在三级阶梯上绊了一下,想站起来发现腿脚发麻。不远处的保安刚好经过,赶紧过来扶了明诚一把。明诚的脚当时就肿了起来,到医院照片之后发现是扭伤,被医生一顿数落,为什么坐到腿麻不会起来走走,下台阶时还不注意。
 
明诚不敢掉以轻心,抽时间去三甲医院做了详细的全身检查。针管扎进血液的时候明诚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再怎么样也要记住,工作并没有身体重要。如果连他这个人都不好了,他还剩下什么呢?
 
明诚的脚肿了一周,他回医院复查那天刚好是法定假日中秋节。医院人流量比平常少了一倍,明诚脚还不能使劲,拿着X光片子赶到一声科室时刚好赶上最后一号。医生给明诚交代完保养事宜时,医院平日里人潮汹涌的走廊已经空无一人。好心的医生交代明诚,他刚才上上下下走路,最好坐在这里让脚休息一下再回去。
 
明诚就这样坐在科室外空无一人的走廊,忽然觉得,仿佛这个节日连带着他的心也被掏得空空如也。他从有记忆起就在孤儿院,十八岁上大学之后不再依靠任何人而自力更生。他得到过很多人的关心,院长和义工都很关心孤儿院的孩子。大学时有不少关系不错的同学和朋友,情窦初开时认识优秀的学长,发展了一段关系。工作之后得到上司的赏识,升职加薪。
 
 
那么多人来来去去……却没有真正走进过任何人的世界,也从来没有人真正进入过他的生命。让他在偶尔单薄疼痛时可以安心地想起。也许有过一个明楼,在他们刚刚认识的某些时候,他有过这种感觉——不过那被证实是个误会。
 
明诚坐在走廊上发呆,身影被走廊的吸顶灯打得单薄。直到穿着小高跟的余歆从电梯口急匆匆地跑过来:“抱歉抱歉,我应该早点来帮你。你是不是没赶上医生?”
 
明诚回给她一个脸色苍白的笑:“没事,已经看好了。”
 
 
午休咖啡间八卦劲料不减——集团少东家和汪小姐的恋情。
 
汪小姐出道时间不长,目前只有一部代表作。但凭借清雅的气质和学霸女神的人设,虎扑选美什么的名次一直都很靠前。坐在明诚隔壁的哥们端着女朋友做的爱心便当,一边吃一边幻象,要是女朋友像曼春这么美,多搬几年砖也勉强忍了。一众人笑喷后被组长泼了盆狗血:“我看你明天可以不用来了,肖想谁不好,敢肖想明总的女人。”
 
有八卦账号扒到汪曼春早年读书时候的一个校园采访,爆料出学霸女神在二十四岁前居然都没有谈过恋爱,初恋就是现在热恋的明楼。
 
明诚笑得差点被饭粒噎住,他毫不留情地拆穿对方:放心吧,即使有了汪曼春,时间久了你也忍不住偷腥的。
 
对方不服气地抢了明诚刚端过来的咖啡。“不要随意破坏我的品德好不好,有了汪小姐还不知足,我TM是这种人?”
 
明诚撇撇嘴:“你倒不是,有人是。”
 
对方警惕地看明诚:“你怎么知道?”
 
明诚面色平静:“猜的。”
 
 
下午开会时明诚收到一条消息,来自明楼。“阿诚,这周末和我去新加坡?”
 
明诚简单回了三个字:“不想去。”
 
散会后明楼的电话打过来,先是半真半假地抱怨今天又头疼了,都没个人给他按一按。最后带了三分委屈似的问明诚,为什么不陪我?
 
明诚冷冰冰地怼回去,和汪小姐的男人出双入对,被媒体拍到怎么解释?我还想要我的饭碗。
 
明诚很快挂了电话。他的脚伤还没痊愈,最近又需要加班,眼睛底下还挂着黑青。在那事上奉陪不了明楼,去见了他也是白搭。反正明楼想要什么人,哪里不容易找呢?怎么都不缺他一个。
 


tbc.

评论(39)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