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3





明楼坐在办公桌后一言不发,周身那股寒气令进来汇报的助理声音都自觉低了三分。
 
明楼近来诸事不顺,现在连唯一一个可心的人都铆足了劲惹他不快。小混蛋近来不仅处处拂他的意,敷衍他,现在连他的电话都敢直接挂了——
 
等明楼一一在文件上签完字,助理低声汇报:“先生,汪小姐来了,正在外面等您,请她进来吗?”
 
“请她去会客厅。”助理收拾文件离开,被明楼从背后叫住。“告诉汪小姐稍候,我结束手头的事就过来。”
 
“是。”
 
 
汪曼春在助理办公室外的大会客厅里小坐了有二十分钟,来送东西的员工表面上目不斜视,事实上恨不得用眼睛将人三百六十度翻转来看个遍。这就是汪曼春——娱乐圈小有名气的演员,大美女,他们未来的老板娘。明楼藏得够好的,按发布会上的消息,两人恋爱已有几年,但直到最近,连明楼的几个亲近下属都完全不知道这回事。
 
 
明楼半个小时后才姗姗出现,在一众员工的注视下将等待的人亲自挽进自己的办公室。后面会发生什么,大家咳嗽一声心照不宣了。
 
事实上明楼什么也没做,专心将茶盘上的一壶新茶来回滤了几遍,一边听对面的人说话。
 
汪曼春三分真三分假地道歉:“师哥,对不起呀……跟媒体公开的事,我不是故意的。”
 
这么些年,她还是那个小女孩的模样。凭本事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是她的“家学渊源”,汪芙蕖是,汪镇是,面前这个娇滴滴的温婉佳人更是深得真传。很多年前还在上中学时,为了拿到校园艺术节的最佳女主角奖,侄女的一番小小撒娇能让汪部长派人间接跟校方打招呼。现在“被”拍到亲密照片,在发布会上被记者逼问不得不公布恋情。人是不是故意,明楼深知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
 
明楼浮起温和的神色,“那些人无孔不入,毫无道德底线。不怪你。”
 
 
助理开车送明楼回家,听到后座吩咐。“去梁园,然后订今晚去上海的机票。”助理一听现在去梁园楞了一下。他深知梁仲春的梁园是什么地方,他是唯一一个知道他的老板和汪小姐关系的人。很多次明楼想在汪家人那里打什么迷障,都是吩咐他送他去梁园,可现在是汪小姐前脚刚走。这么多年他深得明楼信任的一个原因就他的干脆和自觉,直接领命办事不问多余的话。今天看到明楼捏着眉心一脸疲惫却忍不住开了口:“那您不在梁园休息吗?秘书处给的行程没有上海,您这么晚过去,是不是还有会要开?”
 
明楼没责怪他多嘴,言简意赅:“我的私事。”
 
“那明早的您的安排……”
 
“推到后天。”
 
 
明诚去医院拿了体检报告,终于长舒一口气,各个大项检值基本都正常,这说明他至少还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于是这段时间有所缩减的工作量又增多起来,以至于被明楼叫到跟前,他还对着电脑加班核对数据。
 
这是明楼在佘山的一处别墅,估计是明楼个人的私产,明家其他人也未必知道这个地方。明诚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明楼来过这里,在这里春风一度,或者别的。他自嘲之余,庆幸自己得亏是个男人,才能和明楼保持稍微平等的性伴关系。如果是一个女人跟了明楼这么多年,万一怀上了他的孩子还爱上了他,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明楼开了一瓶酒,一边自斟自酌,一边看明诚抱个电脑坐在地毯上。
 
“我今天得加班。”他在机场的时候明诚就拒绝过他。
 
“加班比我还重要吗?”明楼在电话里跟明诚耍赖。
 
工作是我的饭碗,你是我的谁呢?饭碗重要你重要?明诚忍不住想痛骂电话里的人。可是他时刻牢记这是明氏,他加班要做的就是明天的例会材料。如果再跟明楼犟下去,明楼很有可能会一个电话把明天的会取消掉。
 
 
明楼在躺椅上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没人。飘窗外下起了雨,风夹带着外间竹叶的清气从半开的一扇窗吹进来,怎么会睡过去了?
 
这时明诚擦着头发从浴室走过来,带点谨慎又平静地问他:“还要做吗?”
 
明楼躺在椅子上没动。他连夜从京城飞到这里来看他,不是来看他连续工作几个小时,然后洗干净身子平静地问他做不做,明诚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吗?
 
明诚看他没回答,就问:“怎么?”
 
明楼躺在椅子上看明诚,明诚的头发刚刚擦干,穿着简单的睡袍和拖鞋,都不是这个房子的款,是不知道哪一次明诚自己带过来的。他差点忘了,明诚从不要他的东西。
 
再看明诚的表情,神色平静,毫无波澜。明楼于是回答:“不想。”
 
“那……”
 
明诚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明楼看到眼里就成了罪证。明楼拿起旁边醒好的酒,缓慢舒惬地自斟了一杯,存心要气气他。“你可以走了。”
 
明诚的表情明显滞愣了一下,但还是很快恢复。明楼慢慢抿着酒看明诚把睡袍换下,正待诧异他要干什么,明诚已经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开始约车。他难不成竟是要回市区?一股闷气瞬间冲上明楼的天灵盖。
 
“打扰了。”明诚匆匆告别,拿背包匆匆装起他的东西,连同那套睡衣和拖鞋,狼狈地离开房间转下楼道。
 
一把心火把明楼从头到脚点起来,明楼按下闷怒,在想要怎么把人叫住。明诚的声音却已经在楼道里响起,隐约是在和司机谈位置定位。很快,楼下的声控灯次第亮起来,明诚已经到了院子里。
 
 
明诚没想到明楼的热情这么快变为冷漠,更没想到半夜还下起了雨。他掏出手机给明楼打电话:“您能不能开一下大门?”院里的大门是密码锁,只有别墅主人才能开。
 
电话里声音单薄,山上雨夜的温度明楼知道。明楼起身到飘窗前,明诚正站在黑色大门前举着电话,一副恨不得马上飞走的样子。他就这么想离开吗?他不就说了句气话,这栋楼里房间那么多,为什么他就非得理解为离开这里?他就这么不想和他待在一起?他的东西他都不要,就这么不待见他?
 
明楼气性一上来,切断电话,应明诚的要求烦躁地按下了大门密码。


tbc.

评论(52)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