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4



飘窗外劈了几声响雷,雨势瞬间变大。
 
这房子窗檐短,狂风肆掠,把雨势从半开的窗口吹进来,扑在明楼脚下。想到那小混蛋此时就站在院外的大雨中,明楼生起一丝暴虐的快感。他反手抽了自己一个耳光,颓唐地跌坐在窗前。他竟然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情绪失控。明楼想起父亲,父亲生前说过的克己,自持,他却连在他的忌日这一天都没有做到。
 
 
外面的车一时半会找不到这里来,树林密集又是半山腰。左右都找不到可以避雨的地方,又不能再踏入身后这个院子。明诚只好暂时站在院外的围墙边,被突然下大的雨淋得湿透。所幸背包是全防水的,好歹能保护电脑不被雨淋。
 
他正想着要不要就这样走下山去,明楼打着伞出现在院门边。风雨中视线很模糊,借着路灯的光看上去,撑着伞的明楼身型脸色倒像是比他这个淋了雨的还不好。
 
明楼把伞拢在明诚头上,脸色白得让明诚差点觉得他才是那个受欺负的。他一下子抱住明诚。“我发了脾气,我道歉……”
 
 
明诚偏过头,此时此刻他不想跟明楼说话。明楼却把明诚抱着,力气沉得出奇。“别走……对不起……”
 
明楼的衣服很快被淋湿,眼看雨势越来越大,一把伞根本不顶用。
 
“我留下,你,你先放开我……”
 
 
暴雨下了一整夜,后半夜明楼居然发起烧来。明诚翻箱倒柜一通找,好不容易找到药箱,却还差个冰袋。他想起下班前新来的实习生给了他一瓶旺仔牛奶,就从背包里找出来放进冰箱底层,二十分钟后用帕子包了放在明楼头上,折腾一通下来基本没睡觉。
 
哪知道明楼却还一脸嫌弃,“这是什么?”
 
“牛奶瓶。”
 
“……拿走,不烫了。”
 
明诚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你不烫我烫,行了吧。”他下半夜就是被明楼的身体给烫醒的。
 
 
天亮时明楼的助理打电话过来,手机在床头震动,先把明诚吵醒了。来电人是李秘书,明诚没多想,按下接听键轻声告诉对方明楼还在休息。
 
李樊听到陌生的声音吃了一惊。他知道老板的作息习惯,常年早上六点起床。现在是六点零三分,他会跟谁在一起,是不是就是他昨晚连夜赶过去见的人?李樊很快恢复如常。“请您转告明总,Candy已经将赵医生开的药送到酒店。他昨天走得匆忙忘带了。”
 
明诚惊讶,看明楼还在睡,就下床打开卧室门走到客厅里,压低声音问对方。“他生病了?”
 
是心律不齐之类的药物,李樊犹豫了瞬间,还是告诉了电话对面的人。明楼的体检报告是李樊去拿的,没有大问题,但是大小毛病不少,尤其是明楼经常头疼的问题,没查出原因,应该都是这几年工作量倍增的后果。医生的建议是工作量减半,保证休息时间,但暂时没有被采纳。
 
时间还早,明诚放下手机轻轻躺回明楼的身边。他知道明楼一年四季都很忙,却不知道他近来需要压缩睡眠时间才能处理完公司的事,何况他睡眠本来也不好。
 
明楼此时此刻就躺在身边,明诚忍不住伸手,轻触明楼额发前峻峙的眉骨。应该如何关心明楼是汪小姐的事,退一步说还有明家人,他和明楼这种永远都上不了台面的关系,怎么样也不应该他多管闲事的。明诚躺在明楼身边想,艺人的工作远比普通人忙,汪小姐没有时间陪明楼也是常事,要不然明楼也不至于总找外人。
 
 
明楼铁打一般的作息习惯起了作用,明诚轻推开卧室门时他就醒了。觉得眉头上痒,抓住了明诚作乱的手。明诚抽回手,起身穿衣服准备回市区上班。
 
看明诚换衣服,明楼突然问:“阿诚……你想不想工作调动?”
 
“嗯,什么意思。”
 
“来我身边。”
 
明诚停下收拾东西的手,“干嘛?”
 
“工作和生活。你想要哪个岗位?”
 
明诚觉得明楼越说越离谱,想起汪小姐正在离这一百多公里外的影视城,便忍不住打断他。
“不了,需要我帮你叫汪小姐吗?”
 
明楼的脸色黯下去,“别提她。”
 
 
九月的娱乐圈有不少传闻,其中一条就是演员汪曼春家里出了点变故。至于什么变故,各种媒体捕风捉影也说不清楚。隐隐有传闻汪曼春的父亲就是新闻联播里偶尔会出现的某位,但这种事是不会得到证实的,也就只是传着。家庭变故的传闻上了热搜几回之后,汪曼春本人的工作室发了律师声明,切勿用不实传闻抹黑演员,否则追究到底。
 
办公室都在吃未来老板娘的瓜,只有明诚隐隐觉得这事可能没那么简单。明诚有次无意中用外网查过汪家,明诚当时就确定,汪曼春的父亲就是那位无疑。否则单单只因为长得漂亮,有校友和艺人的身份,不至于让明楼如此倾心。
 
没想到的是,工作室刚刚发了声明不久。汪小姐被拍到在片场黯然流泪,在导演和合作的演员安慰之后却仍崩溃大哭。视频是去探班的媒体拍到的,真实性板上钉钉,当天就上了头条。组内的实习生女孩和明诚一起吃午饭,席间都在聊汪曼春的事。看到明诚默不作声,生怕明诚一不小心给她扣上个妄议集团上司的罪名。赶紧低头跟明诚道歉说不是故意的。明诚摇摇头说没事,接过小姑娘手机里的视频。
 
视频里的汪小姐还穿着拍戏时的年代装,将头埋在臂弯里哭到双肩发抖,导演和一群演员在旁边不停安慰却毫无办法。汪曼春的工作室当天就向外界申明事实,确实是家里人生了重病,汪小姐在片场接到电话,因为关心家人而情绪失控,现在病情已经得到控制,请外界体谅,视频的事才算有了一个清楚的解释。
 
视频事件的第三天,瓜变得越来越热闹。明楼在出席一个活动时被记者问到,汪小姐因家人的事情绪低落,您会如何帮助安慰她?正侃侃而谈的明楼直接回答个人私事无可奉告。
 
记者会上的明楼气质沉潜风度卓绝,连无可奉告四个字都没有引发媒体和粉丝的恶感。晚睡前,明诚终于有空打开明楼的采访。他将视频反复看了几遍,在按熄手机之后陷入了某种情绪中。这就是明楼,他其实从来都承认,明楼总是会令人信服,他自在强大,是他与生俱来的人格魅力。
 
国庆假日来临,明诚不出去旅游。也不太想呆在上海。软磨硬泡和老大多要了两天假,和余歆去她山区老家的小学做了一个星期义工。
 

tbc.

评论(19)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