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8



明楼看着眼前的人,周身的疲惫褪去了一点。明诚在他们佘山的房子里说分离说得那么决绝,至今还冷硬地锥着他的心肺。这几天他全靠对付汪家父子的一口气撑着,没想到明诚竟千里迢迢自己乖乖赶来了。
 

明诚看着明楼说:“你别误会,我去年查到一些东西,关于汪镇的,我想你或者明董事长或许是不是用得着。这些资料不适合邮寄和转交,只好我……”
 
“这是什么?”明楼拿起桌上的文件夹,饶有兴致地解开翻看,越看越没什么表情。
 
明诚对这个结果有预测,但决定硬着头皮把话讲完。“几年前几次跟踪我,还动过手的三个人,我这两年都调查过,初步结果在这里。从时间和动机来看,他们真正的目的恐怕都不是我,而是冲你和明董事长……前天的商会明董市长没出席是不是……”
 
厚厚的一摞资料中有三个雇佣打手的详细资料,在南方多个城市的行踪及大宗交易记录。几年间三人有不少重要转账交易均指向同一个人,此人身份为一个注册在京的小公司的法定负责人。而这个小公司真正的上家就是——汪镇。
 
汪镇会把目标对准明楼亲近的人,中间不无可能有汪曼春的授意。明楼深责过自己给明诚带去无妄之灾。和汪镇有冲突的那几年明楼在保护明诚这件事上花了不少精力,既要确保明诚安全无虞,又不能让他察觉以免引起他的不安。没想到最终还是留下疏漏,让明诚遇到了汪镇的鹰犬,差点发生危险。明楼感到一阵后怕,明诚始终没把这些事告诉过他。
 
“我查过汪家,所以知道汪镇是汪小姐的大哥。文件我没备份,仅此一份。如果……”明诚从外人的角度并不清楚明家跟汪家有什么过往,明楼对汪曼春的兄长是什么态度,不得不仔细斟酌措辞。“如果有冒犯汪小姐的地方……你直接毁掉就是了,我没什么意见。”
 
明楼从桌后抽屉里拿出一份更厚的资料递给明诚,明诚翻了几页之后吃惊地看着他。“你早就查了汪镇?他不是汪小姐的大哥吗……”
 
“姓汪的跟明家一点关系都没有,要说有关系,那就是……仇敌。”
 
明诚被突如其来的信息卡住,汪家跟明家是仇敌,联想到明楼的父母早早离世……那明楼和汪曼春为什么……冒着家族的压力在一起么?
 
“那汪芙蕖被调查,后面也是你……”
 
“汪芙蕖罪有应得,我不过狠推了一把。李樊五年来领着秘书处的薪水,从不在公司上班,他的事情只有两项,汪镇和汪芙蕖,我没用错他……”
 
明诚看着眼前这个突然抛给他惊人信息的明楼,一瞬间几乎感到有点陌生。
 
汪芙蕖还未从政时曾在明楼的母校做科研。多年来两人在官方场合以师生相称,俨然言传身教名师出高徒的真实图景。他最初查到被明楼尊为老师的汪芙蕖就是汪曼春的叔父时,尽管怀着太复杂的情绪,却当即就承认了明楼和汪曼春门当户对的姻缘。从知道汪明两家姻亲关系的那天起,他彻底不再对明楼抱有什么幻想。
 
“你……”明诚望着明楼说不出任何话。他们开始某种关系以来,双方一直有意保持着某种距离。他不是明楼的爱人,自然无权过问明楼的家事和过往。他们的身体贪恋过对方,心却从没在一起过,所以他们对对方知之甚少。四年了……四年又怎么样呢,即使面对面看着这个人,也仍然觉得他只是他最熟悉的陌生人。
 
 
秘书的敲门声终于打破安静。“明总,汪小姐来了,请她进来吗?”
 
“告诉汪小姐我没空见她。”
 
“这……”通报的秘书直接楞在了门口。
 
明诚反应过来,问明楼:“你调查汪家,汪小姐知道吗?”
 
“她不会知道。汪芙蕖下辈子关在监狱不会再出来了,至于汪镇,这些资料是副本,原件李樊今天早上刚刚送走。”
 
“送到哪里?”
 
“送到这些东西该出现的地方,跟汪镇敌对的人不少,不必直接通过明家的手。”
 
明诚终于说不出话来,“你……你和汪曼春,你和她不是……”
 
 
秘书领命之后早就离去。他们此时谈论多年来两人之间最隐秘的话题,多年来明楼和明诚从各自的角度都无法启齿,默契选择回避。现在突然揭开这层厚茧,极度胶着的氛围却并没有轻松多少。
 
明诚沉默跌坐在沙发上,明楼长跪了一晚的膝盖终于开始隐隐作痛。
 
 
李樊的敲门再次打破静谧,他看了一眼明诚之后走到明楼的身边低声说话。声音很小,但是明诚听清了。大意是帮汪小姐传话。她想等他忙完手里的事,然后见他,请他帮她家里的忙,她现在无人可找,明楼是唯一一个能帮她的人。
 
 
明诚不知道明楼将怎么面对汪曼春。等在外面的女人至今不知道是谁把她叔父拉下高台推进监狱,她依然毫不怀疑明楼对她有感情,并把明楼当成救她全家的唯一的希望。是啊,明楼四年前挽着她出现的样子历历在目,让人毫不怀疑他们是佳偶天成。
 
明诚没吃早餐的肠胃开始痉挛,疼意一阵阵泛出来。脑子和眼眶都很热,手脚却一阵阵冰凉发飘。他和明楼到底是谁做错了?还是他们都错了,才导致今天无比难堪的局面。他对明楼的感情,连明楼都不知道——一个毫无关系的外人当初是怎么卷进汪家和明家的恩仇里来的?
 
 
十几岁时——明氏的长子明楼和汪家的掌上明珠汪曼春是国际高中最显眼的两个学生。学生们都在传两人青梅竹马的关系。她拿到校园艺术节的最佳女主角,被学生们私底下评为校花。她拒绝所有男同学的礼物,只去琴房听明楼弹琴,甚至场场都去看他的辩论赛。
 
黑暗中的家静谧无声——明楼僵硬地长跪蒲团。明早之前——他必须做出决定,他们姐弟谈过话,明镜把决定权彻底交给了他。明家姐弟在商场杀伐决断进退自如,不低头不服软,也从来端正严明坚守底线。他因为仇恨彻底利用了汪曼春,利用了她从少时就对他的一往情深。他在心里质问自己,也问逝去多年的父母,明楼是不是做错了?但他们也无法给他答案。过了十几岁那一段青涩的时光之后,她在他的心中不再有什么魅力。她有精致的容貌,表里不一,但她没翻过什么大错,更不必承担她叔父的过往,她即将因为自己错付的感情接连失去两个最亲的人,现在还毫不知情。
 
汪芙蕖罪孽深重,他明楼何尝就是一个问心无愧的好人?
 
 
内心的汹涌挣扎以致于不眠不休,明楼这几天把自己吊在一根弦上。四小时前李樊已经将汪镇的那份资料送出。李樊替他做事多年,但遇事没有决定权,他只需要听从明楼的决定。李樊已经返回公司,明楼心里的炙烤没有丝毫增减。
 
明诚能在这个早晨千里迢迢来到他的身边不亚于一个奇迹。他是明楼第一个坦白挣扎和重负的人。明楼用简短利落的词句跟明诚说话,他预备好了接受任何结果。风继续从开着的窗户吹进来,明诚长久空洞的沉默终于让他悬着的心无限坠下去——
 
明楼背过身,走近大落地窗向外看,明亮的顶层光线将他的轮廓锐化成一个剪影。“汪曼春对我有感情,我这么多年都在利用她,把汪芙蕖送进监狱,报我父母之仇……事实就是这样,阿诚。我向你隐瞒了我的家事,更舍不得就此放开你。我很抱歉……对你的隐瞒。阳奉阴违借刀杀人,在她这件事情上,我明楼就是这样一个人……你现在知道了,是去是留,决定权都在你,我尊重你……”
 
明诚断不了明楼和汪曼春的公案,他稳了下心神,缓缓开口:“我很快就会离开上海了。”
 
“你决定了……”
 
“决定了,在你批准我的辞职申请之后……”
 
明楼从机场返回的当天就让人事送来了明诚的辞职申请书。放在他办公室抽屉里,他看过很多遍,但一直没动。
 
明楼任由心里的裂痕炸开,疼痛从肺腑蔓延至四肢百骸,抑制住过去转身抱明诚的冲动,把双脚钉死在原地。“我会按照流程批准。”
 
明诚深一脚浅一脚走到办公室门口,终于回头说了一句话。“明楼,以后再别联系了。”


tbc.

评论(23)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