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11





明镜不是爱听小道八卦的人,但在朋友家一个下午茶的时间,却听两位闺中好友说了明楼的事。大意是一个星期前,明楼在某个晚宴上被主人揶揄没有带女伴,于是音乐响起时当场邀请晚宴驻演的女大提琴家共舞。苏医生笑着抿了一口咖啡,抱歉唐突啦,只是美好的人和事都容易被津津乐道,那位乌克兰姑娘一曲华尔兹跳得风姿绰约,是晚会的高潮,多亏了你家明楼的邀请……明镜微微皱起眉头,明楼主动邀请别人跳舞了?快两年了,他从来没跟家里人谈起过个人问题。
 
 
令人意外的是第二天下午明镜带明台逛街,居然真的在盛园路的咖啡厅遇到了会友的明楼。明镜起先没注意,被明台一下子抓紧胳膊:“姐,快看那是大哥——”明镜一看马路对面,正是明楼,对面坐着苏医生说的那位大提琴演奏家。女方高鼻深目,长相优雅,据说有一半的乌克兰血统。两人面对面坐着谈话,画面静谧和谐。明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以便看得更清楚,然后笑嘻嘻挽着明镜的胳膊发出两个别有意味的音节:“哇哦……”被明镜拍了一巴掌,“干什么阴阳怪气的。”
 
明镜和明台等着明楼宣布好消息,或者邀请客人来家里做客。明台在学校里有喜欢的女孩,死活不明白适婚年龄的大哥为什么单身,为什么不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哪知道一个多月过去,却不见明楼再有什么新动向。Candy和李樊一致告诉董事长,明先生的私事我们不太清楚,总之今天明总在公司的时间是十一小时,中间并没有工作之外的客人来。这次明镜真的着急了,她再怎么不想打扰弟弟的个人私事,明楼也是应该考虑成家的年纪了,她甚至开始后悔把执行总裁这个对公司最重要也是压力最大的位置给明楼。
 
 
明楼整个上午都在书房处理邮件,咖啡的味道浓得让明镜皱眉。她用一杯瓜片茶换掉明楼的咖啡。问他:“怎么,休息日没有别的安排?”
 
“下午和几个朋友钓鱼。”
 
“没有约会?”
 
明楼诧异的抬起头。“哪方面的约会?”
 
“介意聊一聊吗?”
 
 
晚饭时间,姐弟俩一席谈话的结果终于让明镜放下心来。“如果遇到心动的人,一定是主动的姿态”,明楼很笃定地告诉她。
 
但不是那位大提琴艺人,她只是舞伴。
 
“大姐,我以前是有过一个喜欢的人。”明楼望向窗外,回忆起什么事情似的。”以前我们姐弟过得如履薄冰……很长时间里,我连承诺,甚至一个最普通的恋人关系都不能给他。”明镜会意,知道她指的也许不是汪曼春。
 
“他在我身边的痛苦,以前的我都不能感同身受,还一直固执己见,试图留住他……”
 
明镜着急地追问:“现在呢。”
 
明楼给明镜削了一个苹果,看着手里的工具刀,面色微澜地摇了摇头。
 
谁会愿意保持一段毫无承诺的关系呢?四年——已经够长了。他们一个仁至义尽,一个无法回头。
 
 
梁仲春早就约明楼去他的梁园,说是闲玩消遣。明楼从公司事务抽出身来,喝了一瓶梁园的私藏之后,梁仲春突然记起是什么似的,叫助理拿出个小东西来。收藏是他一向的爱好,梁仲春一边又叫人去取专门的放大镜,明楼却一眼就认了出来。
 
“上世纪四十年代苏州的雕工,原料应该是从欧洲跟游轮过来的威特比玉。这上面刻着一个‘明’字,还有时间和刻工的落款,应该是私人订制。跟你们家没关系吧?我记得你家祖辈不是法国留学回来的学者——”
 
“你在哪得来的?”
 
“尉迟在交易市场偶然淘到的……”梁仲春指不远处的助理,“这玩意儿也不算值钱,只是几经转手,新卖主不识货,标出的价格算是贱卖了,让尉迟顺手捡了个便宜。哪知道仔细看过才发现有些玄机,应该是以前比较重要的私人收藏。有个你们家的‘明’字,顺便叫你过来看看,我留着也没用,过一阵就转手了——”
 
明楼盯着那件东西,“没错,是我家的私人收藏。”
 
“嘿?还真是?不会这么巧吧——”梁仲春一脸惊讶,“那怎么会流落到二手市场?我这回是又在明氏得了个人情了——”
 
明楼从绒布上拾起拇指肚大的小挂件。他记得他用这个小东西换下了明诚的银铃,那个系在襁褓中明诚的脚脖子上,刻有明诚名字的小铃铛。
 

明楼轻轻抚摸手心里微凉的玉质,它曾经在明诚的脖子上戴过很久——现在,终于还是物归原主,原封不动彻底回到了他手里。
 
 
醒酒的茶盘刚摆上来,明楼的手机就铃声大作。梁仲春心想敢这么没命打明楼电话,这位下属估计是干不长了,哪知道接起来是明家小弟。
 
明楼似乎被玉坠激起了脾气,“上课时间打我电话干什么?”
 
“哪里是上课时间了——现在午休好不好。”明家小弟在那头同样气势十足。会跟明楼这么说话的也就几个人。
 
“我没时间,你让吴叔去。”明家小弟似乎在那边提了什么要求,被明楼不动声色拒绝。说了一通之后明楼终于耐下心来解释。“我跟大姐的身份,不适合出现在你们同学比较多的场合,懂了吗?”
 
电话对面还在说,最后被明楼以“——去找吴叔”拒绝然后挂断。
 
梁仲春隐约听到什么“校庆舞会”,“漂亮的学姐”,看到明楼一脸黑线,终于实在忍不住。
 
“噗——”
 
明楼收起电话。“介意领我参观下梁园的收藏室吗?”
 
“介意倒是不介意,就是你明家家大业大,我那些压箱底的东西估计在你眼里根本不算什么,我这不是自个儿献丑吗?”
 
“别废话。”
 
 

tbc.

评论(22)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