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12






“哦吼——”两个礼炮筒“砰”地喷开,金箔碎片瞬间飞溅了半个办公室。
 
“洪川——洪川!”
 
工作室老大洪川喝得有点上头,在众人的起哄声中站到展板前,开始了一本正经的年会总结讲话。感谢人员名单拉了一长串,又从年初开始细数团队的各项小成绩……眼看话越讲越长。
 
“又来了……呃!”
 
“洪老板我麻烦你,这不是开会好吧?”
 
“这昨天不是讲过了吗?麻烦重点,我们要听精髓!”
 
洪川在敬了众人满满一杯啤酒之后因为废话太多被“轰”下了“台”,众人又开始拿办公室的签字笔敲着空啤酒瓶起哄:“明诚——明诚——”
 
明诚也喝得有点脸热,但整个人还是十分精神地被推到了画满彩漫的展板前。
 
明诚清了一下嗓子,刚开口他其实没想好说些什么。这是这个小工作室创业的第三年,开始步入正轨的第一年,工作室团队全员十一个人的第一次年会。他们是他最亲密的工作伙伴以及朋友。
 
“咳——抱歉我把那边那几瓶都给喝了,现在有点上头……”这是实话,今天办公室的人都喝得不少。
 
“感谢洪老大对我的信任,你们都知道我们大学时就是共事过的校友。在和我的学长、校友共事的第四年,我想说,他让我看到,母校的校训精神不是一句停留在教育阶段的虚言。”明诚眼神笃定,语气真诚:“创新,笃实。我觉得洪川做到了。如果团队也能做到这四个字,我相信我们会无往不利。”
 
一群人一阵欢呼起哄。洪川看着眼前这群人,一瞬间鼻子有点泛酸,眼眶浸起湿意。旁边一位新入职的同事眼疾手快递给他一杯冰可乐,洪川接过来仰头全灌了下去,然后损明诚:“你TM怎么说得跟明天就直奔纳斯达克似的……”
 
明诚注意到了洪川的情绪,那个情绪一瞬间也感染到了他。“还有,谢谢大家。说心里话,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拿出一百分的程度去信任和依赖一个团队。这个团队带给我的是我以前没有体验过的感觉,比如全身心投入的感觉,还有……家的感觉。”人群全都盯着明诚,他低头咳嗽,把眼眶泛上来的热意压下去。好在一群人开始互相糊蛋糕,瞬间把他拉进了混战。
 
 
几年前,明诚在高昱旻的山头赖了一个多月离开的那一年,他在S省省城留了下来。在一家公司呆了两个月之后,辞职加入了洪川的小团队。洪川是明诚的校友,大学时大他两届的学长。洪川是本地人,毕业之后通过省考回了家,在父母的庇荫下当了几年公务员。可这人十分不安分,瞒着熟悉的人私底下做了份副业。小团队一开始只是一个只有三个人的小广告工作室,在大学城附近承包一些轰趴馆、台球室等杂七杂八的创意营销和广告业务。洪川就吊在两边,基本没好好运转。
 
约明诚喝酒的那天洪川刚瞒着父母辞职不久。
 
“我妈气晕了,我爸差点把我揍一顿。……现在车钥匙都给我收走了。也没什么,房子是他们买的,车我就付了个首付。全部身家都是他们给的,安排好的阳光大道现在被我自己给弃了,说来还是我对不起二老。”洪川无悲无喜和明诚碰了个杯。在明诚看来这个人的底色却没有变,还是上学时辩论场上披坚执锐的底色。有些人身体里有个锋利的中心场,外物轻易改变不了。
 
明诚新入职两个月后提出辞职申请,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也就是在某个加班的夜晚突然发现现在过的也还是以前的生活,没什么不一样,突然就觉得一切索然无味。
 
“当然求之不得,我校一直都有校友连心,其利断金的光荣传统。”洪川亲自开车帮明诚搬家,明诚的两个行李箱正式入驻大学城附近的出租室。创业时团队四个人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办公室打地铺。
 
洪川,明诚,还有两个S大毕业的年轻学弟,年轻人无所畏惧也就不留后路,四个人的身家义无反顾全都砸了进来。最初头破血流碰壁找定位,在大西南的品牌林立的商业中心抢夺资源和地盘。通宵修改案子到凌晨,在办公室的小卫生间洗个澡就出门通勤两小时跑客户的常事。最初的两年异常艰难,四位创始人走了两位。员工都不是什么业内经验丰富的大咖,辛苦支撑了一年多,依旧没什么人认得这个小小的工作室。
 
最困难的时候洪川和明诚蹲在大学城没有暖气的破出租屋煮方便面,腾着热气的方便面桶放在键盘上一边吃一边修改策划案。另一位合伙人谈了三年的女朋友哭着跑来办公室,将订婚戒指扔在占据半个大办公桌那堆杂乱的物料上。洪川和明诚跑到高昱旻那里,三位校友蹲在半山腰抽烟。
 
“要不就不做了,把办公室那堆东西当破铜烂铁一卖,大家分了,跑路吧。”高昱旻刚说完就被按在了泥地里。
 
“我相信我的专业,我也看好你们的天赋。”明诚没说话,洪川还是无比坚定。
 
大概没有任何事会轻易辜负一群既资质过人,又能勤勉做事并且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两年前注册的小公司终于在成功完成好几个漂亮的案子之后有了稳定的客户源,在高楼林立的西湾区站稳了脚跟。今年年尾最好的成绩是和S省西部最大的旅行社签了合约,预定了明年旅行社进入广深两地的宣传。不过,相对于创始人洪川设立的长远目标来说,他们目前的成长成绩还是太小。只是团队每个人大概都能感觉并不宽敞的办公司那团凝聚的韧气,毫无根基的创业前期已经摸爬滚打过去,有了助力不再原地起跑,他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明年可以有新的成绩,未来可期。
 
也不知道是谁开启了新年许愿环节。
 
“明年开年的话,想要独立工位和一个超大体积冰箱,放在办公室冻酸奶。”
 
“东南亚一周团建。”
 
“换办公室!”
 
“你可拉倒吧,那我还希望川哥给我发个女朋友——”
 
 
洪川一边掏手机接电话一边把明诚推到前面,“贵重物品公司发不起,找你诚哥。”众所周知,明诚是整个办公室最少传绯闻的单身人士。
 
一群人直闹到了晚上,才终于把残局收拾好各自回家放年假。明诚把两位喝倒的同事送到住处,又返回办公室,买了一瓶洗涤剂,开始拖办公室。蛋糕啤酒液在地板上糊在一起,笤帚扫走了大部分,剩下的那层还得清洗,他可不想年初一开门,办公室全都不可言说的味。
 
洪川刚接完父母的电话,转眼看到明诚正把洗涤剂汪水桶里搅,便过去制止住他。“不用亲自动手,我已经让阿唐叫保洁了。”
 
明诚不以为意:“我反正早早回去也没事,你爸妈不是来接你吗?你先回去吧,钥匙给我。”
 
也就是他们这种任劳任怨的小团队,才会忙到除夕的前一天才放假。洪川爸妈这两年也终于接受儿子辞职创业的事实。今天早就把家里收拾好,直接开车过来接人就准备一家回乡下过年。
 
 
“明诚,你真不跟我去?”
 
明诚放下手里的拖把,一副无奈。“拜托大哥,其他时候也就罢了,谁没事儿去别人家过年啊——只有谈对象才这样好吗?”
 
“你还介意这个?我本人直,取向直,你六年前不就知道吗。两个大男人介意什么?快收拾一下。”
 
“别别别……”明诚一本正经地拒绝。“我去山里找高昱旻去。”
 
洪川和明诚共事三年,他们在公司的业务上有过分歧,也有过不小的争端,但两位都是绝对的对事不对人的性格,分歧从未伤及感情。团队不断有人来来去去。只有他们俩坚持了下来,彼此早已知根知底。洪川在学校的时候就欣赏明诚,他了解明诚的出身,也了解明诚的能力和为人。他是个独生子,这几年和明诚一起走过最艰难的创业初期,基本上把明诚当成了半个亲兄弟。他家里明诚去过几回,父母和明诚早就熟悉了。
 
两人最艰难的时候一起啃过馒头煮过方便面。正是因为这样,越是这种特殊的时候,洪川越是放不下明诚一个人。他比明诚大两岁尚且还是光棍一条,明诚自然也没什么成家的年龄压力。只是这么多年来,洪川看着明诚工作能力出色得令人无可挑剔,工作之外却总是孑然一身独来独往,始终为他感到惋惜。
 
 
洪川一边答应着父母的催促,一边看明诚熟练地戴上袖套,已经拖干净了大半边地板,便暗自摇头叹气,算了,这种十项全能的人哪里还需要什么生活伴侣?倒是他这就马上回老家面对三姑六婆的年节性灵魂质问。
 


评论(12)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