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13





高昱旻出身一个非传统家庭,祖辈是海归,父母都在某国字号研究所工作,一家子高知,说起来高昱旻是他们家学历最低的人。这家子的观念早就不受传统影响,高家父母过年从不在国内。高昱旻今年没跟父母出国度春节,嫌长途飞机累。刚好明诚去找他,两人一起在山里过了个年。冬天里没有什么野味可以打,高昱旻搬出个绿油油的培养皿,告诉明诚可以看把这里面的东西拿来煮汤喝试试,理论上肯定对人体无害,营养还是加强的,但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明诚最终还是没敢把那团海草一样的东西煮汤,他不太懂高昱旻的专业,就是对这样别具一格的生活感兴趣,他可以趁者着这几天,在山里过一过全年最轻松的生活。明诚充分信任洪川,他的校友及亲密的合伙人。他们俩一起将三年前一个小小的毫不起眼的广告工作室,带领成如今的一支在专业领域小有成绩的公关团队。这几年团队每一个大小决策都至关重要,遇到很多事都需要亲力亲为,他的工作量比起从前上班时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比起从前,明诚反而享受这样的生活。他和洪川早就成了彼此知根知底的工作伙伴,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压力的鞭策下累积成绩,拓展地盘,他喜欢这种状态。
 
作为核心人物,他和洪川从不刻意遮掩团队日后的野心。但再宏伟的版图也需要徐徐图之,明诚还记得他在洪川身上看到,也在小年会与大家共勉的创新和笃实。初五之后明诚就回了城,没想到洪川也提前回来了,在办公室拟年后开工第一天的会议内容。
 
 
今年是本省建省六十周年,一年前在西湾区北部建成的高新工业园将全部投入使用。区政府联合发改委推出新产业转型的系列规划。建设长达五年,临近交通枢纽中心,占地百亩的高新工业园面向全省开放招标,以全省及区内的双重优惠政策扶持部分资质达标的创业团队进驻。
 
洪川把一沓厚厚的资料摆到两人面前。“我们是不是可以争取?”明诚展开文件,目前来看,团队的注册年限及营业额等方面的资质是能达到申请条件的。洪川研究了一上午的文件,走到饮水机冲了杯咖啡,跟明诚说:“如果咱们能进,四十至百万的创业基金倒算是长远,目前最先解决的眼前问题就是大家的办公条件。”
 
公司从最开始的数人扩展到现在的十几位,大家一直在用当初的办公室。除了两个小会议室之外,办公室开间目前来说真的算是拥挤了。即使不算上出差人员,工位空间也不足。而开年之后的招新也已经是提上日程的事情。年前洪川多次物色过新的办公地点,都因为条件不适合而作罢,办公室租期即将结束,并且大家不能再继续挤在这里,这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洪川捶着脖子无奈地笑笑。“还有阿冰那死丫头念叨了几百次的大冰柜,就是给她买都没地方摆,真是,整天就想着吃……”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企业性质这一点我们没有优势。”明诚翻开厚厚的文件,上面已经有洪川做的密集的标记。进驻企业条件那一项并不长,政策倾向于新兴技术类,但界定宽泛,并没有完全给出限定。
 
“我觉得可以。”明诚拿着笔,在洪川的标注上继续浏览文件,“有机会,尽人事。”
 
“好,那接下来,我们俩一起负责这个事情。哦对了——”洪川从办公桌上解开一个层层包裹的塑料袋推到明诚面前。“我老家做的香肠,这些全是你的了。”
 
明诚看着眼前这袋包得层层叠叠的乡下特产,这么多份量拿回去估计够他一年都吃不完。他知道那是洪川父母的心意,也就全都收起来准备下班提回去。“谢谢。”
 
 
团队的进驻申请在两个月后通过初次审查,据说内部竞争激烈。服务类的小团队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只不过园区跟S大校方签订过合作协议,洪川本地人的身份及另一位合伙人S大本硕毕业生的身份起到了关键作用。后续的审查流程既琐碎又冗长,跟有关部门接洽事宜主要由洪川和明诚一起出面。进驻企业名单最终的决策权不在园区管理方,而是在本区一位分管经济的副区长手里。临近建省六十周年庆典,三天两头的审查把洪川和明诚弄得几乎精疲力竭。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进驻名额拿下是势在必得。
 
有几个晚上加班太晚,留办公室的几位直接把椅子和沙发拼起来,凑合睡到了天亮。越是临近终审日期,几位核心成员越是紧紧绷着一根弦。如果成功上了这个坎,给公司带来的好处不言而喻。进驻园区不仅可以以极低廉的成本拿到一个优越的办公环境,更意味着拿到省级的白名单,有机会拓展官方资源。
 
 
事情肯定不会一帆风顺。一个周五的晚上,明诚正准备洗漱睡觉。办公室助理阿冰的电话匆匆打过来,阿冰带着点忐忑的语气,问明诚是不是过去一趟,洪川哥看起来似乎不太好。按计划,本月底是有相关部门针对入园企业的调研会,洪川作为主要负责人必须得去,这种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明诚急匆匆赶过去的时候没什么意外,在调研会进行的酒店门口,洪川跟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握手,给对方开车门并站在原地目送对方离去。
 
办公室助理阿冰远远拿着公文包,明诚还没问怎么了,洪川已经送完客人向他们俩走来,脸色确实不太好。他摇摇头问阿冰:“你怎么把他叫来了,我没事。”
 
阿冰撇了洪川一眼小声嗫嗫:“那川哥你去卫生间呆那么久,你是不是吐了?”
 
“没吐,忍住了。”让夜风一吹洪川的脑袋终于清醒了点。“我奇怪的是,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态度冷暖不定……同批企业中有几家资质同等级的,看样子也没出什么差错。但那位姓周的跟我谈了半天话,我居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酒喝了不少,隐隐感觉到对方这么做另有隐情,只好去卫生间冷静一下。……难为你还把你诚哥叫来。”
 
阿冰摇摇头表示没事,从包里拿出湿巾展开递给洪川。
 
第二天明诚还是觉得不太对,把洪川拉到会议室,关上门想问他真正的隐情。
 
“那位……也就最终签字拍板入园企业名单的周副区长。”洪川缓缓开口:“是我爸以前的领导。”
 
明诚着急:“然后呢?”
 
“然后,”洪川无奈,“我爸以前跟他有过节……”
 
“……”明诚有点哭笑不得,差点怀疑自己幻听,这世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
 
“我爸一辈子就那个驴脾气,遇到看不过眼的,根本不知道忍字怎么写。”
 
事情发生在大概四五年前,现在的周副区长还在某个局里做二把手的时候。对新入职的女孩暧昧不清的行为差点被洪川他爸揭发。
 
洪川说着话便带了五分愧疚:“没有酿成台面上的骚扰事件,也没有留下实据案底,那天我回家找我妈旁敲侧击了解了一下。我爸那个耿介的性子,看到姓周的总把新人员工留下加班,指导工作超过了安全距离,便直接上前翻了脸。好在没有闹大,之后我爸调去了别的单位,但是总归留了个大疙瘩。现在人家高升区长了,那天估计是看到了我资料里的亲属关系,变着法给我为难……抱歉,这事责任还是在我。”
 
明诚给洪川倒了一杯水,“这不是谁的过错。别这么说,总有别的办法。”
 
 
会议室陷入了低沉的安静,这是他们今年遇到的第一个坎。筹备的事忙了前后两个月,虽然辛苦但走到如今也算顺利看到点希望。如果因为这个意外而被那位周姓负责人直接卡了下来,官方裁定企业名单有的是正当理由,但真实原因如果真是因为四年前的那点人事,那谁心里都不会好受。
 
“嗨,没事。”明诚看着洪川深深皱起的眉头,不想把会议室这个低沉的气氛放到外间去,只好宽下心来安慰他。“之前不是决定好尽人事?也就是公司现在还太小,遇到这种小沟坎都令咱俩这么为难,想想以后,这种事迟早都会遇到,晚点遇不如早点遇。”
 
“目前真的猜不到那位的真实想法,该做的都做了,那天你也看到了,装孙子都装成那样了……他到底想怎么样?山绕水绕口头上溜了我几圈。如果想把我们卡下去,早点动手不是更利落?还是之前他没看到过企业名单,也不认识我。”洪川靠着椅背闭上眼睛努力复盘那天和对方谈话的过程,还是没得出结论。
 
如果真的没成功,意味着两个月的辛苦白费。那又怎么样呢?长远来说,团队也好,个人也好,想要达到目的,任何时候都不会完全束手无策。只要主观意愿上想做,有的是手段,不择手段这个词也许就是这么来的……想到这里明诚突然笑了一下。
 
“怎么了?”
 
“我突然想到,这点事其实又算什么?曾经有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杀父仇人的亲侄女也可以娶。”





tbc.

评论(13)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