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15




明诚从地上拽起洪川。“走。”
 
阿冰和他一人扶着一边,跌跌撞撞地把洪川拽着往前走,好不容易才到路口。阿冰约的车刚好在这时到达,同时来的还有另一位男同事。三个人手忙脚乱把洪川塞进车后座,出租车快速往洪家的方向开了出去。
 
 
司机盯着眼前几位喝醉的男女皱起了眉。行为不检点就算了,醉倒在车库入口挡住车道,害得别人不得不下车算是怎么回事。他看向明楼:“明总?”
 
明楼的脸半隐没在酒店灯光的阴影里。他下车时没在意前面挡路的人,也根本没想到……那竟然是明诚。直到明诚拽着一个喝得烂醉的男人从他身旁路过。他才认出来,那真的是他。
 
半夜三更的酒店门口,谜团一样的男女关系,混乱的夜生活……明楼不由自主往路口的方向走了几步。他只看到绝尘而去的出租车尾,过了天桥红灯之后很快消失在了视线里。
 
竟然真的是明诚,明楼后知后觉地心里一凉。
 
他有一瞬间想叫司机快速跟上去,下一瞬间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身子微动了一下还是站在原地。这时岗亭处又有车开了进来。司机再次请示明楼:“明总?”
 
“你去停车吧,我自己上去。”明楼交代他。
 
明楼这次是应邀来参加一个活动。昨天晚上到达,今天在分公司办了一天公。他住在酒店顶层,这家酒店是他来S省出差固定住的地方。而明诚今晚显然是在这里喝醉的。
 
 
明楼从房间酒柜里拿了一瓶酒,启开之后却不怎么想喝,就任开了塞的酒在桌上静放着。他拉开窗布,熟悉的城市夜景在漆黑的万里夜空下一睹无余……明诚就是一直生活在这座城市吗?
 
明楼久久地站在窗前,四年了……
 
明诚离开他,一消失就是四年。
 
他过得好吗?
 
是不是比在他身边的时候快乐很多?
 
 
建省六十周年是本省的大事件,周年庆典也是今年最隆重的活动。省内配合六十周年庆典,组织了好几场高端论坛,主题覆盖经济发展、改革创新、文化教育。论坛在全国遍邀重量级嘉宾,规格极高。
 
直到阿冰打开办公室的大电视,公司一群人一边午休一边围坐在会议室前面看论坛直播。明诚才知道,明楼这次是来参加活动的。
 
明楼参加的那场论坛由副省长亲自主持,以圆桌对话的形式展开,到场嘉宾均是行业内重要的企业领导者。明楼坐在其中,跟场中的一群在商业领域有着重要影响力的企业家没什么不一样。他进行了两段分别长达四分钟左右的发言,并接受圆桌主持人的现场提问。论坛流程严谨,信息量充沛,整肃得一丝不苟。
 
明诚一边吃着阿冰带回来的饺子,一边跟大家一起看电视。他听着明楼的声音,一边低头咀嚼一边想,这些年过去了,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明楼的人几乎没变。他讲话,做派,看起来还是他曾经知道的那个明楼。
 
这几年他也不是完全没听到过明楼的消息,偶尔会在一些商业杂志上看到关于明氏的内容。大概知道这几年明氏发展得很稳健,发展重心有向房地产转移的趋势。明镜任董事长,明楼任集团总裁,明家姐弟还是明氏说一不二的当家人。但,也仅仅止于此了,过去的事早就已经过去。要说还有其他的,还有一个花边新闻就是,明楼的前女友汪曼春靠一部文艺电影在国外拿了重要奖项,她和明楼那一段令人唏嘘的恋情终于不再引人瞩目,实力女演员的身份渐渐取代她曾经豪门女友的标签。
 
 
“阿诚哥!不在会议室吃午饭好不好?”阿冰抱着一堆资料进来,看到明诚面前的食盒就开始埋怨,“食堂也不远,你就非得省这几步,把酱料洒出来弄得室内都是味,叫不来清洁阿姨,还不是要我打扫……”
 
明诚自知理亏,赶紧把吃完饺子的快餐盒合上,笑着道歉:“抱歉抱歉,下不为例。”
 
阿冰巡视了一圈会议室,突然发现自己是白抱怨了。这群人都是在会议室吃的,还残留着午饭味道的一堆快餐餐具全塞进了垃圾桶旁边的塑料袋。只是明诚最后一个吃完,才被她抓住了。
 
阿冰不得不发飙:“昨天的办公室管理条例是谁出的?哪些人信誓旦旦要做到的?谁让我监督的?你们可真行。”说罢白了一眼。
 
墙上的办公室守则本来主要是针对室内抽烟这一条专门制定的,昨天开会的时候也不知道谁起的头,大家七嘴八舌加了不少条,最后凑成了一份守则,被认真的阿冰打印出来钉在了墙上,哪知道这守则今天就管到自己头上来了。
 
“这什么守则,我看看。”洪川从墙上把图钉拿掉,把那份办公室守则拿在手里念。
 
“别喷太浓的香水……吃完螺蛳粉二十分钟内不许进公司……某两位男童鞋最好不要穿背心……”
 
“这都什么……老大,本人强烈建议第三条取缔!”
 
“不许在会议室吃外卖……这条谁提的?”
 
室内突然一片安静。
 
“那行。”洪川看看室内人差不多,拉把椅子坐下来。“来,现在投个票,不许在会议室内吃外卖,同意取消这条的举手!……好,我宣布这条取消了。”
 
阿冰:“……”
 
一群人猛烈鼓掌,阿冰做了个“去死”的眼神,拿起昨天才出炉的守则和桌子下面那大袋垃圾出去了。
 
洪川后来偷偷给小姑娘发了个红包。规定大家别在室内抽烟就行了,其他的,就放他们这些人一码吧,出去见客户都跟打仗似的,回来见了自己人,谁还能整天绷着。
 
 
公司于这周正式搬进了工业园,办公环境比起以前简直优越太多。交通便利就很好了,办公环境还宽敞明亮,视觉美观,设计人性化。从前三四个人挤在一张桌上的几位刚进来就长呼一声“这也太爽了”。
 
这算是洪川和明诚用那顿极其憋屈的酒换来的,对方终于还是松动,放开了那一手。除了两位去接他们的,其他的人谁也不知道。明诚私底下叮嘱过阿冰小姑娘和另一位,有些事,大家只需要看到另一面就好了。那天洪川回去之后就发起高烧,睡了一天一夜才回来上班。而明诚,紧紧绷着上了车,出租车刚过天桥,就毫无风度地吐在了车上。
 
 
换了新的办公地点之后,公司陆续进了三位新同事。而随着公司策略的调整,新的招人计划还在进行。明诚最近主要负责这个事,他打开电脑,一边听电视里的论坛发言一边处理邮件。午休时间结束大家回到自己位置上开始工作了,明诚坐在会议室办公,一直听完了持续一个下午的整场论坛。
 
周年庆典的经济发展论坛在晚上还有一个企业家夜话环节。夜话不像圆桌那么严肃,主持人除了某著名财经杂志的主笔,还有省电视台文艺频道的女主持人。主办方大概也深知将活动办得花样十足才算有声有色,于是夜话环节的主题也就随之轻松了许多。
 
明诚是晚上休息时用手机看的直播。随着流程进行,其中有一个问题竟然是问在座的各位企业经营者,在创业、守业的过程中,有没有哪个人、哪件事对自己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夜话会场布置得不大,明楼坐得并不显眼,哪知道最后话筒竟被女主持人递到了明楼手里。明楼前面的桌上也有一个底座麦克风,旁边的工作人员上来按开之后轻推到了他前面。
 
明楼回答得很中规中矩,有,我的父亲。迄今为止,明楼所学到的一切,都来自家承。
 
那位以文辞犀利著称的财经杂志主笔及时接过话头向明楼提问:“那明先生有没有自己实践或领悟出来的,并非来自家族的企业经营之道或者生活之道?”
 
“嗯……”明楼沉吟片刻,“暂时没有,甚至父亲教的很多东西我都没有做到。”明楼说完这句便不欲再说,主笔没想到得到这么一句简短坦白的回答。随着两位主持人的引导,又在现场激起了一番小小的讨论。夜话环节轻松的氛围让严肃的嘉宾展现了不为大众所熟知的另一面,倒是显得比白天的论坛还要有看点。
 
明诚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看直播,不由得看着屏幕里面那个身影想,这话……还真不像明楼说的。他们分开太久,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他果然不再了解明楼了。
 
 

 
 tbc.

评论(11)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