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18





“你这……”
 
洪川意识到自己说话不妥,便从善如流地闭了嘴,找来笤帚打扫。
 
“我来吧。”明诚沉默了一会儿,接过他手里的笤帚,抽了一些纸巾,小心地裹住玻璃碎片。
 
“敢情你没醉。”
 
“哪那么容易醉。”
 
洪川习惯于明诚干脆利落的说话做事风格,现在见他心情不好,不得不留出十二分耐心。“那你摔这个玻璃瓶的意义是?”
 
“几年前在明楼的办公室没摔的。”
 
“……”
 
两人把剩下的食物吃完,意犹未尽又叫了一锅外卖小龙虾。吃饱喝足,洪川重重地拍着明诚肩膀。“行了,你也别愁眉苦脸了。怎么着,既然这几天在这呆着不爽,是派你出差,还是休你那仅有的四天年假。”
 
“最近有需要出差吗?”
 
“有,投资人那边需要过去谈一谈,那就,换你去?让阿冰订票。”
 
“算了,有什么好换的,为了点破事,至于么?”
 
“不至于,不至于你大半夜跑到我这摔酒瓶……”说罢还是不可置信地回味了一下,“居然是明楼,呵,我说你这……”
 
“是明楼怎么了?”明诚像是问洪川,也像是问自己。“他也就是个普通人而已。虽然刚毕业的时候,一穷二白的毕业生不会这么看。不过那是以前了。现在都是陌生人了,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出差休假的不必帮我安排了,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
 
行吧,那刚刚发生的我通通都当没看见——洪川从善如流闭嘴,明诚吃完一顿,马上恢复了那个干脆利落的明诚,可他总感觉这事没完。
 
明诚临走时要走了洪川理疗馆的会员卡。他的肩膀是去年新落下的毛病,明诚不是会为了工作拼命透支身体的人。去年六月份因为太热,大家都喜欢怼在在空调口旁边。明诚在空调口下面改了几天方案,肩膀的毛病就是连续吹空调吹出来的。明楼有一个神通广大的助理团队,要查什么都不是难事。明诚没空去找明楼理论查人隐私这种触犯边界的事情,毕竟明楼也没真的拿着数据去做什么非法交易。干脆举手之劳,以后拿别人的卡去,落个清静。
 
是啊,至于吗?明诚在回去的出租车上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有自己的人生要追求,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这样一想,似乎连情绪波动都没什么必要。他今晚跑到洪川这里来,莫名其妙发作了一通,根本就是多此一举。公司、工作、投资人,现在有太多重要的事情需要他投入精力。
 
明诚靠在出租车后座闭上眼睛,明楼啊明楼,过去种种,不提也罢。
 
 
明氏年度股东大会之前还有几次重要的小股东座谈会,明楼因为受到邀请的事,最近都逗留西南,明镜连着处理了总裁办公室一个星期的事务,明楼还没有回来的意思。
 
明楼每天在西南分公司的办公室里准时坐班,全司上下无不战战兢兢如临大敌,连咖啡间的午休闲聊都直接取缔。但奇怪的是,明楼虽然准点来准点走,却很少直接过问这边的运营,还是在处理总部的事情。西南区的总经理把这两年的经营复盘了一遍,给明楼详细汇报。明楼听了汇报后没提出什么大的意见或质疑,整体还是肯定居多。这样一来明楼在西南坐班的举动便十分耐人寻味,几天之后总经理后背不由得汗了起来。
 
哪知道明楼主动找总经理谈话,古井无波地说自己只是因为私人事务停留,让大家照常工作就好。总经理本想从明楼的话里听出点画外音,但明楼的态度确实就如古井无波。他不是明楼的老部下,不是从总部和上海出来的,而是西南区干了十几年之后直接提上来的本地人。想要费心费力揣测上司的意思,根本无从着手。
 
想了两天之后,只得选择相信上司的话,打起十二分精神让公司一切如常。大Boss发话要一切如常,全司员工没人敢真的全当真,全司午休和早退的时间大大缩短,仿佛这就是总部没人来时的正常工作状态。
 
 
明楼最近都睡不好,明家基因里强大的自控力在这里失了效。青年时孤独而惶恐的异国求学时光早就一去不复返,他也曾一度以为自己不会离不开谁的。汪家倒台,明诚离开,媒体风波,一转眼不也四年过去了吗?为什么,明楼反复询问自己,确认答案,为什么重新见到那个四年前离开的人,他心里还是会升起漫无边际的不甘,渴望,甚至他从来都没有刻意忽视过的痛苦,不舍。
 
他四年没有找过他,以为与其强留痛苦,不如放手不见,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但他却在遇到他的当天夜晚就取消了返程的机票,毫不犹豫,毫无理由。
 
 
为什么?明楼想关于汪家的事,关于明诚的事,想得意念汹涌,以至于有天早上问了刚走进办公室的助理一句话,“我令人害怕吗?”
 
问这句话时明楼想起他两次看着明诚转身而去,明诚看他的都是一种极度失望之后空洞的眼神。那种不再抱有任何期待的眼神看在谁身上都是剜人的刀,比让他承认他的无能更锋利百倍。他用长达十几年的人生殚精竭虑打了个胜仗,换来明诚离去时的血流成河。
 
明家姐弟生来是天之骄子,也从艰难的青年时代挺过来,重新回到集团顶峰。明楼的人生没有怕过,服输过,但他却知道,那种一夕之间跌碎信仰和感情的体验,明诚临走时看他的,那种令人对视一眼就会痛得仿佛剜空心口的眼神,他几乎不敢再有第三次了。
 
他只是,还是很想念他。
 
是的,即使过去的离别会令人焦灼痛苦,寝食难安,但抑制不住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他还是很想念明诚。
 
 
明楼捏着明诚的电话号码,反复盯着那一串数字。他知道他就在这个城市,七八公里以外的地方,但他却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去找他的理由,只能一天一天坐在离他最近的办公室。甚至,他都不知道应该跟他说什么好。他应该跟明诚说些什么,才不会招致明诚的反感和逃离。
 
明楼在巅峰发展的明氏掌权之后,他可以在短时间内做出任何重要的决定,那完全取决于他的眼界和魄力。但事实是,不管过去多久,即使是四年,即使重新遇到明诚,即使在这里一天天停留,他还是不知道怎么接近明诚。就连他很想他,都表露得不合时宜。
 
明诚的眼睛很美,曾经乘着万千柔意,春江潮水连海平,都在他暴露人性本恶的那一天化为乌有。双亲的血仇得报之后,如果还有什么令明楼害怕的事情,那就是,再一次看到明诚对他失望的眼神。如果他的接近会让明诚再一次那样看着他,那他宁可斩断想念,自绝后路。他在明诚这里,是彻头彻尾、毫无转圜的失败者。
 
 

tbc.



评论(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