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匹马向苍山》想写的还是洪季爱情来着,奈何看起来权谋爱情四不像似的。

我发现我最近尤其执着于清水文,可能是受到最近看的小说的影响。把感情线深埋,变淡,两个人陪伴多年,牵挂多年,肺腑钩牵,表现给读者看的只要一点点就够了。最近真喜欢写这种。

发现楼诚真的好冷好冷啊,好多写得不错的文都没什么阅读量,写楼诚会越来越少人看,这是大势所趋。

写《匹马》其实写得蛮专注的,放任并且控制,写的过程中甚至还清晰地感觉到了一点点可以随意掌控故事的功力。好像武侠小说里天天练功,突然有一天感觉到一股真气渐渐从丹田滕起一样,尽管这股真气很微弱,这个小师弟他学得晚至今还只会门派最基本的那套路数。

这真是很好的体验。

接下来十月和十一月都会很忙(我什么时候得闲过??)。之前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每个月再如何忙碌,至少也要写一万字。一万字是每个月最低写文字数。八月九月十月都做到了,现在想来很开心。时间只要愿意挤,愿意付出,怎么都是有的。

不过这个月是我这学期最忙的一个月了,下次更新戒断也许要到月底或者下个月了。写故事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实在非常愿意为它付出。

把《戒断》写完,再写《灵城》,再写《沉沦》。希望写到《沉沦》的时候还有读者会看。

如果大家有什么可以查某方面资料的途径或者书(比如刑侦术语之类的),或者有一本你看了好多次觉得欲罢不能拍案叫绝的书或者原耽,欢迎推荐给我呀,我简直如饥似渴。我喜欢看的原耽的风格是纯熟的文笔+完整的世界观+曲折的爱情。

以上说了这么多,我又话痨了。因为平时其实很喜欢聊天,但通常没什么人可聊。二次元就可以多说说了。

总之就是,欢迎看文欢迎聊骚🐳🐳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