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感冒这件小事



*明同学与明教授的故事番外。

*没心没肺的无脑小甜饼。然而只要是这两个人,怎么样都好。


明楼嗓子不大舒服三天了,基本上没影响正常备课讲课,所以他也没大在意。
 
学生们耳朵敏感,女生们尤其。明教授一向端严周正沉沉如水的声音里混进了不算浓重的鼻音……他感冒了。天啊,都没有人提醒他最近降温要注意保暖的吗?明楼身边居然没有个嘘寒问暖的人,简直暴殄天物!
 
第五天,明楼的课桌上多了好几盒大小不一的感冒药。对这些课堂之外的心意,明楼一向是视而不见处理。比如去年的七夕,明楼要去上课的教一苑502课桌提前放上了99朵玫瑰,一大束娇艳欲滴,匿名的!从第一个同学进教室起,七夕匿名课桌玫瑰迅速刷遍了S大朋友圈。
 
明眼人都知道那是给谁的!就等着明楼进教室看他反应。然而明楼准点踩着铃声进教室,若无其事开设备,上课,放在他电脑包旁边占地约半平方米的示爱玫瑰,他就像没看见似的,直到下了课直接提着包走人。那束玫瑰最后的结局是被夜晚打扫卫生的阿姨收走,因为舍不得丢,第二天拿到游人如织的校门外一块钱一枝兜售掉了。当然这些后续的事情明楼就基本不知道了,跟他没关系!
 
 
明楼对自己的感冒无知无觉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归之于明诚不在。明诚跟着他导师去外地了。没有身边人的明楼对自己及周围人不甚在意,知之甚少。直到明诚回来,又被室友拉去打了一场球赛,大汗淋漓地跑回公寓洗澡,明楼才想起来:
 
“我好像感冒了……”
 
“是吗?”明诚热得不行,一时等不了空调降温,翻出吹风机,将冷风开到最大档对着脸和脖子吹。“吃药了没?”
 
明楼老实回答:“我忘了……”
 
明诚十分无语:“这也能忘……”
 
“因为你不在……”
 
 
吹风机停下来的空间突然安静下来。明诚还未喘匀的粗重呼吸仿佛波涛汹涌,明楼有意无意的气音是春风拂原……也算是有七天没见了。
 
明诚顾不得球服脏不脏,扔下吹风机就跨坐到明楼腿上,像久未闻到血腥的丛林小兽,寻到猎物饥渴地小心啃咬。亲鼻尖,亲眼睛,很快就寻摸到明楼菱形的嘴唇……明楼却避开了。
 
明诚重新凑上去,明楼往左一偏让人亲到了他的右颊。明诚不解,睁着圆眼睛也凑到左边,明楼却又向右避……“不行!”
 
“真感冒……会传染你。”
 
“你试过?”
 
“咳…倒是没有。这还需要试?常识。”
 
明诚偏偏来了意兴,固执劲上来,就要吻明楼的嘴唇。明诚双手搂紧了明楼的脖子,黑得发亮的眼睛一点点凑近,盯着明楼,十足的蛊惑:“不试试怎么知道?”
 
明楼全身如同虫噬,但为了明诚着想还是横了心拒绝。再一次避开了明诚对自己嘴唇的攻势之后咬他的耳朵:“乖……晚上就能好的。”
 
明诚凑了几次都没有吻到人,垂着眼睛气馁下去。“晚上明台不是要过来?”
 
 
自从明台不负众望成功考入本校英语系之后,明楼的公寓确实比较热闹。明诚是常住,明台经常蹭住。小少爷娇生惯养,袜子味儿大,游戏声音吵,室友呼噜……都是来这儿的理由。
 
他一来明楼和明诚多少需要收敛。小弟面前,至少得做出兢兢业业学习、勤勤恳恳工作的模范来。散在各处的两人的东西也需要费心收一收,藏着掖着的简直就像……偷情。偏偏小少爷是天生的没心没肺,两位兄长的关系他早就知道,“没什么不好的呀?”翘着二郎腿躺在明诚收拾好的沙发上吃薯片的明台从来都是这样想。
 
 
“好吧,改天。”明诚总算磨蹭着要从明楼腿上起来。“洗完澡我回寝室改论文去了……”
 
说完话刚起身的明诚却又被一把拉回来。
 
明楼蹙着眉。“晚上不回来了?”
 
“昂,事情太多了。先在寝室住一阵……再说明台不是来吗?不方便。”
 
明楼有点生气,“你都能习惯这么多天不回家了?”
 
“多少天?”
 
“加上今天八天。”
 
明诚被手腕被捏着不能走, 一时又起了玩味的兴头。重新跨坐到明楼腿上,勾着坏笑凑近。“八天这么久,那你还不让我……”
 
 
明楼忍得辛苦,索性破罐破摔。不管了!大不了一起上校医院躺着输液……
 
 
“不试试怎么知道……阿诚,这可是你说的。”
 
明诚觉着耳边的声气不对,转头出声的瞬间就被衔住了嘴唇。明楼凭着身体的优势将人压进了宽大柔软的沙发里。
 
陷进沙发里的人被吻得喘不过气来。“要不要先去……洗澡……”
 
“不去了……”
 
 
冒险纵欲的结果没有让两个人一起去校医院躺着输液,而是,第二天明诚一个人躺着输液了!打了一天喷嚏,在图书馆坐着头晕直接去的校医院。
 
及至晚上输完液回到家里,罪魁祸首先生本人还坐在床前生闷气,虚弱的人却要挣起力气安慰他。
 
“哪能是传染?医生不是说了,我在校车上吹了一下午低温空调,打完球太热了又用吹风机胡吹,冷热交替……”
 
“会传染还要这样……我自制力也下降了,不应该的。”明楼生着闷气懊悔,他自己没吃药,感冒倒是突然好了。
 
“不怪你……是我自己先,那个,招你的……怪我。”
 
“当然不是怪你。”明楼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两度,“怪明台那小子!”
 
明诚被突然提高声音吓一跳,不得不替明台伸冤。“不是吧……这跟明台有什么关系?”
 
 
明楼亲自下厨给明诚煮了一碗卖相和味道都不怎么样的面之后,明▪“罪魁祸首”▪台本人来了。明台看着茶盘里的那碗面一脸惋惜:“阿诚哥,你生病就吃这个啊?”
 
一肚子闷火找不到地方发的明楼阴着脸。“今晚又不住寝室了?”
 
“待不下去,方便面味都钻进帐子里了。”

“你是怎么回事?”明楼二话不说直接训起人来,刚进门的明台被大哥唬愣住。

“三天两头就对寝室有意见!大姐怎么跟你说的?和寝室同学好好相处,保持跟大家同学一样,不要搞特殊!”
 
“你和阿诚不是搞特殊……”明台撇撇嘴,话到嘴边之后还是吞了回去。自家大哥莫名其妙发起脾气来不讲道理,还是少惹麻烦的好。
 
 
明诚记得自己上一次生病已经是小学三年级的事情了,几乎从来不生病的人今天却躺着输了三大瓶点滴,也难怪明楼会生气。可是这件事到底怪谁呢?
 
明诚努力给生气的人顺毛,“如果不是生病,我还没口福吃上你煮的面。嗯,味道倒是比想象中的好……”
 
“这点小病算什么……明天不是好了?”
 
 
明楼终于觉得自己发火没道理,柔和下来冲还站在房间的明台说,“没你的事了,去睡吧。”

 
 
明台关上房门离开之后,明楼躺下来将虚弱的人拢在怀里。
 
明诚的手背被针管扎得微肿,被明楼轻轻拢在指尖摩挲。明楼心里始终不是滋味,他还是觉得明诚生病是昨天沙发上胡来导致病毒传染的后果。
 
“我后悔了。下次尽量不这样了……好不好。”
 
“……你能保证?”
 
“……”
 
谁知道呢?还会不会这样?天知道。
 
 
很久之后,适应了寝室群居生活的明台终于不爱去他大哥的公寓了。然而他始终没明白,那天他阿诚哥感冒了,他大哥冲他发什么火。



评论(27)

热度(335)

  1. 海岳共休方小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