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谭陈】酡颜


暖玉生烟,无意间看到那双手的时候谭宗明莫名其妙地想到这四个字。
 
猩红的液体从线条精美流畅的水晶玻璃器皿中缓缓流出,又汩汩地淌进那只晶亮的高脚杯,划出丝绸一般柔润的弧度。
 
托着水晶玻璃的实在是……一双特别的手。这双手生得美,在灯光与酒色的映衬下白得几乎像浮起一层淡淡的烟雾。
 
谭宗明微微眯起眼睛,他难道挨着一位位倒过来?
 
事实上并没有,他只帮坐在自己旁边的女伴倒了酒。水晶玻璃优雅地放了一下之后被服务员适时地端了起来。
 
 
这是一个圈里人攒的局,谭宗明刚好没事就答应过来了。倒酒的小男生旁边的女人他不仅认识,而且还不算陌生。郑倩姿。
 
企业做到谭宗明他们这一步的人是少数,女性更是少之又少,所以郑倩姿的名字一点都不令人陌生。晟煊前不久才跟她有过竞争,对方来势汹汹,连谭宗明都跟着开了几次会,但项目最终还是被对方拿下了。这显然是个比他的得力干将安迪还要厉害的女人,事实上不仅安迪不是她的对手,连谭宗明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前不久晟煊一次私人会议上,一位专门对他们的竞争对手的私人生活做过研究的部门负责人提起,相传这位大名鼎鼎的女掌门人最近刚刚换了新的“蓝颜知己”,是个年纪比她小二十几岁的艺术圈小男生。负责人有利用这个消息做点事的意思,但话还没说开就被他和安迪制止了。谭宗明还算是有底线,只是正常的商业竞争,花精力整那些花边来增加筹码就没意思了。
 
现在看来,这事多半是真的假不了了,不出意外的话,“刚刚换的比她小二十几岁的蓝颜知己”就是眼前这位。
 
筵席开动间谭宗明表面安坐着巍然不动,眼神只花了不到十秒就将“蓝颜知己”小男生解读了个透。
 
美貌是无疑的,甚至这美貌不止是令女人心动,情人不少的谭宗明自己都没有把握对这样的容貌和身段无动于衷。年龄不到三十,确实年轻,如果不是跟着身边那位,他应该少有机会来这样的场合。社会经验绝对不多,但也不算是一颗小白菜。最后这个判断谭宗明是怎么得出的,小男生看人的眼神。不藏心思,不会拐弯。明朗直接又带着淡淡的疏离。
 
美的东西都是赏心悦目的,谭宗明光看着那双手就觉得今天的酒醒得不错。
 
去洗手间的间隙谭宗明忍不住给老严发了个简讯:帮忙查一查天丞那位最近的身边人,马上。
 
十分钟之后谭宗明离席打开手机,收到的东西却有点出乎意料。据老严的消息,不确切是“蓝颜知己”,除了在某些场合走得近点,目前还没有实据。小男生叫陈亦度,28岁,刚从法国某知名艺术学院学成归来,事业在上海起步不到两年。和天丞董事长家里有些私人的联系,事业上郑倩姿也对他也多有扶持。两家关系不错,两人的关系更像是姐弟,或者怎么说?毕竟年龄差摆在那。
 
老严最后不忘八卦,你这两天还有没有去小模特那儿?她最近刚好偏爱陈亦度工作室的礼服……
 
啧……谭宗明熄了手机。来赴会前他刚从陆雯雯那儿过来,她最近参演了部新电影,撒着娇缠着谭宗明一起看了首映式的录播。穿的礼服是什么样谭宗明看过就记不得了,居然是那双手的作品?巧了。
 
 
一番推杯换盏的来往,已经过了十二点,厅里人人都带了酒意,场面话也说得差不多了。
 
陈亦度得体地帮郑倩姿理了一下披肩,随后提起了她的包跟着优雅地离了席。谭宗明也跟对方致意:“郑董慢走,再会。”
 
四面八方看过去的全是别有用意的目光……离去的俩人却似乎都不怎么在乎。
 
 
车开出路面,副驾座上正准备闭目养神的谭宗明瞥见了豪车旁陈亦度的身影。
 
陈亦度没上车,朝里挥了挥手之后不疾不徐地靠向路边走起路来。
 
谭宗明从座位上立起来身。他这是,要走回去?
 
 
附近确实有一片步行可到的高级住宅,陈亦度很有可能住在那。很巧的是,谭宗明送给陆雯雯的房子也在那。
 
谭宗明冲司机说道:“停车。”
 
司机怀疑自己听错了,“不先送您回去吗?”
 
“不用了。”
 
谭宗明从椅背上拎起外套,一拉门让司机开了出去。他隔着一段距离,在树影重重的人行道上跟着陈亦度散起步来。
 
喝得微醺的谭宗明不得不承认,这人走起路来也迷人得很。肩背挺拔,脖颈修长,筵席上倒酒的那双引人遐想的手正随意地揣在裤兜里,晚风带起他西装后襟一片衣角,撩得谭宗明心里发痒。
 
 
陈亦度向来不喜欢跟与己无关的人打交道,从背后人不太稳健的脚步声也觉察不出什么太大的危险来,良好的修养让他努力忍住了回过头一脚将对方踢翻在地的冲动。
 
“这位先生,你跟踪我?”


tbc.?

评论(16)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