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谭陈】酡颜 2



2.


陈亦度以戒备的姿态蓦然转身,在看清身后高大身影的长相之后愣了一下。
 
陈亦度知道谭宗明,在今天晚宴之前就知道这人,晚宴之后就更有印象了,毕竟只有眼神不好的人才会注意不到一众啤酒肚老板中间最另类的那一个。不过陈亦度确定他不认识自己,目前为止二人还没有过任何的交集。
 
“谭宗……谭先生?”
 
一道光穿过身旁的树叶间隙,堪堪落在陈亦度额头的碎发上,让谭宗明有点眼花。出了口的却是一个问句:“陈亦度?”
 
陈亦度面上一派悠闲,手已经在裤兜里捏成拳状。“是我,有事吗?”
 
谭宗明提着他的西装外套更近了一步,高大的人影像座山似的将陈亦度拢了半边。他似答非答:“咳……没什么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噗……”陈亦度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么一张上佳的皮囊,精虫上脑撩起汉来还是如此老土的套路。
 
谭宗明对他的嘲笑却不以为意,手提着外套闲闲地抖了两下。
 
 
已经超过了陌生人的安全距离,谭宗明又问了一句。“天丞的郑董跟陈先生是……”带着点探究的笑意看着陈亦度,样子跟路上偶遇闲聊没什么两样。
 
还是这么无聊的问题,刚才宴会上一缕缕不怀好意的目光陈亦度不是没有注意到,没想到谭宗明也对这感兴趣。
 
 
他们此时已经来到了一栋独立的小楼前,陈亦度没什么兴趣和谭宗明打太极,他正要转身离开,一辆粉红色mini开过来刚好停在了两人不远处。
 
从车上下来的人在看清楚谭宗明之后瞬间雀跃起来。“你来了!”
 
谭宗明中午才从她这儿离开,这是谭宗明一天之内两次主动找她,掩饰不住的开心飞上陆雯雯明媚的脸颊。
 
陈亦度无语。你他妈可以,金屋藏娇还同时撩俩。
 
不待陆雯雯雀跃的身影走近,陈亦度紧走一步贴上谭宗明,以一个暧昧的姿势故意让衬衫的衣料来回擦了擦谭宗明的胳膊,又缓缓在他耳廓旁边吹了一口气。玩味十足:“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谭宗明和陆雯雯两人都迟滞了一下让陈亦度知道自己计谋得逞,斜了谭宗明一眼之后带着戏谑的笑意目不斜视地走开了。
 
 
陆雯雯显然不好问那是谁,她也不想破坏此时的好心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当刚才什么都没看到。
 
陈亦度转角之前看到的影像,是陆雯雯踮起脚尖向面前的人索吻,谭宗明用手指在那红艳的唇上点了一下,之后二人紧贴着进了屋。
 
 
陈亦度回到家喝了杯蜂蜜水,洗完澡之后躺在藤椅上打开了音响。刚才他的酒也喝得不少,厚重大提琴声让他渐渐灵台清明。
 
陈亦度双手枕在后脑勺,微微阖着眼睛抓紧时间休息。他最近一两年习惯都不大好,喜欢在前半夜画设计稿,今天也是准备呆到凌晨的。他的事业正在上升期,忙得脚不沾地。
 
他和女朋友厉薇薇俩人都是这个状态,以至于没时间经营感情。越来越索然无味,基本上已经处于分手前缘,虽然名义上还保持着关系。
 
也只有谭宗明这种人才有时间和精力同时撩俩。
 
 
音响里突然换成了钢琴曲,琴键流动的声音让陈亦度想起一些上学时候的事来,还是关于谭宗明的。
 
陈亦度那时候就知道谭宗明了,那时他刚上大一。
 
陈亦度是在国内上的本科,硕士才去了巴黎。本科学校的艺术学院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殿堂。一所综合性大学哪个学院的俊男靓女最多,艺术学院是公认的当仁不让。美女扎堆的艺术学院是各类纨绔子弟们最喜流连的地方。
 
艺术学院有个非常宽敞的学生活动厅,二十四小时无休向本院学生开放。有天晚上,陈亦度在画室改稿子改到凌晨两点,周围全都已经陷入安静。陈亦度正沉浸在画作里,外厅一阵突如其来的钢琴声传来惊到了他。
 
琴声非常奇怪,杂乱无章,毫无规律,不是弹曲子,更像是人的随意撞击。不堪其扰的陈亦度走到外厅去看,却被彻底惊住。
 
墙角那架钢琴旁边,一男一女正在紧紧地拥吻纠缠,高大的男生将女生压在了琴键上,二人紧贴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啧啧的吻吮和女生溢出的呻吟在杂乱的琴音中依然清晰可闻。
 
陈亦度瞬间就红了脸,一把火烧到了耳朵根。那会子他刚刚认识厉薇薇,两人还处在非常清纯的暧昧阶段,双方连手都没碰过一下,更不要说有眼前这样限制级的接触。
 
 
陈亦度回到画室将耳机声音开到最大,匆匆收起画具之后揣着一颗腾腾乱跳的心跑也似的出了活动厅。
 
那个学姐陈亦度认识,学生艺术团的小提琴首席,钢琴也弹得好,还是校主持队的主持人,鲜妍明媚开朗热情,是让男生们趋之若鹜的校花级美女。
 
男生陈亦度后来也听说了,叫谭宗明。不是本校学生,是个他老爹给学院捐了一栋楼的富二代。
 
因为这限制级的一幕,后来一段时间陈亦度见到那位楚楚动人的学姐都不好主动打招呼,不过学姐倒是依然落落大方。显然当晚情热的两个人完全没有察觉活动厅里还另有其人。
 
 
故事的结局不怎么好,陈亦度通过厉薇薇的八卦也听到了一些。有几个版本,一个是谭宗明结婚了,新娘另有其人。一个是谭宗明出国了,学姐爱得死心塌地,放弃了本校的保研名额跟到了国外,谭宗明还是有新欢了,学姐人和前途都没捞着。
 
陈亦度一向记性好,十年前的旧事现在想起来也不模糊。除了外表魁梧成熟了不少之外,谭宗明的样子基本没怎么变。当然,基本没变的还有本性,好于美色。现在看来谭宗明的“涉猎”范围还比较广,模特陆雯雯是陈亦度工作室的常客不说,今天居然撩到他陈亦度身上来了。
 
有意思。
 
好色是人之本性,没什么好置喙的,陈亦度谈过的女朋友也不少。不过这事还是不能不分人的。从十年前的那位学姐到刚才陆雯雯患得患失的眼神,陈亦度就知道,谭宗明这种人,赌上你的身家性命也未必能赌得他几缕真心。


〈字数2k+〉

tbc.

评论(18)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