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谭陈】酡颜 4



4.

“送我回家”四个字一下让谭宗明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么快就邀请他登堂入室了吗?虽然他并不介意,还有点好奇陈亦度的家长什么样子。不过第一次就邀人回家,这也,快了点。
 
事实证明是谭宗明想多了。陈亦度洗完澡穿戴整齐之后瞬间就变了个人,切换回了他常见的孤远清冷,浑身都写着不容置疑的生人勿近,跟刚才在他手里止不住喘息的就像是两个人。送他回家的意思就是搭他的顺风车回市区的意思。
 
司机开车,两个人坐在后排。陈亦度穿松绿色的套头毛衣,脖子露出一截卡其色衬衫领口,一路上开了车窗倚在窗棱上盯着外面发呆,风把他额头上的碎发吹得小扇子一样摇摇晃晃,让谭宗明忍不住想上去帮他扒拉。陈亦度一路上都没开口说话,就跟谭宗明不存在似的。
 
谭宗明好容易把人泡到手,刚才那样,条件有限场地也不合适,按两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冲动的节奏,接下来怎么也得是总统套房的豪华大床上再进行点什么才是正常的发展啊!
 
一路上谭宗明清了几次嗓子,但那从侧面看去稍显瘦弱却不容置疑的生人勿近的气息居然让他没能开口说出来。
 
 
陈亦度的公司在达煜广场32楼,随着谭宗明的车在大厦前停稳,下了车的陈亦度终于说了一路上的第一句话。
 
他已经走了几步,又回过头俯下身来,倚在车窗上跟谭宗明说:
 
“谢谢谭总,再会。”
 
一双黑眼睛狡黠得很。
 
 
他说的是再会,谭宗明显然意会到了。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陈亦度提着包刚准备按开车门,旁边一辆比他们公司这一排都要显眼的豪车准时开了上来,不合时宜地“叭叭”鸣了两下,之后车门打开下来个人。
 
不是别人,像坐山峰似的倚在车门上。
 
谭宗明直呼人名。“陈亦度。”
 
陈亦度忙了一天,没什么精神和人说话。
 
“谭总,这么巧。”
 
“不巧,我是来接你的。”谭宗明从不绕弯子。
 
陈亦度笑了,“怎么,陆小姐今天没空?”
 
谭宗明关了车门,盯着陈亦度走近了两步。“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空,你有空吗?”
 
陈亦度鼻腔发出一声嗤笑。谭宗明看上陆雯雯也不过才三个月。陆雯雯也算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尖了,而且性格不错,不是空有其表的花架子,谭宗明居然这么快就失去兴趣了。
 
陈亦度整了整衬衫,回答他:“有空。”
 
 
车开得很快,谭宗明还放了一点音乐。直到电梯一路迅速地上升到豪华酒店的顶层,刚刚打开门的陈亦度就被谭宗明粗暴地按在了墙上。
 
一切显然是早有预谋的,谭宗明是志在必得的谋局者,不过陈亦度是干脆利落的愿者上钩。
 
处在巅峰时期的两个男人,在汹涌澎湃的原始欲望上完全没什么好顾忌的。猎食是谭宗明作为凶猛巨兽的本性。陈亦度有点不一样,最近的他表面平静,但内心失落迷茫。失去爱人,相当于也没有双亲,事业顺利但身心俱疲,不知来路没有归处,两手空空心无一物,谭宗明都不怕,他怕什么!
 
谭宗明并没有足够的耐心把前戏做足,咬着陈亦度的喉结把两个人撂倒在了大床上。
 
陈亦度是一片新鲜神秘的湖山秘境等着他去征服探索。谭宗明有好奇和冲动,更按捺不住业火一样的欲望燃烧。
 
 
陈亦度细瘦的手被谭宗明捏得几乎快要折断,那是一双艺术家的完美的手,他那天就是在缥缈的灯光与酒色中看上这双手的。
 
谭宗明进入的时候陈亦度吃痛,本能地惊呼出声。破碎不成文的声音随后被谭宗明的唇舌封印在十转九回的密集亲吻里。大力的顶撞让陈亦度有一瞬间有濒临昏厥的感觉,但谭宗明没有后撤,将身下人拆吞入腹一样的进攻让陈亦度毫无转圜的余地,拉锯中痛楚一点一点被潮水般漫来的快感与餍足取代。
 
当然都是陈亦度自己愿意的,此时此刻就算随谭宗明就此溺死,也不干谭宗明什么事。
 
 
两个野兽般的男人在豪华无比的空间里驰骋欲望,饥餐渴饮,全是对方的血肉。
 
室外的天空斗转星移,这是双方的第一次,竟然沉沦到有点不知今夕何夕。只记得地点换了不少,闷吼过对方的名字,也共享了不少根甜辣的烟。最后的意识是在充满血腥味的原始森林中双双睡了过去。
 
 
陈亦度是被接二连三的连环CALL吵醒的。
 
屏幕划开的瞬间他倒是被时间吓了一跳,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Tiffany,什么事?”
 
陈亦度的声音听起来不太正常,像是彻夜未眠又患上了感冒的嘶哑。
 
“我的天哪,陈亦度你总算接电话了!你到底在哪!”Tiffany已经快要失去耐心,有件事需要陈亦度尽快拍板。
 
“我没事,睡了一觉。”
 
陈亦度懒得去想她的好友要是知道他跟谁“睡了一觉”会是什么表情。
 
花了半小时处理完事情,陈亦度才发现谭宗明不在,身旁的被褥也没有体温,谭宗明应该提前离开了。
 
 
一片狼藉的房间已经恢复一尘不染,前台的电话适时地打了过来,问陈亦度需要点什么粥品。
 
昨晚上的事,陈亦度的脑子放有声电影一样闪过一幕幕,实在是,疯了点。
 
事实上这是陈亦度第一次跟男人做,第一次处在下面的位置。不知道谭宗明是不是,或者知不知道。总之,是一次很不错的体验,或者,极其不错的体验。
 
 
除了隐隐的酸软,下身没有太难受的感觉,他已经被仔细地清理过了。昨天穿的衣服已经不见了,一套西服整齐挂在床前的衣架上,俨然是最适合他的尺码。
 
陈亦度下床穿上拖鞋拉开厚厚的窗帘,看到谭宗明在桌子上留的纸条。
 
压了他的打火机,龙飞凤舞的四个字:
 
“好好休息。”
 
下面留了司机的电话号码,他正在酒店B1层待命,可以随时送陈亦度回家。
 
陈亦度揣起了打火机,镜中人脖子上青紫吻痕让他想起被猛地渡入一口烟的狂热的吻,以及迷烟缭绕中谭宗明蛮横到毫不讲理的唇舌的味道。
 
除了太过危险之外,谭宗明其人,作为情人简直可以说是,完美。
 

〈字数2.1k〉

tbc.

评论(14)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