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谭陈】酡颜 5



5.


陈亦度的车停在库里,这段时间都没怎么开。首先是他不怎么外出应酬,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下班时间被谭宗明“光明正大”地霸占了。
 
每次他到了回家时间谭宗明总能“准时”地出现。陈亦度是自己的老板,工作时间当然不是规律的朝九晚五,但他谭宗明就是有这个本事,多早晚都能等到他。
 
 
陈亦度工作起来很忘我,甚至有点不分时日,这是最让前台姑娘苦恼的事情。其他同事都在陈亦度的许可下准时下班了,可是陈亦度还在,前台必须留人啊。有好几个晚上,姑娘想去跟陈亦度请示,人走到他工作室外面,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开口敲门。
 
陈亦度有不少自己的习惯,即使是在公司,他的工作室也是绝对的私人领地,曹钟和Tiffany也不能进去,助理汇报工作是在工作室的外间。还有就是,陈亦度平时不喜欢穿正装,画稿子时还喜欢光着脚。
 
 
今晚的情况又是这样。今天本来是周五,因为陈亦度迟迟没走,姑娘只得拒绝了好友的烧烤摊邀约,勉强撑起精神刷了几集韩剧之后,时间越来越晚,眼看就要错过晚班地铁,她不得不起身去陈亦度的工作间外,想看看老板的加班进度。然而一样,她还是一样没敢弄出什么动静。因为她的老板,实在是太投入了。
 
陈亦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鞋脱了,穿着短袜的双脚正在地毯上踱来踱去,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个时空。陈亦度踱了一会儿之后回到桌案前工作。时不时又会搁下笔,将右手握成半个拳,四个指头来回地轻搓大拇指……这是陈亦度陷入沉思时的标志性动作。
 
手腕里的表针已经指向十二点,可是此情此景只能让姑娘默默地退回去。
 
 
回头的姑娘在转身的瞬间被吓了一跳,一个高大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后,跟她一样往里观察工作间里的老板。
 
尽责的姑娘第一意识是跟男人示意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虽然显得不太礼貌,但她不希望外人吵到老板,这会是她的失职。她换上职业性的笑容压低了声音问来人:“先生你找谁?您需要来这边登记一下。”
 
 
谭宗明已经站了大约五分钟,小姑娘一看到他就将食指放到嘴边跟他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动作,他对小姑娘点了一下头表示理解,然而没想到他谭宗明也还需要登记。这是谭宗明第一次来陈亦度的公司。
 
面前高大英俊的男人在来访人那一栏写下“谭宗明”三个字,他要找的人是“陈亦度”,到访理由?小姑娘眼看着他提笔写下:接他下班。
 
什么?第一次遇到这种来访理由……他是来接老板下班的……那么他是谁?小姑娘当然不好问,默默收起登记表,准备以正当的理由敲开陈亦度的工作室,有来客找您。
 
然而面前的男人开口:“不用打扰他,我在外面等。”
 
小姑娘悄悄叫了一声苦,又听到谭宗明说:“下次我跟你们陈总说让你早点回去。”
 
说完这句话的男人径直走到了老板工作室外间,取了一个最佳的观察视角以及最舒适的姿态,不紧不慢地坐了下来。
 
现在已经十二点了哎,这位先生你到底是谁?还真是一点不见外!然而对方悠闲的姿态中不露自显的威仪让她没能问出来,这种好像不带压迫性但不容置疑的气质跟他的老板陈亦度如出一辙!小姑娘只能在心里吐槽着默默退回了前台。
 
 
谭宗明绝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因为他的时间有限,有限的时间内把对应的事情完成是必须的事情,这一点晟煊各个部门的负责人最深有体会。听工作报告的谭总轻易不会打断属下的发言,可是大家都知道,听报告超过一定的时间之后谭宗明的小动作会明显变多。中指轻敲桌面,代表做报告的人必须得加快速度,谭总的耐心已经不多了。
 
今天谭宗明的耐心值似乎还没被陈亦度耗尽。他已经在B1层等了半小时,在前台耗了十分钟,现在又在外间的沙发上坐了……谭宗明抬手,凌晨一点零七分了。
 
 
陈亦度的脚踝真有这么细?捏在手里为什么没觉得。大拇指有什么?他那么喜欢搓……后脖颈的短茬是长了一些,会不会有点扎手?衬衫扣到了最后一颗,一点没看到前晚他留下的红痕,到底……
 
谭宗明支着头沉迷在自己的问题里,直到陈亦度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
 
“谭宗明?”
 
从另外一个时空里回到现实的陈亦度终于看到了外面的人。
 
谭宗明把手里那本没翻几页的陈亦度的专访杂志放下,抬脚就准备进室内找人……
 
“不要进来!”陈亦度喝住了他。
 
谭宗明在这冷冽的一声断喝中硬生生停住了脚,迈出去的左脚在空中停留了两秒钟之后还是收了回去。
 
陈亦度收起随身物品,穿上鞋走了出来。
 
谭宗明嬉皮笑脸,“为什么不让进。”
 
“那是我的地方,不是你应该来的。”
 
好个陈亦度啊!这些天下了床基本就是这个态度,永远就是这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谭宗明简直无语凝噎,那跟他在床上那么痛快的人是谁?
 
但谭宗明如果因此被吓住,那就不是他谭宗明的风格了,用这个机会试试他陈亦度的底线才是应做的。
 
 
“我今天等了你……两小时。”谭宗明说,他贴近陈亦度,“所以你预备怎么补偿我。”
 
陈亦度的作息习惯不太好,近距离能看到下眼睑有一小片淡淡的黑青,面色在灯光下更是显得异常的白,但他的嘴唇实在有些不像话,莫名其妙地泛着微微润泽的红。
 
 
谭宗明觉得自己的耐心好像差不多了,低头朝那两片润泽的唇峰吻过去。
 
陈亦度蓦地被抵在墙上,谭宗明的力道大得不像话。他一个“你……”字还没出口就被封住了气息,挣扎了一下之后发出一个模糊的语音。
 
“陈亦度,我有点想你……就这样坐在外面也在想,真……奇怪。”谭宗明动作温柔了一些,放开了陈亦度的嘴唇,偏到他耳边磨着说了这句话。
 
听起来,很真的样子。
 
 
“你为什么不穿鞋……”谭宗明以一个不易被挣脱的姿态抱着他,下巴抵在他肩膀上磨蹭,又问了这么一句。
 
陈亦度发现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伶牙俐齿暂时下线,老实地回答:“我……的习惯。”
 
等了半响,谭宗明又不说话了,低着头探到陈亦度的颈间,毫不老实地又嗅又蹭……
 
陈亦度能想象到他脖子上的皮肤是怎样在呼吸和体温的刺激下泛起一层栗子,一下子有点急,“谭宗明你先放开!”
 
谭宗明不为所动,继续禁锢着陈亦度在人的颈间探索。“不,我今天等了两小时,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挣开我……”
 
 
陈亦度正准备发力,突然听到前台小姑娘一声怯怯的:“陈总……”
 
“陈总”两个字像是一盆滚烫的开水“呼”一下泼在陈亦度这只猫的尾巴上,谭宗明被弹簧反弹似的力道猛推了一个趔趄。
 
 
小姑娘因为看到了平常打死她也不会想到的一幕,说话已经结巴了。“陈总,我……我……”
 
空气陷入了几秒的沉寂,眼看陈亦度和小姑娘面上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路红到了脖子根,谭宗明不得不“咳”了一声,出来打圆场。
 
“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
 
小姑娘看了一眼陈亦度。自家老板面上的表情不太好,形容不出来的……别扭和窘迫?这还是平常那高冷威严的度总吗?毕竟是……被员工撞破……谁能好受……
 
陈亦度收到请示,艰难地下达口令:“下次你……不用等我了。”
 
眼看小姑娘受到大赦,转身拎起包飞也似的离开了公司。
 
谭宗明舔了舔嘴唇,问他。“我们走?”


〈字数2.6k〉

tbc.

评论(16)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