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谭陈】酡颜 10




10.



早晨灿烂的阳光从东南方铺开,晟煊大楼巨大的设计感十足的玻璃外墙在熙光中流澜溢彩。所有的员工已经进入工作日照常的忙碌,谭总踏着气定神闲的步子走进了大楼,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进专梯,而是从一楼大厅开始,不紧不慢地乘着楼层电梯往上走,像是巡视着大楼里做事的所有员工。
 
会议室的安排已经准备就绪,谭总终于踏着稳定的步子出现在门口,等他走到主位上坐定,一周的例会立即开始。
 
部门刘总监正汇报,讲了一半数据忘了替换到最新版,他停下来飞快地示意助理换另一台电脑上来。数据接到大屏上花了一些时间,全部开会的人都在等,刘总监心里抹了一把汗,偷窥了一眼谭总的面色。只见谭宗明双手交叉着放在面前,以轻微的幅度转着转椅,居然没有表现出不耐心。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敬爱的谭总利用这个空隙开起了小差。他早上基本和陈亦度同时起床,用了他的洗漱用品,在浴室对着同一面镜子刷牙剃须,吃完陈亦度做的简餐之后同时出门。一路开车到晟煊,被和煦的阳光照耀得浑身舒畅。他在想,午餐也要和陈亦度一起吃。
 
会议开了一个小时,谭宗明发言十分钟,签了几个文件,又和安迪讨论了一桩收购案的进程。安迪刚刚收起资料,谭宗明叫来助理要她把近期自己早上的工作安排全部排到十一点之前。
 
安迪不解地问:“为什么全部排到十一点前,你有什么别的安排吗?”
 
“不为什么,因为我是老板。”谭宗明先摆起架子,看到安迪一脸好奇的样子还是回答了她:“因为我要去吃午饭。”
 
安迪就更好奇了,“所以这跟之前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不同了。”谭宗明抬手看了看表,不想再搭理他的CFO,摘下挂钩上的外套挂着笑容走了。
 
 
堪称丰盛的精致餐盒被谭宗明的助理一一摆在了达煜公共用餐区的紧挨着的两张桌子上,陈亦度看着自己面前满满一桌的摆盘,“吃吧!”谭宗明示意他。
 
正是饥肠辘辘的陈亦度不再客气,打开食盒,狠狠喝了一大口奶油玉米浓汤。
 
谭宗明本来不太清楚陈亦度的喜好,就叫助理看着点,没想到陈亦度居然不挑食,专心盯着食物埋头苦吃。谭宗明盯着人的吃相看了半天,被陈亦度问了一句才想起来自己也没吃,接过陈亦度递过来的筷子。两位点了豪华外卖的高大男人迅速成为周围一片的焦点。
 
吃完谭宗明带来的所有食物,陈亦度抬起头来抹抹嘴说自己想喝食堂的冬瓜排骨汤。一直在艰苦地进行着身材管理的谭宗明一边诧异一顿能吃这么多怎么就不胖,一边拿了陈亦度的卡去五楼食堂给他端了一晚冬瓜排骨汤过来,又看着陈亦度一勺一勺给喝光。
 
“你中午就过来找我,有事吗?”陈亦度含着勺子问。
 
吃了谭宗明的饭,喝了谭宗明的汤的陈亦度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谭宗明脑袋上瞬间掉下两团黑线。“我来陪你吃饭……”
 
“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费心,我们的约定暂时还很稳定,不需要刻意经营。”陈亦度淡淡地说。
 
谭宗明被噎得气结,互相看着高兴地吃顿饭怎么了,怎么到了他陈亦度这里就成了动机不纯了!谭宗明伸出手来扒了扒陈亦度额头上耷拉下来的一缕头发。“……恋人之间,一起吃个午餐怎么了?是吧陈亦度。”
 
是恋人了,昨天说好的。
 
陈亦度说:“哦……”
 
谭宗明:“……”
 
 
送走了谭宗明,陈亦度见了一下午客户,又跟Tiffany敲定了一些常务问题。晚上呆在工作室加班是他的习惯,等他意识到早点下班的时候,谭宗明很意外地没有打电话来。
 
陈亦度到了车库正准备自己离开,谭宗明不期然地从背后走过来抱住了他。“难得……我今天也加班……”谭宗明说,“我载你。”
 
陈亦度刚坐进副驾就被谭宗明欺身压了上来。
 
他一撑后座要起来,被谭宗明捏住了腰跟躺椅一起放平。
 
“这是车库!你干嘛!”陈亦度踢他。
 
“我干嘛?当然是欺负回来……”谭宗明狠掐着陈亦度的手腕和腰眼向他吻去。吻到局促的空间充满了两个人粗重的气息,才快意地放开了他回到驾驶座上开车走人,“谁让你今天中午气我的……”
 
两个人在车上理论了一下去哪里的问题,最终谭宗明还是没能争得过陈亦度,理由是他在别人家睡不着,又把谭宗明给噎了一回。我谭宗明还仍然是别人了。
 
谭宗明看陈亦度越来越不爽!以为是夫妻双双把家还的登堂入室,结果进了门之后陈亦度扔给他一双拖鞋一件睡袍,就这样把他“扔”客厅里了!
 
陈亦度赤着脚,里里外外走来走去。先是打理阳台上的花,施肥浇水之后捏着剪刀修剪枯枝败叶。接着电话响起,陈亦度回到沙发上接起来,是朋友约他下周出海消遣。陈亦度亲切地称呼对方的绰号,笑着说最近真的太忙下个月可不可以,下个月天气不好?那去哪个方向我先考虑一下过几天再跟你说……
 
 
洗完澡的谭宗明就这样被晾在沙发上,看着陈亦度旁若无人地忙自己的事,笑着跟别人规划行程,电话那头消遣的朋友显然被谭宗明重要,而他的行程里人事安排都跟谭宗明毫无关系……
 
 
陈亦度从浴室洗漱完毕出来的时候,谭宗明窝在沙发上已经快要睡着了。陈亦度走到他身边,问:“要不要做?”
 
谭宗明咬牙切齿:“做。”
 

石墨链接第五次补文,如果对故事缺乏兴趣,可不必客气提醒补链。

 

阔怕,写谭陈这种开车用链接的频率。。。
本来想探索点别的,如今看来只能探索三轮车车技了。

tbc.

评论(14)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