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关于《酡颜》



写《酡颜》的冲动来自一次酒席,东道主是半个品酒师,那天的酒很好喝。那天突然想,我们大狮子朋友那双美得可以单独出道的手托着酒器给大家倒酒是什么样子。于是回来就把大纲写了。
 
不想一开始就给两个人很明确的设定,清楚说明这个故事的谭是怎样的,陈是怎样的,想试着探索一点谭与陈之间的磁场,让他们俩自己耍,结果写到后来发现被耍的是我,在偏离大纲的路上一去八千里。
 
想写一点自己不笃定认同的人或事,结果被第三章勾引陈亦度的老谭气到,写完之后念叨“真的气死我了”念了一整天,最后被我的室友拿西瓜勺指着威胁:“你不要再念了!”
 
这个故事很少引起触动(也就是评论啦)的原因我想有两个。同人故事很重要的情境和情绪。让读者将喜爱的两张面孔代入特定的情境,从中获得情绪的触动与共鸣。《酡颜》没有明确的人设指向,也没能创造圆融完整的情境,章与章之间给人的情绪是开裂的,体验不佳的。并且我死不悔改。
 
谭和陈真的是很令人偏爱的人物。光是这样写他们就是一种享受了。
 
我几乎很少读到令人心仪的谭陈,很多故事里的谭和陈人物都流于表面,二人之间的磁场是勉强的,缺乏张力的,人物言行缺乏内在的动力,故事整体不靠人物而靠挑拨情绪推进。这不是《酡颜》做到的意思,它或许更加不如。但写故事嘛,不就是用来不断尝试的吗?
 
《酡颜》是写得很低迷的一个故事,从几乎寥寥的反响到寥寥的反响,每一篇大概都没什么人会用心看完吧,作为作者,真的觉得很遗憾。不过纵然如此呀,我还是写得享受并且着迷。在作者功底已知的情况下,同人故事的热度有时候依赖机缘。
 
所以在这里一定要谢谢给予互动的几位小伙伴,很感激有这个缘分可以触动你,讲故事的人是寂寞的,被捧场真的很幸福。
 
 
每次写完故事都像失恋……改天说不定还会写谭陈,毕竟这样的两个人真的无法不令人偏爱。
 
再次谢谢阅读的小伙伴。如果你没读过?或许可以试试看。

可以很笃定的是,这个故事的一字一句,都是出自用力的真心。

我爱他们。



评论(3)

热度(31)